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54.第54章 赌堂施压

    敬仲斋,之所以取名敬仲,乃是源于一个人。

    无论是青楼妓馆还是大小赌坊,大多敬奉春秋法家代表人物管仲,作为这种行业当家祖师爷。

    这正如帮派社团以及银钱镖局,都会敬奉关云长一个道理。

    敬仲,敬重管仲之意。

    斋堂的二进院落,是一个规模不小的赌堂。每逢五月初五端午节,南平府有头有脸的赌坊东家,都会齐聚于此进行开设新局。

    武馆切磋武艺,书院比试文采,赌博这一行业,自然将所有的恩怨都放在赌桌上。

    因此每每这个时候,各家赌坊东家都会甄选赌技好手,参与这场私人恩怨与分食赌业份额的聚会!

    布置豪华的赌堂里,气氛却没有正常赌坊里的喧嚣,反而多了几分庄重与压抑。

    大堂里,依旧是两列上好的桌椅,桌子上早已经摆上了茶点。

    唯一与前厅不同的是,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形的赌桌。

    赌桌上,赌具一应俱全。

    同时桌上笔墨纸砚准备齐全,以便于签订字据之用。

    今日,其余十余家赌坊东家代表,与往日大有不同,纷纷不语似有默契。

    “沐世侄,今日在惯例赌会之前,有件事情老夫有必要告知于你!”短暂的沉默,由最为年长的钱万通打破。

    沐尘雪闻听此言,不由脸色一沉,随即郑重沉声问道:“世伯有话不妨直言,城学在此洗耳聆听。”

    “嗯,如此便好……”钱万通面带慈笑,微微轻捋胡须点头接着道,“老夫与你父亲乃是至交好友,因此自你父离世后,老夫对你沐家也是颇为关照。”

    沐尘雪听到这里,心中却不禁冷笑。

    颇为关照?说的倒是好听!

    自从父亲沐青山病逝后,这个曾经称兄道弟的至交好友,翻脸比翻书还要迅速,无论阴谋还是阳谋,全部用在了他的故友子女的身上!

    若说用尽手段蚕食沐家产业是一种关照,那么这份关照也的确是让她受宠若惊了。

    就在她心中腹诽之时,钱万通已然又道:“但在商言商,终究不能与人情混为一谈,这几年来众位同行私下里已然颇有微词……”

    钱万通此语一出,犹如夜空中的信号烟花,瞬间召唤了在场所有人话锋。

    “钱老所言不错,我广财赌坊无论是规模还是业绩盈利,均是高于你沐家数倍,凭什么你沐家的赌坊分摊了城北的赌业?”

    说话之人正是广财赌坊的东家霍玉超,此人生得膀扎腰圆肥头大耳,说起话来犹如洪钟一般。

    霍玉超这一嗓子附和,顿时使得其余众人也是纷纷置喙。

    “霍东家说的对啊,凭什么他沐家就占据南平府近四分之一的份额,自古都是有能者居之,既然沐家不懂得经营赌业,何不主动让予我等众人!?”

    “就是啊,何必占着茅坑不拉屎!?你沐家这个样子,让我等这些小家小业的如何生存!?”

    “不错,既然经营不善,倒不如主动退出!”

    “……”

    众人纷纷攘攘七嘴八舌,纷纷将矛头指向了沐尘雪。

    周鸿站在沐尘雪身后,见众人如此肆无忌惮本要出言发怒,却被沐尘雪侧身以眼色制止了。

    对于众人地犀利言词,沐尘雪脸色多少有些愠怒,白皙的脸上已然渐渐暗红。

    她看了为首地钱万通一眼,随即轻声一问:“那么,依照钱世伯之意呢?”

    “唉,沐世侄,众人之愿在前,老夫纵有维护之意,也是无能为力矣……”钱万通说到这里,却是露出了一丝悲切之情。

    幸好沐尘雪早已对眼前之人知根知底,否则单凭眼前地这份演技,还真会错认这钱老儿是个好人:“呵呵,钱世伯真是关照有加,城学真是铭感五内呐!”

    不过沐尘雪的这句嘲讽之语,并没有让钱万通面色动容。反而这位久经世故的老头儿,一副怜惜之情幽然道:“沐家经商并非赌业一途,世侄倒也无需忧怀。老夫虽代表众人作出决定,但最终还是要看世侄做和抉择。”

    钱万通一推六二五,耍了一遍太极之后,又将问题与责任,抛给了沐尘雪与在场众人。

    抉择,这种局势之下还有抉择吗?

    这时久久未有言语的刘煌,此刻突然对沐尘雪有了提议:“在场众人论及资历都是你的前辈,自然不愿欺你一个后生,既然身在这一行业,我等自然是遵循此中规矩,依旧是在这赌会上见真章,不过……”

    “不过什么?”沐尘雪眉头微蹙,已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刘煌先是环视众人一眼,随后冷笑一声道:“不过如今面对众人的不忿情绪,所以此次的规矩应该有所改动!”

    “哦,刘世叔看来早有高见了?城学愿闻其详!”

    “其实很简单,如今在这南平府中,唯有如意、长乐、广财以及你沐家的大兴,跻身并列南平府四大赌坊。如今面对同行的群情愤慨,不如以我等三家设赌局三场!”

    “只要沐世侄你能赢得其中一局,向在场众人证明沐家赌坊仍有底蕴,那么今日我等众人就收回之前的话,更不会有意针对于你,如何?”

    刘煌侃侃而谈,说出了这一番提议。

    提议之人说的轻松,但是听者却是面露凝重之色:“只需赢得一局!?”

    “不错!这是念在你父亲的情分上,又岂会忍心欺你?”

    沐尘雪听闻此言,却是蓦然冷笑:“若是城学所料不差的话,刘世叔应该还有后话才是,不知城学猜的对否?”

    “呃哈哈哈,世侄真是聪慧过人!”

    刘煌被沐尘雪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随后指了指桌上的纸笔,“你猜得不错,开局之前需立字为据。你若是赢了,自可封住众人悠悠之口;但若是输了,就要即刻退出赌行、让出城北,从此南平府赌业不容沐家染指!”

    “对,不错!”

    “就应该这样!”

    “早就应该如此了,没本事就靠边站着!”

    “……”

    刘煌的这番话,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共鸣,纷纷附和着气氛。

    “你!……你们!”

    沐尘雪虽有心理准备,但终究还是个年少的女子,就算她女扮男装极力掩饰自己情绪,但是众人如此强硬的逼迫态度,瞬间点燃了她心中怒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