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老夫子直抒胸臆

    陈慕沙昨天登门拜访,是示好在前,给自己一个入门机会,今天却是示威在后,让他知道这师门的高贵难入。

    况且不敢再言语,进屋后,恭敬行礼,然后就像父亲所教那样,拿出陈白沙语录,指出两段,请老师指教。

    陈慕沙却把书还给他,笑道:“你还小,人生阅历太浅,现在研究白沙公的语录太早些。还是大一些后再说。咱们今天不谈理学,我给你演示一下烹茶的工夫。”

    屋子中央摆放着一个精致的小铜火炉,里面烧着炭火,好在是雨天,若不然,大热的数天燃着炭火还不中暑?

    铜炉里的水刚咝咝响着,陈慕沙拿着一个蒲扇,轻轻扇着控制着火候。然后说:“注意,水开的火候一定要掌握在这种鱼鳞状的状态,不能火大也不能火小。”

    随后,他从一个竹筒里取出一勺茶叶,放到铜炉上面坐着的一个瓷茶壶里,继续凝神控制着火候,如同摆弄一堆炸药般小心。

    不多时,他停住手,把茶壶拿下来,缓缓倒在桌上的三个茶盏里。

    “尝尝,这可是我二十年才练就的火候。不敢说天下第一,也绝不会天下第二。”陈慕沙有些得意地卖弄说。

    不用尝,浓郁的茶香已经飘溢满屋,吸上一口,真如饮了琼浆玉液一般。

    况且说不出话来,他父亲也精于茶道,常常晚上一个人在室内烹茶独饮,他有时也陪着喝两杯,却想不到茶叶能香到这份上。

    陈慕沙妙手封壶、分杯,继续说道:

    “茶道虽说要第一是好茶,第二是好水,但茶壶火炉炭火也是缺一不可,而且那个环节达不到境界,烹出的茶水就会差异很多。

    “茶道也是小道,但和书画一样,其中也有大学问在。

    “要想学理学,就先要做格物致知的功夫,功夫足了,就是养花莳草也能做出大学问来。

    “先师白沙公最喜欢扫地扫院子,最趁手的工具就是扫帚,最后索性写字都用扫帚了,当然是写擘窠大字。”

    扫地扫院子都有学问、有功夫,难怪少林僧出了个扫地僧人,最后是天下第一高手。况且心里胡乱琢磨着,嘴上却说:

    “白沙公喜欢扫地,未必是天性吧。

    “后汉名臣李固低微时心怀天下,却从来不打扫室内。别人提醒他时,他却说‘吾志欲澄清天下。’

    “当时人就反诘说:‘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后来李固、李膺等人与皇上、宦官作对,激成党锢之变。

    “后汉遂及于亡。白沙公此举一定是意在矫正后汉文人的虚浮不实气。”

    陈慕沙一怔,显然他也没想到况且居然对史学有此见地,对先师陈白沙做如此解释,他也是头一回听说。仔细想想,倒也合情合理。

    “这孩子,真是成了精了。”陈慕沙笑了起来。

    他那位大弟子对老师会心一笑,意思是说:老师有压力了吧,天才之师不好当啊。

    陈慕沙摆手笑笑,意示不在话下。他老人家宝库多的是重装武器,不怕拾掇不了一个小孩子。

    “弟子只是蒙老师谬爱,所以敢胡言乱语罢了。”况且急忙放低身段,躬身说到。

    在这段宗师门前,还是浅尝辄止的好,深入下去真要闹笑话的。

    “我倒是喜欢你这种胡言乱语,以后有话则说,对错无关紧要。圣人还要不贰过呢。

    “对了,你怎么理解所谓的不贰过?是说一个人一辈子只许犯一次错误吗?”

    “不是,是说圣人绝不在一个问题上犯同样的错误。”况且应声答道。

    这问题不难,属于常识。在后世不过是道填空题。

    要答对也不容易,明朝的文人在这上面栽跟斗的也是车载斗量。

    “嗯。”陈慕沙原本是耍个花招,想要把问题难度降下来,然后一点点升高,最后抛出一个高难度的题目,难倒况且。

    转念一想,自己这是怎么了,跟自己的学生、一个孩子斗起气来,这也太跌身价了。是以急忙打消此念,考问也就此停住。

    他今天的确是有意给况且一个下马威,只是没镇住况且,反而被震了回来,一时间有些不受用,居然想难倒对手,给自己扳回脸面,如此真是私念作祟了。

    至于况且对陈白沙扫地的解释,他是越想越对头,心内暗自佩服,不由得又是一阵惊喜,就是要有这样的弟子,将来重振师门,与阳明心血分庭抗礼才能有望,若都找些俗庸弟子,陈氏理学可能就砸在自己手上了。

    “来,孩子,别拘礼,过来喝茶,过一会凉了味道就不佳了。”他招呼两人一同入座喝茶。

    “老师,您烹的这茶别说品,就是闻着都够了。”况且叹息一声,真诚的说。

    那位大弟子在旁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小师弟天资高,学问高,这都不算什么,这拍马屁的功夫也太高了,简直他奶奶的绝了。

    看似不是拍马屁,实则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循的绝妙一拍,这孩子将来真是要了不得了。

    但愿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话在他身上得到验证,不然真没多少人的活路了。

    陈慕沙欢喜的胡子都微微抖动着,两眼迷成一条缝儿,欢喜的直没入脚处,嘴上还故作谦虚地说“哪里,若是跟先师白沙公比,不逮远矣。”

    世上没人不喜欢拍马屁,就看是谁拍,怎么拍,若是真有神仙,神仙也一定喜欢有人拍马屁,只不过得拍的达到神仙级才行。

    况且这句无意说出的一句赞语若按拍马屁的境界来比,那就是大师级的。

    最妙的就是这句赞语绝不是拍马屁,却是任何马屁功夫都无法比拟的,这才是真正的大师级的境界。

    况且真是误打误撞,绝不是诚心拍,不然也不会达到如此高的境界。

    他真是又吸两口屋中的茶香,然后才端起小小的茶盏,细心的小口饮着,张开口,却连一句赞语都说不出了,感觉舌头好像都花了。

    那位大弟子又是看的心惊肉跳,这孩子真成精了,连身体动作、语言都会拍马屁了,而且是无言胜有言,达到了无上的宗师级的境界。

    这是怎样一个小人精啊!老师真是慧眼识金,一面之下,就发现了这孩子的真正价值,当时就先下手抢下做门生。他先前还不理解,现在理解了。老师真乃神人也。

    看着况且的表情,陈慕沙心花怒放,觉得自己费了不少心力烹出来的茶值了,太值了。比自己喝到嘴里还受用。

    从此,他又多了一个怪癖,看况且品自己的茶。对他而言,就是超级享受。

    “再把这杯也喝了。”陈慕沙把自己的茶盏递给况且。

    “好物不可多用,多用就是暴殄天物了。”况且急忙推辞。

    那位大弟子心道:你是没招使,没咒念了,倒知道见好就收。他闷闷不乐的喝下茶,就如喝着一杯白开水。

    本着好物不可多享的原则,陈慕沙也只是喝了一盏,就把茶盏茶壶收拾起来。他的大弟子明白,忙把炉火熄掉,把铜炉都物事都收拾出去,而且再不见人影。

    陈慕沙看了况且带来的小楷,赞赏几句,觉得比之品茶的功夫还是相差甚远,又不好意思收起来太快,于是凝神看了一遍,然后说:

    “这小楷的确很有钟王神韵,只是功力火候还不足。当今文人中,小楷写的最好的就是文征明了。哪天我介绍你们认识,相互切磋一下。

    你就算书法不如他,也不必在意,至少你茶道上远非他所及,可以和他斗茶,让他一败涂地。”

    况且故意惊讶道:“老师也认识文征明?他在苏州城堪称文坛翘楚,可是真的?”

    “才是有的,至于翘楚,也很难定论。他前些日子还来给我请安哪。早就想要入我门墙,不过……按说他天资人品都好,只是心性上还略有不足,我才没收他。

    你记住,将来至少要在一个方面胜过他,方可继承我的衣钵。”

    况且心中一惊,老师这是明着讲价了。自己可以入师门,将来有继承衣钵的可能,但至少先过文征明这一关。

    对于继承什么衣钵,他根本没这概念,但也知道,一派之中,衣钵最为重要,犹如国家的皇位,只有得到衣钵的传人才是人上人,其余不过是等闲门人弟子罢了。

    所以衣钵最重,哪一位宗师也不会随便传授。必须传人真是众望所归才行。如此看来,自己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要在一个方面胜过文征明?谈何容易。要是比试数学、物理化学的,他倒是稳妥的胜出,可惜不能。

    要在文章词赋书法上胜过他,哪一个方面看似都不可能。就算自己把张猛龙碑写的再好十倍,也不会比文征明的字好。

    “有压力了?大可不必。”陈慕沙洒然一笑,说道:

    “我让你胜过他是说将来,又不是现在,三十岁上胜过他也不晚。你还小,优势在你这边。

    “先不说文征明的事,眼下几年你先胜过周文宾一筹,这样至少书院内无人说嘴了。

    “偌大的书院里,想要入我门墙的人可是太多了,我是一个不收,都留给练大人去挑拣吧。”

    说着,老夫子居然呵呵笑起来,似乎在这一点上,他已经胜过了练达宁练大人。

    “嗯。”况且点头称是。

    压力是小了些,却也是比较而言。周文宾的天资才学也都是一等一的,好在自己书法上应该能胜过他,算不算数不知道。

    但看老师这意思,是要全面超越才行,这样压力就不小了。但还是有可能做到。

    “文征明之后就是唐伯虎了,那小子你一定要给我打败,彻底打败他,让他以后在咱们陈氏门下抬不起头来。”老夫子忽然有些恼怒了。

    “这……”况且又说不出话来,斗过唐伯虎?跟文征明比书法,跟唐伯虎比画,那只有自虐狂才能做得出来的。而且胜负一点悬念都不会有。

    “对,就是这小子,我给他面子,亲自写书请他到书院来讲学,其实既是为了书院弟子着想,也是想考察他的天资心性,看他是否堪当大任,他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给我一一闭门羹。

    “不就是小觑我门下无人吗?你就要斗败他,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就这三关?”况且听得腿都有些软了,这哪是难关啊,分明是要逼着自己上天一样。

    “这只是前三关,后面还有哪,你先过了这三关再说。”陈慕沙打量着况且笑道。

    “还有……”况且已经想不出还能有什么更难的难关了。但他知道一定有,而且难度超乎任何人想象。自己不是过关,而是要爬天梯。

    “你也不必有太大压力,唐伯虎只是名声响亮些,未必比文征明难斗多少,你要是能胜过文征明,离打败他就不远了。”

    不远是多远,况且已经麻木了,不敢去想了,觉得自己一辈子恐怕也过不了文征明、唐伯虎这两关。

    明朝一共有几个大家啊,这一下子就让自己超过两个。这还只是前面的几关,后面呢……

    正在愁闷无聊处,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老爷子,听说您又骗来个傻子,是哪家的孩子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