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知府大人拜况且

    二十天过去后,况且才悠悠达达回到家里。

    太夫人送他的那个盒子他一直没有打开,也没带走,而是悄悄留给了武城侯,另外留下一封信。

    侯爵府的重宝他不贪,在他看来,没有任何珍宝能比得上看到那份秘档的机会,那里可能有他真实身世的记录,也可能有祖上历代缘何被追杀,至今依然无法摆脱这种命运的缘由。

    太夫人已经基本痊愈了,继续服用着他开的方子,一年后就可以完全复原,恢复如初。

    侯爵府的马车跟一队精锐骑兵护送况且回府,萧妮儿看到他,先是完全怔住了,然后就疯了似的扑上来,抱紧他死活不撒手,在他脸上一顿狂亲,连厨娘在旁边都视若不见。

    “喂喂,妮儿,疯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我才离开几天,不用这样吧。”况且实在有些招架不住她的热情。

    “少爷您不知道,您离开的这些日子,萧姑娘就跟没了魂似的,饭也不想吃,觉都不好好睡。”厨娘在旁边叉着手笑道。

    “以后再也不许离开我了,不管什么原因也不行。要离开就必须带着我,否则你回来有可能就见不着我了。”萧妮儿哭着喊道。

    “好了,以后我不离开你就是啦,傻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哪里。”况且倒是没想到她会这样,早知如此,接她到侯爵府就是了。

    他也是忙得晕头转向,体力消耗过大,现在依然没有恢复元气,就没想到萧妮儿会受不了。

    “你一点都不想我,这么多天都不回来看看我,就这么近一点,是不是侯爵府里有漂亮丫环陪你了?你走不到路了?”萧妮儿不依不饶。

    “哪有的事,侯爵府里的丫环我敢动,那不是找死吗?你也不想想,那是啥地方。”况且抱着她,也只好这样哄骗她。

    萧妮儿疯狂了好一阵,这才从况且身上下来。

    况且仔细看看她,果然人都瘦了一圈,笑道:“怪我,把你接过去好了,我是想侯爵府里规矩大、不自由,怕你受拘束。”

    “没事了,你回来就好了。”萧妮儿状况恢复得快,这一会工夫就恢复原来样子了,好像况且从没离开过似的。

    萧妮儿拉着他不停地问侯爵府里什么样?侯爵长得什么样,有几房夫人,侯爵府有多大,漂亮不漂亮等等。问题太多,问得太快,弄得况且瞪着眼答不上来,他虽然呆了二十多天,也就在内宅那一小块地方走动,除了身边那几个丫环家人的,别人却是很少见到。

    “哪天我带你去吧,你自己看就是了,到处逛逛,随便看。”况且说的轻轻松松。

    “那可是侯爵府,我哪里进得去,还随便逛逛?”萧妮儿以为况且是在敷衍她。

    “怎么进不去,随时可以,而且可以住在那,住多久都可以。”况且越说越来劲儿了。

    况且其实已经在心里琢磨上了,既然认了个干娘,不说天天去请安,也得隔三差五去一趟,不然礼道上说不过去。后十天,他给太夫人治病,两人更是天天聊天,这感情还真融洽上了。

    况且还发现一件令他瞠目的怪事,他通过金针灌注到太夫人体内的内力居然没有消失,完全转化到太夫人体内了。虽然只有短短十天,太夫人的头发已经有一缕变黑了,看来以后太夫人的满头银丝,完全有可能变成黑发,整个人要返老还童啦。

    这是什么道理?况且呆住了,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一个人的内力只能存在自己的身体里,到了别人的身体里,只能暂时起一定的作用,随后必然会受身体的排斥而慢慢消失掉。

    最后他只能感叹这世上有太多无法解释的事,纵然学究天人,也不是什么都懂,就算国医圣手,一样有解释不了的病因和现象。

    不管怎样,也许正是因为太夫人体内有他的内力,两人气息连通,太夫人真的拿他当亲生儿子一样亲,这是一点不假的,他完全能感受到。

    太夫人原本不放他回来,让他搬到侯爵府里住,他推说城里还有事,在城里住着方便,并表示一定经常来看干娘,这才脱身回来。

    “对了,哥,那张神仙图丢了。根本没人进来,不知怎么就找不到了。急得我找了好几天,连个影子也没找着。”萧妮儿负罪似的说。

    “哦,没事,那是有人拿走了,你别找了。”

    况且想想一定是千机老人摄走了,他说过让自己画像,一定有手段来取走。

    “可是没人进来啊?我一直看得死死的,生怕丢了,结果还是丢了,你不会怪我吧。”萧妮儿观察着况且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说道。

    “哥画的是神仙图,当然是神仙拿走了。”况且哈哈笑道。

    “你就臭美吧,我看你就像个神仙,来无影去无踪的,也不管人家。”萧妮儿随手给了他一巴掌。

    晚上,左家三口人全来了,家人给他们送了信,说是许公子回来了。这些家人现在虽然是况且雇的,实则还是左家人。

    况且也只是简单讲了给太夫人治病的事,左文祥愕然;“这病还有治,那还有啥病能死人啊?”武城侯太夫人的病他们最清楚了,最开始就是他们圣济堂的首席坐诊医生给治的,后来他们虽然不再治疗,具体情况还是知道的。包括来了哪些海内名医、两个太医堂的御医都请来的事,他们也都知道。

    前些日子,侯爵府虽然一边张罗着给太夫人治疗,一边已经在预备丧事了。

    “我说兄弟,你的医术到底有多神?怎么做的全是别人不敢想的事情啊。”左东阁彻底发蒙了。

    “这不是医术神不神的事,有些事就是碰巧了,名医治不好的病,也许一个走江湖的郎中就能治好,这里面的事没法说清楚。”况且老实说道。

    学术这东西,就是懂得越多,越感觉自己渺小,越发敬畏上苍的神奇不可言。无知者无畏,敢轻言逆天,这话一点不假。

    这些天,左羚是每天必来打听消息,左家父子也是隔三差五来一次,还多亏有左羚陪着,不然萧妮儿更没法过。

    萧万里回去后,一直没返回来,只是捎了封信给萧妮儿,告诉她家里很好,不用惦记等等。

    左羚一直没有说话,但眉眼之间,已经把心里话都说完了,况且也听到了,同样感觉自己的心思她也全懂。

    正说着,家人飞奔来报,知府大人上门拜访。

    况且和左家父子急忙出去迎接,刚来到大门处,知府已经进来了,大笑道;“贤契,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出手就惊人啊。也算给咱们凤阳府挣回个大面子啊,我这个知府,必须上门感谢,也表示祝贺!”

    “不敢当不敢当,老公祖过奖了。这些都是门生应该做的。”况且与往常一样施礼,并无二样。

    凤阳知府是因为侯爵府的亲将去登门道谢,才知道况且回来了,办完手头公务就急忙过来了。

    “现在你可是贵人了,听说太夫人认你做了干儿子。”知府笑道。

    况且只是笑,没有说话。

    左文祥父子更是愕然,这治好了病,还得了个娘,尤其这娘还是武城侯的娘,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比什么报酬都强。这就意味着况且真的有了一座坚实的靠山,谁要想对付他,就直接跟侯爵府开战吧。

    知府来到里面看了看,皱眉道:“这房子倒是不错,就是格局太小了,你这身边的人也太少了,到我那里挑些家人过来伺候。”

    况且心里直嘀咕:我敢跟您老人家比吗?我也想住知府衙门,可惜不够级。

    “这个就不用了,晚生喜欢静,伺候的人多了反而不方便。”

    知府听他这样说才罢了。

    他跟左家父子都是熟人,三人聊了些城里城外,朝廷上下的事,都是况且没听过也不关心的事。

    “贤契,这次你也给我挣了一个天大的面子,我什么也不说,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知府大人很兴奋,侯爵府固然感激况且,却也欠了他这个引荐人的一份情。

    在官场上,人情是最值钱的,当然遇到李东阳那种鸟人,人情反而会把自己坑进去。明代武官不值钱,但也得看什么官,这些封爵的都督们在朝廷都是很有势力的,他们只是限于太祖祖训,不得参与国事,但官场升迁的事并不是国事,他们有的是施展空间。

    朱元璋建立大明朝后,规定有三大禁忌:后妃及外戚不得参与国事,宦官不许参与国事,元勋功臣武将不得参与国事。

    不得不说,明朝历代皇帝对这三大禁忌都执行得不错,后来由于内阁大学士制度形成的批红权,必然导致宦官参与国事,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皇权。

    说到批红权,就不得不说说相关联的票拟权,此事还得从朱棣说起。

    成祖时,把解缙、杨荣等有才华的学士召集到自己身边,作为自己的秘书组,也算是皇上的私人幕僚,这就是内阁大学士制度的雏形。一直到明朝灭亡,无论严嵩、张居正怎样专权,内阁大学士也获得了宰相的实权,但制度上依然还是皇上的私人秘书,这是明朝制度的一个最大弊病,许多失败的缘由都能从这里找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