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行

748.第748章 援军

    毕竟不是正规的武装,就算是会射箭,威力又能够有多大。

    而且这些弓箭,都是些民间的工匠制作出来的产品,质量非常有限,虽然金军士兵很多就在射程以内,但是箭簇却是稀稀落落的落下来,没有丝毫的威力。

    对于凶悍的金军骑兵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他们大叫着,呼啸着,让士兵们感觉压力倍增。

    而地主和土豪武装起来的士兵们在徒然浪的射出了大量的箭簇之后,不仅仅箭壶里的箭簇被他们用光了,就连体力也消耗了很多。

    很多人软绵绵的,没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能力。很多人明白,自己就算是射箭也没有用,反而会浪费自己的体力,也就只好悻悻的手下了箭簇。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地主武装,内心的压迫感非常强,很多士兵都恐惧的不行。不管秦军的军官如何控制,都没法压制他们动乱的心态。

    而金军的做法也非常的老道,围绕着秦军的军阵不停的兜圈子,最后在军阵地后方停住,几十名背着弓箭的弓手靠近到八十步左右,全部定住马匹,张弓搭箭。

    八十步在马背上的仰射,落点范围散布很大,谁都不知道会飞到哪个人脑袋上,对面的士兵们只要是散开,就并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但这一轮箭雨却把好不容易稳定住的阵型一下子射的散乱,这就是机会。

    前面那几十名平端长枪的骑兵只是向前一步,依旧是钉死了那几十名火铳兵,虽然是几十人的小队,可进退自如,隐隐然有大军之势,杨轩眼见对方精强,也不敢动自己的火铳手,双方在正面也就这样僵持了下来。但后队的散乱却给其余的金军骑兵机会,那些射箭的骑兵丢掉弓箭,已经是抽出了刀斧,催动坐骑,朝着秦军的后队杀过来。

    本就是散乱的阵型让对方这一冲,立刻是炸开了,地主武装的骑兵们再也不管什么队形,像被炸了窝的母鸡一样,呼啦一下朝着四处溃散。

    “骑兵的威力和杀伤不是拿着火枪射击,而是骑在马上挥舞你的刀剑冲锋!”

    行将溃败的这一刻,杨轩脑中却突然想起当日间主公所说的这句话。主公是兵法大家,往昔主公的话他从来不敢忘记。

    而他自己也经常翻看在主公身边做亲兵时候的记录本。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各种不同的情况自然有各种不同的布置。

    今天这一仗,他布置完全的错了,以前虽然有这样下马击破敌军的经验,可那些下马的都是秦军的自己人,自己人才是信得过的,这些豪强哪儿来什么纪律,哪儿来什么操练。这个估计就是闲时听书,里面所说的刻舟求剑吧,当时自己还嘲笑说书先生太过夸张,世上哪儿有这么蠢的人,没想到今天自己却做了例子。

    后面的地主武装虽然是溃散,但秦军自己的骑兵还是结成紧密的阵型,对方的枪骑兵都是集中在前面,后面也是拿着刀剑的搏杀,一时半会却也无法打破这百余人的抵抗。将兵们挥舞着自己的武器,拼死的抵抗着,虽然不断有同袍低声一哼就倒在了自己的身边,但是长期的训练还是让他们忘记了生死,忘记了恐惧,只要还有力气,那我们就还没有输。

    “不要管我,领着人冲出去,这边顶不住……”

    那排长杨轩回头吼叫着说道,秦军对于战败的责任追究,也是根据实际的情况,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穷究,但败军之将总归是脸上无光,特别是在秦军这样一个讲究荣誉的集体之中,失败是最为耻辱的,不如战死还来得有光彩些。

    后面正在厮杀的排长听见这句话,扭头看了眼,用力的点点头,开始大声的下达命令,准备聚众突围。

    “不要回头,打完立刻丢掉火铳上马,咱们还有冲出去的机会,要是乱来,咱们大家今天都要交待在这里!”

    所谓的年纪大的排长,杨轩也不过是三十岁的年纪,但是在秦军这个团体里,每一天都在被各种各样的勤务考验和锤炼,每一天也都在学习和思考,他比起那些同龄的官军军将,心智上依然是成熟了许多。

    在这艰难的时候,他放下了战败的耻辱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他知道,周边这些袍泽的生死,都系在自己身上,他在这边沉声的下着命令,声音低沉合欢,给周围的袍泽带来了信心,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手中攥着的缰绳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手指甲也已经深深的抓进了自己的肉里面。

    身后金军突进来杀散了那些地主武装,但却攻不进战技出众,配合良好的秦军队列,这种大军战阵,讲究的就是令行禁止和万众一心。这伙金军的骑兵的确是精锐的劲卒,那头目陈二虎指挥的非常得法,眼见冲不进去,却不急着强冲,呼哨一声,又是散了开来。

    要是方才的地主武装,没有长性没有约束,看着这样没准就跟着追了出去,等阵型一散,金军返身再杀过来,没准就冲开了。不过秦军这边却完全的约束住,没有轻动,而且那名率队的排长还在整理队形,准备接下来的突围。

    “压住!!稳住!!”

    那些金军枪骑兵好整以暇,可被围在中心的秦军排长杨轩却越来越紧张,看着下面的火铳兵端着火铳有些不稳,立刻是大声的吼了过去。

    但喊完之后,却现刚才还安静异常的坐骑有些躁动,他胯下的战马可是被很有经验的马师很细致的调教出来的,有过多少次战场上的经历,即便是在冲锋的时候也很稳定,很少有这样的状态,杨轩心中有些凉,鼻子酸,有些控制不住,心想莫非是马匹有灵性,知道我们主仆要死在这里不成,杨轩伸手从马鞍旁边的袋子里摸出一把黑豆,身体前倾,递到马的嘴边,心中默然道:“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喂你了。”

    战场之上,杨轩做出这等闲适时方有的行为,凡是看到的都是错愕,不知道为何。

    突然间,他也是听见马咀嚼豆子,打着响鼻的声音和一些别的动静,这排长却立刻的反应过来。

    杨轩终于感觉到不对,刚才还是吆喝喊杀的战场猛然变得安静,就连身后的肉搏都已经停止,他甚至能听见那些部下喘着粗气的声音,这排长离开马镫,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四下看了一圈,却发现不管是官兵还是金军都在看着东面,甚至是停下了厮杀,都在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

    视线的尽头,地平线处烟尘滚动,渐渐的耳边传来听见闷雷一样的声响,即便是在马上的他也能感觉到地面上的轻微颤动。

    在那烟尘之中,隐隐的也能看见有什么东西从地平线上冒了出来,慢慢的,原来是旌旗飞扬出现在了眼前。

    “是咱们西北的大军,是咱们西北的大军……”

    杨轩疯狂的晃着脑袋,对着周围已经呆住了的部下嘶声的喊了出来,声音之中已经是带着些哭腔,在那个方向过来的,只可能是秦军的兵马了。

    这次反应迅的还是金军的兵马,在枪骑兵后面一人抽出个号角,呜呜的吹了几声,原本已经把秦军马队兜起来的金军马队,呼啦一下子收了回来,那些枪骑兵虽然是有散动,可还是逼住前面。

    等所有人都是退到后面,这才是一起回转,直接是渡河而去,惊魂未定的秦军马队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追击,等到对方的骑兵远去,这才是松了一口。

    每个人都是浑身的冷汗,两百名秦军的马队,此时已经是折损了将近四十人,杨战惊魂未定,但也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这几天顺风顺水的追杀。谁想到今日间却遇到了这个陷阱。

    原本以为靠着火器可以逼退对方,但没想到对方居然用这样地手段围杀,大意了。也是自大了,这些年秦军没有遇到过什么强劲地对手,就算在闯王最威风的时候,也是轻松拿下。陡然遇到这种挫折,杨战虽然身体非常亢奋的迎击敌人,而当敌人以走,他却两腿一软。一下子瘫倒在了马上。

    他们出来两天,却不知道大军是今日开拔。回到营中他们才知道,这两日间出来的探马,竟然已经折损了将近六百多人。

    金军在吃亏之后,索性是用小股地马队作为诱饵,示弱吸引人数比他们稍多的官兵截杀队伍,然后有优势的金军马队在那里等待,到时候趁着对方马匹奔波,马力不足,自己这边以逸待劳。从容搏杀。

    如果不是有火器,秦军马队的损失还要更大。金军地骑兵也不全是精兵强将,也有看着官兵人少,一帮人呐喊着就蜂拥而上,结果被下马的火铳兵迎头痛击,反倒是自己吃了大亏。

    李栋和麾下的兵马是在昨天和这大营汇合,本来在孙传庭预先得到的消息中,李栋是率领三千亲兵和一万两千骑兵过来支援。一共一万五千骑兵。这也是不小地力量。

    算上陆陆续续过来投奔的土豪武装,已经被动员起来作为苦力和辅兵的原有官兵,这里勉强也能称得上是五万人马了。

    和金军这实数三十几万,对外号称百万的大军来说,这实在是不算什么,李栋到达大营之后,立刻有人给他带来了对附近地形的地图和专人过来描述,那些绘制地图的工兵,所描画出来的东西还是非常粗略的,很多细节并不能表达出来。

    所以画图地工兵在画图的时候,身边往往还跟着几名助手,这些助手就是用来描述所画地图那边的一些细节,他们还有自己的文字记录。

    尽管谈不上什么精确,但的确比从简单的地图来分析地形地貌要有效率一些,可以知道很多细节和特征。

    最起码,在到达军营的第一天晚上李栋就知道,在潮河的北岸有一个刚荒废不到两个月地山寨,潮河北岸地地势是由南向北缓缓的高起,差不多几百步地长度,但也不算是太高,人马走在上面不会感觉到疲惫,可能体质虚弱的人,走到坡顶会稍微感觉到吃力,这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是个非常有利的地形,不管是谁占领了这里,都可以占据先机,所以李栋在扎营之后,只是短短的休息了一晚上,就命令士兵开吧,到潮河的北岸布阵。

    这个秦军的老排长杨轩也算是命好,如果秦军的大部队晚来一小会,他们的小分队就很有可能被冲散打垮,而那些战马上的骑兵或许还有机会逃走,但是下马拿着火铳的士兵,则没有任何生存的可能。

    实话实说,刚才的那五百多名金军的精锐骑兵其实依然是有机会杀死刚才的那些士兵的,但是当他们看到了秦军的主力的时候,他们选择放弃杀人的可能,他们认为他们必须将这个重要的消息传报给多尔衮。

    这是无比重要的情报,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耽误。

    可这已经是晚了,既然西北兵马的主力就在这里,那等于确定了战场就在此处,金军的大部队已经失去了选择战场的权力。

    多尔衮就算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也已经为时已晚,秦军算是抢的了先机。

    因为这次的倾国力而战,多尔衮的粮草和武器的存储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事情是,多尔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盟友东瀛。

    此时自己站出来,吸引秦军的主力,而在关键时刻,东瀛则杀出来,给秦军以致命一击。

    到时候就算是自己输了,对自己也无关紧要,自己可以退居辽东的苦寒之地,但是李栋却不行,因为在江南,陈曦妤已经准备好的大部队北伐。

    李栋现在属于被三方面大军围攻,他才是真正压力巨大的人。

    在来到这潮河北岸之后,秦军再也没有重新派出探马,除却在大营周围三十里的范围内布置下警戒的骑兵之外,这些日子一直在外奔波的骑兵都是在军营之中休整,大军则是在那缓坡后面扎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