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况且夜探萧妮儿

    萧妮儿脸上立马挂上了霜:“我们山里怎么了,山里就不是人住的地方啊?我们都不是人了,是不是?”

    况且感觉一盆冷水扑面而来,浑身一个激灵,知道自己的话不周全,急忙笑道:“妮儿,我哪里是这意思,我是担心先生初来乍到……”

    没等况且说完,萧妮儿的连珠炮就发出去了:“那你什么意思,你说山中生活清苦,不知道这位先生能否住得惯,不就是说你住不惯嘛,所以才要急着离开,是不是?”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况且一时语塞,真不知道用哪种方式劝慰对方。萧妮儿性子虽刚烈,对他一向还是很温和柔顺,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火冒冒的。

    “萧姑娘,你误解了,我师傅不是这意思。他这是文人之间的客套,你别当真啊。”吕郎中没走,准备陪师傅招待客人,有事弟子服其劳嘛,这时候要是走了就是逃避了。可是他的话也踩不到点子上,让那个范鸿一脸尴尬。

    “他什么意思我还不知道?!我早就明白了。”萧妮儿一激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可我真的不是这意思……我是……”况且只剩下抓狂的劲儿了。

    萧万里赶紧拉着萧妮儿出去,屋里的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况且不过是一句客气话,怎么会惹出个大麻烦的呢。

    况且听见萧妮儿在院子里嘤嘤啜泣,心中不忍,走出去,想说几句话化解一下局面。

    萧妮儿见他出来,扭头就走。

    萧万里叹息道:“况且,你别怪妮儿,她这是觉得你快走了,心里一直憋得慌。”

    况且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无法再去做什么解释。

    “要不,你走时还是带着她吧,不然的话,一年的时间,我真怕她熬不过去。对这孩子我最了解了。”萧万里看着况且说道。

    况且咬住牙没答应,他欠的情已经够多,再不能随便应允自己无法做到的承诺。

    “我一会再劝劝她吧。”萧万里苦笑一声,走开了。他明白况且不是不愿意带着萧妮儿一起走,而是怕连累了她。

    反正,人不带走,说啥都不是。

    况且心中泛起一阵酸涩,回到屋里,却见吕郎中跟范秀才正在桌前欣赏他写的千字文,口中啧啧,叹赏不绝。

    “在下不揣浅陋,想给孩子们留些墨迹做仿本,让先生见笑了。”况且谦恭笑道。

    “哪里,久闻先生乃神医,不想还是书法大家。若是先生收徒,在下情愿执贽为弟子。”范秀才有几分激动,脸色红红的。

    范秀才确是第一次面对能把千字文写得如此精美的人,心中艳羡不已,脱口而出,绝非虚言。

    这篇千字文,况且其实并不满意,纯粹是为制作仿本,所以用了浓墨,为的是然孩子们记得住笔划。

    况且本人的书风受两晋影响,尤其是钟王小楷的书风,讲究散淡简约,意像幽远,有尽而不尽之意。这也是两晋人做人的风格。

    “萧姑娘怎么了?不会有事吧。”吕郎中惴惴问道。

    他知道萧妮在况且心里的地位,如果这位姑奶奶不高兴,大概没人能有好日子过。

    “没什么,姑娘家,一时赌气罢了。明天就会好的。”况且佯装无事,但笑容不免干涩。

    闲话说过,况且跟范秀才正式谈起学堂的事。谈及每年酬金多少,生活费多少,范秀才满口答应,显然对条件完全满意。

    况且又道,日常吃住,可以在萧家解决,一年花不了几个银子。

    范秀才频频点头称是,然后他讲了些自己的情况。

    原来他还真和药铺总店东家是远亲,只不过太远了些,能够联络上,也算不易。药铺东家给他介绍这份活,完全是看在况且的面子上,这边要人要得急,也是实在找不到人,这才落到他头上。

    至于他家中境况,不用多说,况且也能猜得出来。一介书生,既不能耕田种地,又不能经商赚钱,真正是百无一用,穷困潦倒。

    范秀才还说了些当年考中秀才的事,那时候也是少年得意,可惜此后就连举不第,万籁俱寂。

    范秀才早几年在家乡做过馆,就是给人当塾师,但总是不长久。这两年一直赋闲在家,连馆也没有。至今连个媳妇也说不上,只好一个人青油枯灯穷读书读穷书。

    况且听在心里,也为他感到心酸,所谓君子讳伤其类,至少同是读书人吧。

    “先生若是能在此教出些孩子来,至少教出一个秀才,就算大功告成了。”

    “给我五年时间,一定能教出一个秀才。”

    晚饭间,萧妮儿没有出来,萧万里父子故意当做没事,也不叫她。吕郎中坐在下首,帮师傅招待客人。这桌子也没有主客首次之别,吕郎中也就是以南面为尊,自己坐在对面。

    南面为尊是规则,所谓南面王是也,君王都要面南而坐,是为尊位。故而,理学名家哪怕在暗室里也不肯面南而坐,以免有僭越之嫌。

    按说,你在家里关起门来称王也没什么,没事缝件龙袍,做个凤冠,夫妻两人小酌三杯,玩游戏呗。这在后世真没什么,顶多被人笑话闲得蛋疼。

    可在当时,若是被人告发了,被官府捉到,那就是大逆之罪,立斩不饶。

    明朝就出过这么一档子事。权宦刘瑾,官拜司礼监掌印太监,因专权被人揭发,武帝下令抄家,在他家中搜出一件龙袍,几件盔甲,还有日常天天拿着的扇子里有柄匕首,这就坐实了谋反的罪名。

    刘瑾并非善茬,死不足惜,可这赃也栽得太明显、太拙劣了。刘瑾若想造反,绝不可能凭几副盔甲跟一把匕首。别说刘瑾是个太监,就是张无忌、杨过这等神人也不行。

    是的,英雄不问出处。当年努尔哈赤凭十三副盔甲起家,最终成就帝业,话是这么说,换个人,就是给他十三万副盔甲,也没屁用。

    再者说,就算刘瑾想造反,自己制作龙袍作甚?宫中现成的龙袍多得是,就算尺寸不合身,还有许多先皇的龙袍藏在御库里,怎么也能找到件差不多的吧。坐上龙椅,还怕没时间制作龙袍?

    如此说来,不是刘瑾脑子里进水了,就是所谓的铁证如山,实为一座“假山”。

    酒菜上席,况且心中不免再次激荡起来。

    萧家父子的确是善人,他们看着新来的范秀才满脸菜色,特地炖了一头狍子,席上都是大块的肉,再加大碗的酒,颇有梁山气概。

    范秀才有些拘束,拿着筷子想夹肉骨头,却总是夹不起来。况且给他示范,一手抓起一根肉骨头大啃起来。

    范秀才闻见肉味,早已垂涎欲滴,只是不好意思下手,见况且动手在前,也就效仿在后,一手持酒碗,一手抓着肉骨头,大饮大嚼起来。

    况且原想在酒桌上跟他谈谈教书的事,对于此人是否胜任,他并没考虑太多,他也不是要请名家宿儒来教学,不过是教孩子们最基本的识字读书,任何一个秀才能承担。

    况且是想了解一下这位范秀才学识究竟如何。

    只是眼前这位口跟手都占着,根本没有闲工夫,况且也只好闭口不谈了。

    范秀才的酒量、饭量都很一般,一碗酒、一只袍子腿下肚,就一推金山倒玉柱,颓然醉矣。萧万里早已安排好一个房间,几个人把他送到房里睡觉。

    随后吕郎中告辞,况且送他出去,回来时看到萧万里正端着一碗粥要去萧妮儿房中。他走过去,伸出手,示意交给他。

    萧万里会意一笑,也就把粥递给他。

    况且端着粥碗,来到萧妮儿房间外面,顿了一下,敲敲门。

    里面传来萧妮儿暴躁的声音:“我说了,不吃,别来烦我。”

    “是我,你在屋里吗?”

    萧妮儿听到他的声音,声音丝毫没减弱:“我不管是谁,走开。”

    “你不在屋里吧,那我进去了。”况且自说自话。

    “我不在屋里是谁说话,你骂我是鬼啊。”萧妮儿暴躁的声音里快带着哭腔了。

    “哦,原来你在屋里啊,那你穿衣服了吗?”

    “没穿,光着哪。”

    “正好,我进去了。”况且说完,推门便进。

    “你……”萧妮儿浑没想到他说进就进,一下子愣住了,就算门上没上闩,也是姑娘家的闺房啊,怎么说进就进来了。

    “你怎么还穿着衣服啊,扫兴。”

    况且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生闷气的萧妮儿,做出一副很扫兴的样子。

    “你……我说公子爷,您也是大家公子,怎么跟街上流氓一个腔调啊。”

    “跟你学的嘛,一个清灵秀丽的小姑娘,下午怎么跟街上泼妇似的?!”

    “你……你是成心气我来的?”萧妮儿瞪着眼,望着他,气呼呼的。

    萧妮儿见到是他端着粥进来,心中早已软了。她其实不是生气,而是后悔,后悔自己不该突然对况且大发脾气,只是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她坐在屋里,一边恨自己,一边想着用什么办法化解眼前的尴尬。

    萧妮儿觉得这次是彻底完蛋了,况且一定把自己看透了。这些日子温柔款款的形象,在他面前崩塌得一丝都没剩。

    谁会娶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做媳妇?还要一路带着?想到这儿,萧妮儿想死的心儿都有了。

    偷看一眼况且的神色,似乎并没有那么糟糕。

    他还端着粥,却是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萧妮儿弄不清楚他在做什么,为什么闭上眼睛?她不敢再说话,害怕再说错一句,那可就真实无法挽回了。

    况且轻轻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长这么大,这样的味道还是第一次闻到,太好闻了。”

    萧妮儿仿佛从黑暗里看到了光明,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心底里想要站起来诚心诚意给况且赔不是,可心里最后一丝尊严却阻住了她,还是硬撑着。

    “但是,有人为什么无动于衷呢?”况且的话中包含着一丝感叹的语气。

    萧妮儿终于忍不住了,站立起来,说道:“哥,你到底是啥意思?我这儿的味道,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今天你跟我说明白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