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55.第55章 一场豪赌

    “够了,诸位莫要欺人太甚!”面对众人如此奚落自家主子,周鸿遂即挺身而出冷对在场众人。

    “哼!你算什么东西!这里何曾轮到你来指手划脚!?”

    “一个下人,也敢在此放肆!看来真是蛇鼠一窝!”

    周鸿闻听此言,愤恨怒喝:“你们找死!”

    话音甫落,便悍然出拳教训谩骂的两人。

    可是他刚一挺身而出,便有两个身材魁梧之人迎了上来。

    “罗黑虎,刘拐子,让开!”周鸿面对两人愤怒一喝,眼中迸发出凶厉之色。

    站在周鸿眼前的二人,一个脸似黑锅高达壮硕,一个络腮胡子眼角留有刀疤,正是城南黑虎堂的罗黑虎,与城东金钱帮的刘拐子!

    自古以来,官匪不分家,尤其是这种游走于边缘化的行业,就更是有着灰色势力的支撑。

    城南是罗黑虎的势力范围,同时也与钱家有着相互依存的关系。

    钱万通经营的生意,尤其是长乐赌坊的生存与维持,没有罗黑虎这种地头蛇的势力维护,是不会安安稳稳经营这么多年的。

    同样城东刘拐子的金钱帮,也是与拥有如意赌坊的刘家,有着相互共存的亲密关系。

    所以今日这场赌会,两人能够出现在这里,虽然有些预料之外,但却是在情理之中。

    毕竟今日这种情况下,有二人亲临坐镇防护,对于沐家也是一种强势压制。

    罗黑虎双手抱坏,先是与身旁的刘拐子相视一笑,随后瞅着对面的周鸿,冷冷讥讽道:“周鸿,在此还轮不到你放肆!”

    “罗兄说的不错,莫说这里是敬仲斋不容你撒野,就是不在此地,若想在我二人面前动武,也要看一看你有几斤几两!”

    刘拐子说到这里,更是讥讽又增,“如今的你,算什么东西!?”

    周鸿闻听此言怒目一瞪,二话不说提起重拳就要动手,身后沐家几名随从也纷纷涌了上来。

    与此同时,罗黑虎与刘拐子的身后,亦有数名精壮手下簇拥到了近前。

    “够了!”

    就在这种剑拔弩装之际,钱万通突然开口怒喝了一声,遂即将目光看向沐尘雪:“世侄,老夫认为你刘世叔的提议很好,你不妨考虑一下!”

    “……”

    沐尘雪沉默了,虽然她已经是满腔怒火,但是却心生无力之感。

    “好提议,真是好提议!”

    就在沐尘雪犹豫思量为难之时,前院厅堂传来清朗之声,紧接着便是一道白色身影疾步走了进来。

    说话之人,正是楚云!

    随着满头大汗,且衣衫不整的楚云走进赌堂,众人纷纷侧目汇聚一处。

    楚云的到来,让堂内的气氛陡然巨变。

    众人纷纷注视着这位白衣少年,眉头不禁纷纷一蹙,各自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

    相对于在场众人的排斥心理,周鸿在看到楚云的那一刻,悬着的心总算得以稍安。至少在今日的这个局面上,楚云无疑是沐家最后的底牌。

    沐尘雪站在远处,闻其声,见其人,此刻她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了莫名地悸动。

    这份悸动,是久违地等待,还是强压之后有了依托,亦或是……

    沐尘雪抬眼望去的刹那,楚云犹如朗星的双目也正看着她。

    “你……”

    沐尘雪正要开口说话,罗黑屋却是倒卧蚕眉怒斥眼前人:“混账小子,竟敢擅闯此地!来人,将这个不开眼的小子赶出去!”

    一声令下,堂前众人就要驱赶楚云。

    沐尘雪与周鸿正要开口解释,楚云却是直接轻揽衣袖蓦然一挥,袖中不明之物瞬间飞了出去。

    目标,正是下令驱逐的罗黑虎!

    罗黑虎见状陡然一惊,随即猛然侧身,探手抓去飞来之物。

    入手一瞥,竟是一份请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请帖,因为那正是敬仲斋的入会请帖!

    “请了客人,却如此无礼驱逐,请问这是作何道理!?”楚云不等罗黑虎作出反应,便率先戏虐的开口质问起来。

    楚云这句话,顿时让在场众人蓦然一愣,思忖这个新面孔竟然有入会请帖。

    罗黑虎狐疑的看了楚云一眼,随后打开了手中的请帖,见上面赫然写着‘大兴赌坊楚云’六个字。

    他蚕眉微微蹙起,正想说些什么,却又听到了楚云开了口:“沐兄,既然这个大老黑心中有疑,不如劳你在此介绍楚某如何?”

    沐尘雪默契地点了点头,随后向众人介绍道:“钱世伯,刘世叔,以及诸位前辈,这位便是此前与众人提及的楚云楚兄弟!”

    楚云!?

    闻听这个名字,居于首位的钱万通与刘煌二人,不禁面露一丝动容,彼此相互对视了一眼,均从各自的眼中看出了异样。

    对于有了请帖证明的楚云,罗黑虎倒也不好下令驱除,只得侧身向钱万通投去询问的目光。

    钱万通轻轻杵了杵拐杖,然后冷哼不悦道:“哼!即便有请帖,但如此延误时辰,也已然无权参与!”

    “哈哈哈!”

    钱万通话还没有说完,就迎来了楚云的一阵狂笑。

    “你笑什么!”

    “笑什么,楚某自然是笑可笑之人!”楚云虽然是爽朗大笑,但是笑意之中却满是冷厉地讥讽。

    一旁刘煌闻听此言,拍案而起:“你!……放肆!”

    “放肆?”楚云面对刘煌斥责,丝毫不改颜色,“尔等在此沆瀣一气欺负一名后辈,这难道不该楚某一笑吗?”

    “你!……”

    楚云不等众人反驳,紧接着又抢话道:“如此无耻也就罢了,如今楚某代替沐家接受诸位提议,却要故意将楚某驱除出去,这等毫无道理的行径,难道不可笑吗!?”

    “接受提议?你做得了主吗?”刘煌盛怒正要反击,却被钱万通直接拦下,随后他将目光落到了沐尘雪的身上。

    显然这句话,钱万通不是在问言辞张狂的楚云,而是在询问沉默不语的沐尘雪。

    沐尘雪无视钱万通与众人投来了询问目光,立刻毫不犹豫地肯定回答道:“这是当然!楚兄全权代表城学的意思!”

    这一刻,她的神情轻松了许多。

    因为楚云的姗姗到来,以及言行所彰显的疏狂之气,让她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好!既然如此,延误时辰可不作计较,那就在此立字为据吧!”钱万通深深地看了一眼沐尘雪与楚云两人,随后示意前往桌前立下字据。

    钱万通话音刚落,楚云突然开口道:“且慢!”

    “嗯?难道你想反悔!?”

    “那倒不是,楚某虽非君子,但也是言出必行之人,岂会反悔?只是这赌局应该改一改!”

    “改一改?”

    楚云轻轻一笑,嘴角露出冰冷的幅度:“不错,因为这赌局太小了,既然要开赌局,何不来一场豪赌!?”

    (我在找状态,年关不写书,有些生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