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医再入侯爵府

    朱元璋废掉了丞相和中书省,这样一来,六部便直接属自己管理,就等于自己身兼丞相,集皇权相权于一身,若论皇权专治程度,朱元璋可谓达到了顶点。

    朱元璋是草根皇帝,深知民间疾苦,也深知皇位得来不易,所以勤政不辍,他采用集权,并不影响朝廷的正常运行。

    然而,后来的皇上却做不到了,当了皇上还要受苦受累的操劳国事,这事谁愿意干?怎么办?当然是交给自己的秘书去做。皇上的秘书就是大学士,所以大学士就逐步得到了票拟权。

    票拟权就是大学士先看大臣们的奏折,然后在上面拟出处理意见,实则就是帮皇上出谋划策的意思,这也正是秘书的本分。

    皇上这样就轻松了,不必看一份份折子,看看秘书的票拟就行了,然后皇上对大学士的票拟进行批示,即便这活儿,也得首辅大学士当一下抢手。

    皇上批折子是用朱砂墨,写的是红字,所以叫朱批。可是皇上有时这事也不愿意做,皇上忙啊,你想想,三宫六院的走个遍得花多少工夫,另外皇上也得经常上课,老师都是大学士里精挑细选出来,称之为经筵,就是说皇上也要吃四书五经、诸子百家这顿筵席。

    明朝皇帝这点做得不错,哪怕最另类的熹宗皇上国事不理,却不旷课,因为他最喜欢他老师孙承宗讲的课,说听到孙老师的课就“心开”,可惜孙承宗也没能教出个好皇上。

    皇上想要把朱批的活也让手下做,这活就给秉笔太监了。秉笔太监就相当于宫里的首辅,是皇上在宫里的幕僚长。

    所以明朝皇上实际上有两只幕僚队伍,外廷的就是内阁,宫内的就是秉笔司礼监,内外首辅就是秉笔太监跟首辅大学士。

    按照原意,秉笔太监是秉承皇上的旨意来朱批,也就是说写的都是皇上的意思,问题是皇上太忙,有时也懒,就连旨意都懒得说,秉笔太监就自己动手了,这实际上已经是代行君权了。

    明朝权利的最顶端,也就是君权,由票拟跟朱批组成,两者合在一起就可以写正式的圣旨了。明代宣宗三杨主政后,圣旨的这种模式就固定下来。

    所以到了后来,宦官不仅参政议政,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代君主执权,这一点不要说朱元璋想不到,就连建立内阁雏形的朱棣,恐怕也会在九泉之下惊掉下巴。

    凤阳知府此来只是为了表示谢意,况且现在是武城侯太夫人的义子了,这点可比练达宁的弟子地位高多了,所以他才亲自拜访,而不是发个帖子请况且过去。

    坐了半个时辰,知府就告辞走了,他本想请况且吃饭再拉近感情,可是有左家父子在场,不方便邀请,官商结合得暗里做,表面上做出来会遭人诟病,对他官场前途不利。

    “兄弟,这事你怎么没跟我们说,还藏着掖着的。”知府走后,左东阁拍着况且的肩膀说。

    “这有什么好说的,先是侯爷硬认了我做兄弟,然后拉着我去让太夫人认干儿子,我也没办法,只好认了。”

    “只好认了?好像你怪委屈似的,这好事我怎么就遇不到。”左东阁一脸的失落。

    萧妮儿和左羚先是相互望望,然后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眼前这个男人。这人也太野吧,怎么总弄出惊世骇俗的动静来?还不声不响的,将来假如变坏,也是闷坏啊,谁也管不住的呀,把我们卖了,还要我们帮他数钱,一定是这样的。

    这人也太邪性了!

    想归想,说出来的,却是另一番话。

    萧妮儿道:“哥,你做了太夫人的义子,当然能随时进侯爵府,那我跟你去,我是什么身份啊。”

    左羚却道:“太夫人的义子,那不也是侯爷了吗?嗯,许兄现在可是二侯爷了。小女左羚参见二侯爷!哈哈。”

    这一下,把况且弄成了个大红脸,他可真没想那么多,什么猴爷、猪爷的,他没有兴趣。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早查看皇宫密档。

    况且回来屁股还没坐热,第二天,武城侯就追过来了。侯爷先是里里外外看了一遍,然后皱眉道:“这地方也就是临时落个脚,太蜗居了。办完事你还是回家里住,一切都给你安排好了。这才一天没见着,老娘就已经惦记你了。”

    “好吧,等我办完事,利索了就过去。”况且硬着头皮说,心里却是气得哼哼的。这人跟人比就得死,自己买到这房子容易吗?若不是意外得到那些大人物的资助,想都别想,再说了,自己还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呢,他居然说这里是蜗居?!

    一个是知府衙门,一个是侯爵府,和况且的住所相比,后者当然是蜗居,没说错。说知府、侯爷装吧,人家就那么活的,没装。

    况且想,要我装,我怎么装?不行。

    办完事就走人了,哪能住到侯爵府去。虽没在这种大家族中生活过,《红楼梦》还是读过的,一府上下的势利眼,黛玉那么好的女孩硬是被折磨死了,那还是太夫人的亲外孙女,还有宝二爷做靠山,贾府还吞了林家全部家产,依然下黑手没商量。我这个太夫人的义子算哪里飞来的鸟?

    “我今天来是为这个,你必须得收下,这是老娘的意思。”武城侯拿出那个白玉盒子。

    “这东西对你们侯爵府也一定很重要,我不能要。”况且推辞到。

    “什么叫我们侯爵府,那也是你的家。跟你说吧,从祖上到现在,也就老娘认了你做干儿子,还没有过先例。我们可不像有些人,乱认义子干儿的,老娘是把你当亲儿子了。我虽然也有些嫉妒,谁让你救了老娘的命呢,不想把你当亲兄弟也不行。”武城侯说着瞪起眼。

    “好好,侯爵府是我家。像你说的,这里是临时落脚的地方,不安全,这种重宝还是大哥替我保管才放心。”

    “这样说倒不错,我先替你收着,等你安顿下来再还给你。”武城侯收起那宗宝贝。

    况且没看里面的东西,也是怕自己受不了诱惑,财宝动人心,他虽不喜欢珍宝,也不敢尝试自己抵抗诱惑力的能力,还是不看为妙。

    道家有言:不见所欲。

    “对了,大哥,府上有没有前人的字画什么的,兄弟我倒是想仔细观摩。”况且突然想到这事,侯爵府百年蓄积,古人字画应该会有珍藏。

    书法绘画要想进步,就得不停的临摹士人字画,最差的是墨印本,一般民间流通的都是这种。然后是各种拓本,那就比较珍贵了,一般人买不起。最宝贵的还是古人字画真迹,要想把书法绘画练到至高境界,不观摩古人真迹,不下苦功夫临摹是不行的。

    “字画?有啊,还不少哪,你想看就跟老娘要,最好的都在老娘手里,她是怕被我们这些不懂字画的人给糟蹋了。”

    两人又说了些话,武城侯再三关照他尽早住过去,直到况且连连点头答应,他才放心回府。

    萧妮儿听到武城侯来访,直接躲到厨房里去了,一个侯爵,在她眼里就跟皇上似的,根本不敢照面。

    饶是她平日如何爽快、泼辣,这种场合也没了胆色,就像一般的平民若是见到皇上,那等排场就足以吓得他只敢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我说妮儿,你平时收拾我的本事哪儿去了,方才来的这人最欠收拾了。”况且故意逗着萧妮儿

    “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人家可是侯爷。”萧妮儿摸着噗噗乱跳的心脏说道。

    “侯爷有什么了不起,他现在只是我大哥,还是他硬逼着我认的,你就是他弟妹。”

    “我才不是呢,少奶奶才是。我只是丫环,最多是个大丫环。”萧妮儿嘟囔着。

    “少奶奶不在这儿,你就是了。”况且说道。

    “真的?你说话要算数啊。”萧妮儿又欢实起来,似乎弟妹这身份能当护身符似的。

    况且想,搬去侯爵府住不现实,但人总要经常去的。一是要继续为太夫人治疗,二是如果不去,等于是逼着武城侯上门,那其实更被动。

    转天,况且就带着萧妮儿去侯爵府拜见太夫人和武城侯。

    老太太见到萧妮儿果然喜欢的要不得,若不是认了况且做干儿子,就要认萧妮儿做干女儿了。

    武城侯的妻妾和管家婆们也是纳闷,老太太可是很难亲近的,唯一亲近的就是儿子武城侯和房里的大丫头紫嫣,她们这些人不管怎样日日请安伺候的,也难让老太太从心里认可。

    况且给老太太诊脉,自己留在老太太体内的内力还在逐渐起作用,照这样子,连药都不必服了,他的内力就是最好的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延年益寿,还包治百病。

    “干娘,您这头发都变黑了。”况且发现太夫人的头发又有一些变黑了,真有完全转成黑发的可能。

    “是啊,他们都说我要返老还童了。这还真是多亏了我儿,我儿可是神医啊。”太夫人呵呵笑道。

    “是娘您自己的福气。”

    “你就别哄我了,你哥都对我说了,你给我治病,哪是治病啊,就是玩命,我的命就是你用命换来的,要不别人怎么都治不好?”太夫人感慨道。

    况且知道老太太说的哥自然就是武城侯,看样子,自己真成了侯爵府的二老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