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吴中才子身是客

    张辅后来战殁于土木堡之役,虽然跟他父亲一个命,死得却是窝囊极了,跟他的身份极不相符。

    他当时已是位极人臣,国公、太师,又是一方元戎,却依然受制于口含天宪的王振,含恨而殁。

    土木堡之战可以说是明朝前期最大的悬案。

    虽说在洪武初年、永乐初年汉人都有一支精锐部队遭蒙古铁骑全部歼灭,第一次还是常胜将军徐达率军,依然输得很惨。然而,这两仗不过数万人的规模,土木堡之役可是四十万大军,几乎聚集了当时明朝的全部精兵良将,却被尽数消灭,连英宗皇上也一战被擒,成了蒙古瓦剌部落手中的筹码。

    瓦剌部落并非王保保那样是明朝的死敌,相反,还是永乐皇上的最大功臣。当初蒙人朵颜三个部落依附于分封东北的宁王,朱棣以诡计夺取了宁王的兵马后,又以金帛土地贿赂朵颜三个部落,让他们帮助自己夺取江山。

    瓦剌部落正是朵颜三卫中的一个部落。

    当年朵颜三卫在打仗中常为燕军军锋,发挥的是尖刀作用,在朱棣“靖难之役”中建立的功劳最大,被称为蒙古勇士。

    朱棣称帝后,对朵颜三卫的许诺完全兑现,不仅赏赐金帛无数,还令宣府边关内撤千里,把空出来的土地赏赐给朵颜三卫。

    防御的内撤,也正是瓦剌部落能轻易深入明朝腹心,并在一战中剿灭明军四十万精锐的重要原因。当然还不是全部,四十万精锐一朝覆灭,而且是英宗御驾亲征,这个败仗吃得莫名其妙,毫无理由。

    朱棣在夺取宁王兵马时,曾当面许以事成后,两人以长江为界,南北各帝。后来不但完全毁诺,还把宁王的封地从东北移至南昌。

    南昌在古时并不是封王的好地方,无论王勃的《滕王阁序》写得如何美妙,南昌依旧还是卑湿之地,宁王几次要求回封东北,都被朱棣严词拒绝了。宁王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郁郁而终。

    武宗朝,宁王造反,实际上是想要讨回旧账,了结宁王跟朝廷间的恩怨。

    况且遥想明史中的这些著名桥段,愈发对公爵夫人发起此次聚会感到不解。英国公府和中山王府地位差不多,同为明朝开国和靖难之役的功臣之首,除非有某种特殊情况,似乎不应该搅和到江湖市井中来。

    “二叔,你想什么呢,告诉你别多想,这事跟你没多大关系。”侯爵夫人见况且陷入沉思,笑道。

    况且笑笑,他可不敢做如是想,尤其是凤阳知府特地告诉他,有人想要见他。

    “你和英国公府没啥恩怨吧?”左翎再一旁低声问况且。

    她忽然想到况且曾说过,中山王府的小王爷是他师兄,也难保不会跟英国公府有瓜葛。主要是她看到况且听到英国公府时的一脸苦相,就起了疑心。

    况且摇头,他还没高大上到跟这些贵族门第结仇怨的境界。只是在他四面楚歌之时,忽然间英国公府的夫人突然冒出来,让他没来由有种不详之感。

    送走了德清后,大家再无心吃喝,三五成群聚成一个个小圈子,各自做起喜欢的事来。

    况且被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学子围住了,大家也不讨论诗歌文章举业这些已经谈厌烦的东西,而是古人所说的挥麈闲谈,只是没人手中拿着一个马尾制的蝇甩子罢了,那东西是魏晋文人闲谈时,人人手中不离之物。

    “许明兄,在下许中洛,我们五百年前可能还是一家呢。”一个年轻学子凑过来笑道。

    “很有可能啊,几千年前,所有姓许的都是一家。”况且笑道。

    姓氏原是原始部落的标志,后来演化成了姓氏。一个部落里的人,共用某个姓氏,至于是否真是一家,倒也未必,虽说人类的始祖可能是同一个人,但这个人是怎样来的,至今仍然是个不解之谜。上帝创造人类说、伏羲女娲造人说、达尔文进化论等等,也都各有一些道理。

    “中洛兄可是南京国子监生,我辈中的佼佼者啊。”左东阁的一个堂弟左东旭笑着向况且介绍。

    “人中佼佼,铁中铮铮,说的就是许明兄这等人物,我怎敢妄自期许。听说许明兄是吴中人士,小弟是土生土长的金陵人,说来咱们都是江南人士。”许中洛有意交好。

    “中洛兄过奖了,吴中人才济济,如弟等真是车载斗量,不堪一提。”况且随口敷衍道。

    言语间,况且对许中洛生出几分好感,既然对方有意结交,他也同样喜欢交友,本当有些深入交流,只是目前身处险境,实在没这个心思。

    况且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面临什么情况,反正不可能有什么好事,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时刻保持警惕,随时应对猝然而至的厄运。

    “许兄是虚言了,我早就听说吴中四大才子,乃是唐伯虎、文征明、周鸿宾还有况且。然而以许明兄之才情,早应该跻身这才子之列,就算不挤掉其中一位,也应该列为五大才子之一,缘何无籍籍名?”许中洛满心疑惑地问道。

    “兄弟一向在家中跟父亲学医,无心举业,文章词赋也视作末事,自然无法立足士林,无籍籍名又何足奇。”况且说道。

    吴中四大才子?

    况且心中忽然有所警醒,历来不都是江南四大才子吗,怎会是吴中四大才子?可也是,唐伯虎、文征明、周鸿宾这三人的确都是吴中人氏,只是自己何时也跻身其内,竟然不知。

    可是江南四大才子应该没有自己,而是另有一位,难道这位不是吴中人士,或者尚未出名?他想着谁应该是第四位才子,一时间竟然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在他绝对是罕有的怪事,他只要回想什么,脑子里马上就会有所反应,从无盲区一说。

    “那等这次许明兄回到吴中,只要在士林中一露面,立马就是四大才子之一了。”许中洛笑道。

    “四大才子不是都已经有人了吗?许明兄会把谁挤掉。”一个学子饶有兴趣地问道。

    无论文武两途,对排名都极感兴趣,什么天下第一、江南第一等等,这些名号只要占上一位,也类似中状元、解元一般,风头大出。只不过状元、解元是功名,一旦考中,就是终身不变的头衔,尤其是状元,朝廷还会拨款在其家乡建状元牌坊。

    然而天下第一、江南第一这类名号,并非通过一场考试获得,而是长年积累所致。一旦占住这类号,那可是口口相传、天下无敌。比如说当时的名士王世充获封文坛盟主之誉,当之无愧的天下文人第一,与一般的文人相比,便如同君王和平民一样。

    吴中四大才子也是有了况且后才开始立的名号,因为中国人喜欢四这个数字,因此知名度高的事和人,都要沾上“四”字,比如四大名著、四大民间传说、四大美女、四大才子、四大名捕、四大名妓等等,如果说三大才子、三大美女之类的,人们心中就会感觉有些缺憾。

    吴中四大才子,并无第一第二之分,不过唐伯虎出名最早,名气也最响亮,自然是第一,然后是文征明、然后是周鸿宾,况且出名最晚,年岁也最小,自然得屈居末位。但缺了他也不行,少了他就不成为四大了。

    “不是把谁挤掉,而是四大才子中少了一位。”许中洛慢语道,似乎故意在卖关子。

    “少了哪位?”旁边的学子们都急忙问道。

    “就是新近成名的况且,听说他是出外游历时出了事故,不知怎么就失踪了。许明兄回去,正好顶他的缺。”许中洛自顾点点头,对自己的表达很是满意。

    左东旭笑道:“这不能算数。我辈文人出外游学,三两年没有音信的多的是。那位仁兄可能去了比较偏僻荒凉的地方,一时间难通音信就是,随时都有可能现身。”

    “正是。左兄说得对。”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这个观点,当时交通不够发达,邮递系统一是靠朝廷的驿站,二就是托人捎信,后一种尤为普通,毕竟驿站乃是官方专用,一般人根本没有资格挤上那趟车。

    不要说明朝,就是大清,以至于一直到民国后期,出外的人给家里寄信,还是习惯于托人捎带。尤其是年轻人,思路活泛,变动较大,一旦离家,有可能几经转折,一年半载杳无音讯也是很正常的事。

    许中洛却笑道:“不然,若是这样自然不足为奇。可是这位况且仁兄的确是失踪了,现在不但整个吴中,就连金陵地面都像梳篦子一般梳了一遍,江西全省都有人在拉网找他,整个江南骚动之剧烈,据说只有当初宁王谋反时可比。”

    “怎么会这样?这位兄台不会真的要谋反吧,才引起如此大的动静?”左东阁失笑道,心中还是半信半疑。

    “谋反是不会的,我大明养士百年,早成气候,文人是决不会谋反的。文可治国,毋须干戈。”许中洛的解答十分自然爽朗。

    “那缘何半个江南非要找到此人不可?终归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吧。”另一人狐疑问道。

    “半个江南的人也都在问这个问题,却无人能够回答。”许中洛淡然一笑,有意无意地看了看况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