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46.第46章 无冕魁首

    画舫里的才子佳人们,全部一窝蜂的围着桌案品论着笔墨余韵。唯有李彬木讷的站在一旁,孤零零的显得极为震惊与落寞。

    他怎么想也没有想到,楚云是一个遇强则强的对手,本以为之前的妙词已然是极限,不曾想这更重磅的后手留在了这里。

    柳明与柳萍儿兄妹二人静静地站在外侧,所表露的惊愕之色甚至大于李彬。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楚云不过是个地痞无赖,何曾有过如此的文学造诣!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随着富有深沉地清朗之声,吟唱着更胜之前的绝妙词作,楚云拉着徐初夏的手翩然离开了人群。

    “啊,好词!又是一阙好词!”

    “这阙词更胜当前,这……这……”

    “……”

    原本还有少数几人心生不服,此刻又闻意境更高的词作,顿生无力的闭上了嘴。

    若说一阕好词可以是抄袭而来,而这一连三首佳作问世,这让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去质疑?

    相比之下,他们自以为是的词作,正是印证了萧越此前说的,都是那臭水沟里石头!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当众人每每回味这两句的时候,纷纷脸上露出复杂之色。

    萧越循声看去,已然不见了楚云踪影,他最后喃喃自语道:“梅寒傲骨,在于不争,想来自此咏梅词作之中,怕是已成绝响!”

    “自古咏梅者居多,能有如此笔致细腻,意味深隽绝无仅有!此阕《卜算子·咏梅》一出,真可谓当世咏梅之词皆沦为下品矣!”

    对于萧越的如此盛赞,黄老夫子轻捻胡须,自语道:“萧贤侄所言甚是,此词意境高远,既以梅花表明自身孤傲心性,又不乏坚贞不渝的高洁人格!零落成泥碾作尘……以诗观人心,此子是个性情中人啊!”

    “学生明白,学生告辞!”

    黄夫子似有深意的话,萧越则是会意的点了点头,便主动请辞离开了。

    画舫里十分的安静,当其余众人渐渐回过神来,再去寻找挥毫作词之人时,画舫中早已经没了楚云的身影。

    作为溪源诗会的主持,黄老夫子并没有评定诗会魁首是谁,更没有再与众人多说只言片语,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散了吧,便一甩衣袖离开了画舫。

    “黄夫子离开了,那本届诗会的魁首是?”

    安静而又尴尬的画舫里,不知是那个不开眼的问了一句。

    而随之回应这个人的,除了一双双齐聚的冷眼之外,就是永久性的无奈沉默!

    因为谁是魁首,已然不再重要,彼此心中都是不言自明。

    众人已是心坠冰雪,又何必再雪上加霜呢?

    走出画舫的楚云,感觉自身轻松了许多,因为里面的气氛实在让他感到不自在。

    楚云双手拎着装满食物的食盒,与徐初夏准备坐小船离开。

    “喂,我们这样……不好吧?”

    小丫头接过楚云手里地沉重食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这临走的时候还捎带两大盒酒食,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这有什么不好的?吃不完当然打包了,反正他们这些人只会附庸风雅醉生梦死,明日也会将这些酒食倒进湖中污染环境。”

    “可这样不是很失身份么?”

    楚云闻听此言,却是撇了撇嘴:“不懂得尊重食物的人,连身份都不配拥有!”

    “那倒也是,一汤一饭,那都是来之不易!就说一块葱油饼吧,每日天还没亮,我就要替爹爹热锅炉,然后连夜和面以及准备各种佐料,这可费事了!要是三九隆冬,就更是格外的遭罪呢!”

    说起浪费,徐初夏立刻就想到了葱油饼,言语之中流露着几多酸楚。

    楚云抬起徐初夏那因为冷水浸泡,而粗燥皲裂地泛黄小手,心中油生怜惜之情:“相信我,以后我绝不让你受苦!”

    “你……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走啦!”

    徐初夏闻听此言,顿时俏脸红霞晕染,遂即扭捏的低下了甄首,不敢去直视楚云此刻的眼睛。紧接着将小手从楚云掌中抽离,转过身去便率先准备登船。

    “竟然没跟我拌嘴,这丫头今日似乎变乖了不少。”楚云用抓小丫头的手,轻轻地摸了摸鼻子,心中不禁有了这番感慨。

    小丫头一直很关心照顾他,楚云从记忆中是知道的,但是如今日这般不畏强势,且如此乖巧听话,倒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楚云摇了摇头,便默默地跟了上去,因为他深知女人的心思最好别猜。

    然而就在二人准备离开之际,突然身后传来莺柔之声:“楚公子高才,方才所作之词实乃高绝。然有词岂能无曲,不如就由……”

    楚云闻听其声,蓦然驻足,并没有转身,而是淡淡一语,打断身后女子的话:“多谢,不必了。”

    “楚公子莫不是嫌弃小女子音律不雅,辱没了这阙绝妙之词?”

    “绝妙之词?呵呵,先前一阕《鹧鸪天·咏荷》,就引得众人伪善行径彰显无遗,试问在诸位的才子佳人的眼中,还有诗词优劣之分么?”

    楚云这番话噎得赵旖旎顿时语塞,稍作停顿后,便给予解释道:“楚公子误会了,今日小女子乃是应邀而来,并非你想的那般。”

    情急之下的解释,赵旖旎立刻就后悔了,她后悔自己为什么急于向楚云解释这些。

    楚云摇了摇头不做置评,更没有在意对方地解释,而转身下了画舫,登上小船:“谱曲不过小事而已,就不必了劳烦小姐了,告辞。”

    “你!……”

    见楚云拒绝她的好意,更是丝毫不曾转身,甚至言语之中还有调侃之意,赵旖旎地脸上不禁露出愠怒之色。

    小船上,小初夏将食盒放于舱内后,便将一枚竹箫递到了楚云的面前,颇显羞涩地低着头说:“吶,送给你!”

    “嗯?你怎会有这个东西?”楚云一瞧眼前竹箫,顿时心生疑惑。

    “这是在来的路上,我在岸边偷偷买的,呐,就作为你今日突出表现的奖励好了!”小丫头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但终究还是个姑娘,所以此刻说起话来,倒是显得有些扭捏。

    徐初夏这个年纪在古代女子已算成年,心智也比后世人成熟许多。但是让一个姑娘亲自送礼物给男子,可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情,这显然是要有着莫大的勇气。

    “呃……”

    “怎么,不喜欢!?”

    见楚云露出犹豫之色,徐初夏顿时感到无比的尴尬,只得以逼问言语掩饰此刻紧张不安的心绪。

    看着月下徐初夏微红的俏脸,楚云瞬间恍然,于是急忙应道:“不不不,当然喜欢,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那就好……”

    徐初夏嘴上故作坦然,其实因紧张而悬着的心,在这一刻才算安稳放下。

    “那就用这竹箫,吹一曲给你听,好不好?”

    “真的!?”

    楚云笑了笑,也不多言,便手执竹箫缓缓吹奏了起来。

    翩翩身影,站于艄头迎风独立,衣带随清风而拂动。轻指有序跳跃音律,在皎洁的月光下,恍若遗世独立的俊雅仙姿!

    一叶扁舟波万顷,映月静洒绝世影,音韵不染红尘客,江山狂士楚天行!

    坐在后面的徐初夏,双手拖着下巴,静静仰望月光下巍然挺拔的背影,这一刻竟不由得痴迷了。

    画舫船头,赵旖旎仍旧没有离开,婢女因自家小姐吃了闭门羹,遂即不忿嘀咕道:“小姐,这个楚云实在太过狂傲了,竟如此无视您!”

    就在这婢女话音刚落之际,忽听湖上传来一阵悠扬的箫声,断断续续的箫声在低回盘旋,其音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随着箫声悠扬绵延,湖面所有画舫的丝竹之音,在此时此刻瞬间失去了韵调!

    箫音净层波,万籁皆静默!

    方才还颇为不悦的赵旖旎,此刻听到这一曲箫声,顿时忘却了此前种种,更多的是讶异地望着那远去地一叶扁舟。

    “这便是……那阙词的曲子么?”

    赵旖旎似有所思,低声喃喃自语起来,随着曲终人远去,她觉得自己有什么东西丢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