第四百四十章 通神之作耗精元

    “我不同意直接判赢,还是要讨论得失才对。”翁延龄忽然道。

    “说说你的理由看呢。”陈慕沙听到这话,强压住心中的不满,淡然道。

    “没什么特别理由,我还没见到过真正通神的作品是什么样的呢,这个标准没法定。”翁延龄本是为反对而反对,一时间也找不出充足的理由,只好强辩。

    “这倒是真正的好理由啊,一个鉴赏家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练达宁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中嘲讽之意甚浓。

    孙广劭偷偷拉扯一下翁延龄的衣角,他都觉得脸红了。

    周鼎成吼吼笑道: “我看很简单,伯虎这画基本上算是评鉴完了,再等上半个时辰,咱们来评况且这幅画,如果没有异像,就是况且输了。如果有异像,大家再来打分,不至于连分都不会打吧。”

    周鼎成索然话中带刺,大家却也提不出异意。

    那位一直挺况且的礼部司官笑道:“周大人这话在理,我看就应该这样办,等上半个时辰吧,反正没事做。”

    于是,屋子里的人三个一伙两个一块的闲聊起来,几个司官把唐伯虎、况且瓜分了,六部六个司官,每三人拉住一个,开始扯东问西。

    这两伙中倒是没有成见,拉住唐伯虎的也不是特别对唐伯虎好,而对况且差,相反,这些人都是练达宁请来帮况且撑场面的,若不是看在这位南京官场的新贵面子上,他们还真不一定跑来凑这个热闹。

    拉住唐伯虎的司官跟他已经很熟了,向他问起苏州城里最近有没有特别出色的清倌人,唐伯虎是否又画了新的春宫系列图等等。

    拉着况且的人问的就多了,因为以前没注意到苏州有这样一位才子,于是乎从他的家世一直到成长经历无所不问,况且也只好耐着性子一一作答。

    陈慕沙、练达宁则陪着翁延龄和孙广劭说话,不管心里怎么想,这场面上的事总得办圆满了才行,事已至此,谁也希望再出什么岔子。

    “两位,你们可真是收了个好学生啊,就是太不让人省心了,以后有的你们操心呢。”翁延龄对两位大吐苦水,好像况且让他们遭了多少罪似的。

    “才子嘛,就那样,对他们还是应该宽容一些,比如伯虎,这些年何时让人省心了?不是一样出了不少好作品嘛。”练达宁笑道。

    “伯虎不一样,他那点心事都摆在脸上,况且这孩子呀,心事可都藏得很深啊。”孙广劭的话则是明显的数落了。

    “两位对况且成见太深了,今天的事其实都是误会,我也不多说,你们回去好好从头想想就明白了。要说这孩子真有什么问题,那是我的,是我教坏了他。”陈慕沙微有不怿之色道。

    听到这话,翁、孙两人停住了话头,若要再说什么,就等于直接骂陈慕沙了。他们嘴上虽不说,心里却在骂:你这是不打自招了,难怪这孩子这么坏,都是你这个伪道学教坏的,蔫坏。

    “时辰到了。”

    大家觉得也就是一会的工夫,忽听得周鼎成大喊一声。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盯着况且,看着他上去揭开那两张小画片。

    这次,大家都比较稳当,没有惊诧。画片揭开之后,但见画布上的色彩一点点浓郁起来,仿佛是一个个光点在闪亮,然后凝聚在一起,一块块、一片片,不长时间,整幅画逐渐亮了起来。

    “有异像了。”不知是谁兴奋地喊了一声。

    “小心,别让画飞走啊。”又有人喊道。

    周鼎成这次没去按住画,况且说了,这次不会飞走,集聚的精华不够,他信况且的话,更是想在翁延龄、孙广劭两位面前显示出镇定。

    须臾间,画上的人活了,就是这种感觉,不再是画在画布上的肖像,而是一个真人站在那里,虽然全身不动,可是眼波婉转间,却又无限风情透射出来。

    “我的神啊。”唐伯虎全身都软了,他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捧在胸前,好像要把自己的心献给不远处的美人一般。

    “神了,真是神了。”几个司官也都站起身,一边看着,一边啧啧赞叹。

    “况且,你是怎么做到的?”礼部司官忍不住问道。

    况且苦笑着摇摇头,他也不知道,不是谦虚或者想隐瞒什么,而是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这一切超出了情理之外。

    这有些像千机老人制作的兵符,可是兵符毕竟还只是兵器,并不是生命,现在他却如同创造了一个生命,别说别人,就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孟梵君站在况且身边,笑道:“小子,到时候给南监画一幅至圣先师,若是画到这个程度,可以作为南监的镇监之宝了。”

    况且吐吐舌头,画孔子?那不是找着遭报应吗,真把孔子画活了,不知这世上的儒家弟子还有几个有脸活下来的,早都背弃了先师的教导了。

    孟梵君这话可谓是典型的大明版叶公好龙。

    “做不到,老夫子,学生真的做不到。”况且苦着脸急忙推辞。

    “这种画,一个人一辈子能画出一张就已经是奇迹了,不可能总是能做到的。”礼部司官笑道。

    “这就是点睛法吧?”沈约挤到了况且身边,激动地问道。

    点睛法太有名了,可是根本没人见过,没想到还能有亲眼一见的福气,单只这份眼福,此生已然不虚矣。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吧。不过我好像失败了。”况且点头道。

    “这还叫失败?你是诚心气死人不偿命是不是?”沈约真要气吐血了。

    “不是,想当年顾大师用点睛法画龙后,马上雷霆霹雳,大雨瓢泼,墙壁上的龙乘雷雨飞去,那是何等的气势,我这幅只是有个气势,根本飞不走。”况且解释道。

    “这也叫失败?你真是的,我想掐死你。顾大师的‘飞龙’事件,还不知是多少文人后来渲染加工的呢,你这可是真实发生在眼前的事儿。”沈约也全然失去平素庄重的神态,兴奋得快要跳起来。

    先前在外面,他并没注意看,所以也没看到画上的秋香凌波欲飞的景象,现在的景象既让他羡慕嫉妒得要发狂,又让他惊喜幸福得要发癫。

    “辛亏我不喜欢作画,不然我也想掐死他。”礼部司官笑道。

    “我可不想掐他,老夫只想让他尽快入学。”孟梵君捋须笑道。

    “让我摸一摸。”唐伯虎上前想要伸手触摸画上的秋香。

    “不行,不能摸。”况且急忙大喊一声。

    “小子,况且说了不行。”周鼎成听到况且这声大喊,马上横身画前,挡住了唐伯虎伸过来的手。

    “为啥?”

    唐伯虎回头恶狠狠盯着况且,心道:秋香姑娘真身我摸不得,难道这画的秋香也不让我摸,难道秋香真是你的禁脔不成?

    况且这时才想起来一件事,若不是唐伯虎要上前触摸,他也不会想到这一点。

    “伯虎兄,别误会,这时候的画会吸人的精气,谁触摸都会受到伤害。”况且急忙过去解释道。

    “胡说,骗人也找个好一点的理由行不行?”唐伯虎眼中似欲喷火一般。

    “真不是骗你的,这画若是吸了别人的精气,说不定会引发不可知的变故。”况且只好尽心尽力解释着。

    先前画欲飞走时,他曾经按住画,那一瞬间他就感到身上的精气在流失,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这些。

    如果是在画被画片遮盖住,或是画上的精华耗尽时,触摸一下没有任何问题,但现在却不然。

    画上的秋香是况且透支自己五年的寿元画成的,不知蕴含着多少精元,每一次都只是一小部分能激发出作用,这才没有当场飞走,若是这些精元全部激活,就是况且也无法拦住。况且说自己失败了,就是因为画完后,画上的人物没能激活全部精元。

    这些都是他在一瞬间感受到的,如果能够预知这一切,他根本就不会画这幅画。

    “我愿意,要是真有这事,我愿意被*气。”唐伯虎根本不信,他以为况且是编出理由来,不让他触摸画上的秋香。

    翁延龄嘿嘿冷笑道:“这还是理学大师的传宗弟子吗?谎话一套一套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单这两人不相信,其他人也不信,画上的人活了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还能自动吸取人的精气,这是画的人还是妖啊?

    可是,大部分人还是观望不语,毕竟现在已经有一个让他们无法以情理度之的奇迹存在,况且随便说点什么,他们即便不信,也难以一下子找到反驳的理由。

    “翁老若是不信,大可上来试试。”况且倒是不恼,对翁延龄道。

    “翁老若是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唐伯虎一听这话,更火了。

    “因为翁老年岁大,血气衰弱,即便被画吸住,也容易切断。”况且不由自主地解释道。

    “什么,你这是欺我年老体衰吗?!”翁延龄顿时大怒,恨不能上前给这小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