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62.第62章 摘叶飞花

    楚云的惊人赌技,以及当下众人无法理解的一幕幕,虽然震慑了在场所有人,但众人愤愤不平的心情却是丝毫未减。

    “看来在这厅堂之中,也只有钱老爷是个明白人。”楚云说这话,侧脸深意地看了沐尘雪一眼,带着意料之中的笑意走向桌前。

    此时赌桌上已经摆好了牌九与骨牌,楚云先是来到了堆砌如方块的牌九旁,随后对霍玉超笑了笑,“其实楚某不善此道,不过……”

    话语未落,却见手影拂动!

    一块块的牌九在手中突然连成一串,这一招让刚露出笑意的霍玉超,突然瞪大眼睛愕然不已。

    好高超的洗牌手法!

    但这却仅仅是开始,数十张牌九在楚云手中仿佛盛开的花朵,一朵朵由牌九变幻的花朵,不断在楚云双手之间盛开收拢,看得人眼晕目眩。

    “百叶青莲幻影手!”

    霍玉超突然惊叫道,脸色有些苍白,百叶青莲幻影手这种洗牌手法,可谓是赌坛高手为之惊恐地手段!

    因为这种洗牌以及堆砌牌九的手法,洗出来的牌九根本没人能记住牌面与方位。

    众人诧异的表情,楚云在玩弄牌九之余,已然是尽收眼底。

    “随波逐浪千帆过!”

    楚云轻轻说了一句,接着将手中堆砌如长龙的牌九轻轻一推,牌面突然像水面似的起了一个波浪。

    这一手让在座懂牌的人都眼睛一亮,浑千手霍玉超此刻额头已经流汗,因为楚云这一手确实把他给吓住了。

    两手已露,牌已洗好!

    “若是不服,楚某奉陪便是,不过既然事先已经说明,这赌注的额外条例由楚某说了算,那么……”归于平静地赌桌上,楚云一脸微笑的望着霍玉超,继续道,“你不是有浑千手之称么,那就赌上你的一条手臂,如何?”

    “你!……楚云你!”

    “楚某可以让你先出手,这份诚意算不算真诚?”楚云笑语之中藏有冷意,伸手示意对方可以先手选牌。

    “这……”

    素有浑千手之称的霍玉超,此时此刻他的手开始颤抖了,他没有想到眼前楚云竟然对赌技如此精通,甚至到了他前所未见的妖孽地步。

    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竟然出手如此的阴狠狂妄,动不动就要见血动刀子!

    比赌技,单单是方才两手绝技,就已经让他心生怯退之意!

    比狠辣,因为这场赌局而失去一条手臂,这显然是得不偿失的事情。钱财可聚可散,但斩断的手臂再想接回去,简直是异想天开!

    所以,面对楚云这番双重压力,霍玉超这一刻崩溃了,怯场了:“哼!疯子!”

    说完,转身离开赌桌,回到一旁坐了下来!

    这番举动,众人默然无语,因为这说明了霍玉超态度,第二局他弃权了!

    “如此,倒也爽快!”

    楚云自言自语的说着,脚步已经来到了赌具骨牌近前。

    骨牌,其实就是纸牌的雏形,所以赌博这等风靡后世的娱乐,九成是源于华夏文明!

    扑克牌的由来,源远流长。人们只知道扑克传自外国欧洲,其实纸质玩具,则是起源于中国。

    远在古代周朝初,传说年幼的周成王在宫庭中与弟弟叔虞就曾玩一种“削桐叶为圭”的游戏。

    那时候尚未发明纸张,故以树叶为玩具。唐、宋时代,中国的祖先发明了一种纸牌,既可游戏,亦可赌博,称“叶子戏”。

    当下的骨牌赌博,虽然没有后世那么完善,那么规矩繁多,但是基单一比对点数还是相通的!

    楚云之所以毫无胆怯的答应第三局比试骨牌,这份自信也是源自于此!

    面对楚云的惊人赌术,刘煌虽是心中震惊,却是丝毫不惧,所以还未等楚云站稳脚步,就已然开口道:“老夫就不信,会输给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好,既然如此,楚某奉陪到底!”

    楚云原本预计后面两局,会因为自己的前戏威慑下,就会省下他不少麻烦。可是刘煌的态度坚决,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抓牌各三张,点数大者赢,如何?”

    “正合我意,请吧!”

    骨牌的规矩当下还很单一,重要的是骨牌的张数不过二三十,除了一些数字之外,就是黑红两种颜色其他图案。

    所以最为直观的定输赢,就是刘煌的这个简单的赌法!

    楚云口中互相恭维,但手下却没有一丝疏忽,二人将木质竹片的骨牌,在手下进行杂乱规则的洗牌。

    待洗牌完毕后,刘煌突然拿向一张牌,楚云见状手速也不慢,右手飞快的抓向那张牌。

    不料楚云手指刚碰到纸牌,刘煌的手指也按在骨牌上。

    两人同时用力都没把骨牌夺过,随即刘煌率先发难,手指点向楚云手腕,意欲打落楚云的手。

    楚云见状也毫不示弱,以探手取物之势,抓向刘煌的手指。

    刘煌没想到楚云身手如此敏捷,心头一沉之下,由指变掌对上楚云攻势。

    楚云一瞧对方如此,却是冷冷一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当心了!”

    说完他反其道而行,化掌为指,点向凌厉攻势的刘煌。

    “你!……”

    随着刘煌的一声惊诧,楚云顺利地点开了他的手掌,紧接着没有丝毫停滞,快速抓向那张骨牌。

    眼看楚云把牌抓走,刘煌本能的再行夺取,可是他的那只右手疼痛不已,显然已经无法使力了!因为方才楚云那一指并非平常,而是曾经番摊赌桌上用过的灵犀一指!

    但刘煌不甘于后,遂用左手抓起一张牌,接着手指发力一招‘摘花飞叶’,骨牌“嗖”的一声向楚云飞来。

    “哼,这张牌牌面不小,给你了。”刘煌飞完骨牌,再次伸手和楚云争夺起那张骨牌。

    楚云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手,于是连忙弯头,继而口一张,竟然把牌咬住,紧接着吐出骨牌笑了:“太客气了,这张牌还给你!”

    说着,骨牌因舌头反弹凌厉飞出,刘煌见状惊诧万分,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松开抓楚云的手。

    没了刘煌的阻碍,楚云顺利拿下第一张牌。

    收起骨牌,楚云又飞快的抓向另外一张牌,刘煌此刻心中恼怒不已,竟然输给一个乳臭未干小子,特别还在众人的眼前出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