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44.第44章 文人相轻

    “月下荷塘,清虚骚雅,暗香袭人,天光云影间,山容水态貌给人一种幽静温馨的氛围。全词运笔极有层次,清秀稀疏的树影环绕着十里横塘,入晚的荷芳幽静独立散发着芳香……”

    “其中隐用杜甫《曲江对雨》诗中“城上春云覆苑墙,江亭晚色静年芳”,荷塘美景不禁让人留连不舍!‘胭脂雪瘦熏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这句拉近了视野,由远及近。‘胭脂雪’,意有苏东坡诗云“卧闻海棠花,泥污燕脂雪。”意红白相杂之色!”

    “下片则立意颇新,拉开镜头。写水边群山,写荷上明月,山黛空蒙,月波流转,倒蘸波间,融成一个清幽朦胧的境界!词风清韵,如月下荷塘,清新雅舒,暗香袭人!”

    “赏荷而不见荷,天光云影,山容水态皆入眼帘,处处都烘托出一种赏荷时的恬淡温馨的气氛。遣词造句中,精挑细拣,“秀、静、瘦、远”字字含情。”

    眼前黄老夫子的连番称赞娓娓道来,楚云虽然表现得一脸谦逊,但是心中难免有些心虚,毕竟这首词是他盗用了一代词人蔡松年的《鹧鸪天·咏荷》。

    好在他脸皮够厚,这才没有让众人看出心虚之态。

    而对于小丫头一字不差的默诵这阙词,楚云其实也是甚为惊讶的。

    当日他不过是无聊之时,随后诵读了记忆中的这阙词,没想到竟然让小丫头今日用到了这里。

    这阙词,是以咏荷描写的初秋时节,黄昏月下的荷塘月色,倒是与当下的时节恰到好处。

    既然眼前老先生如此赞赏,楚云也只得继续下去,于是郑重道出八个字:“莲体实肥,不宜言瘦!”

    “莲体实肥,不宜言瘦……这个瘦字用得好!短短八个字,已然深得咏荷之真谛也!”黄老夫子原本就在兴头上,忽闻楚云这八个字,稍一揣度之下,更是对楚云赞美有加了。

    黄夫子的这番点评与分析,致使众人不由得发出惊叹之声。因为从诗会开始到现在,甚至这几年的溪源诗会中,还未见黄夫子给予过如此高的评价!

    历届的溪源诗会之上,都不乏上佳作品流传于世。可能够让黄夫子如此称赞的作品,至今可还是头一回!

    不过短暂地兴奋之后,黄老夫子又恢复了原本的沉静,他先是打量了一番楚云,随后轻捋胡须问道:“这首词,当真是你所作?”

    这个问题,其实是所有人的心声!

    长辈在前,楚云自然不敢托大,于是谦逊施礼:“学生也是有感而发,让夫子见笑了。”

    “有感而发,好一个有感而发啊。”得到了楚云的准确回答,黄夫子似乎颇多感慨,“看来你在这首词上,是下了不少功夫!”

    黄夫子之所以如此一问,倒不是他有意敌视楚云,而是这首词虽然算不上什么惊世之作,但是在这场诗会上已经是少有的精品了!

    况且诗会上的陋习弊端古已有之,枪手代笔之事早已是司空见惯。

    君不见,映月湖边除了应时而沿途的商贩外,还有诸多专供文人装逼的代写枪手?

    楚云对于黄老夫子的质问却不以为然,因为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得出这位黄老夫子对他没有敌意。

    但是徐初夏却不乐意了,双手一掐小蛮腰,瞥着小嘴反驳孟夫子:“你这老头,看来是耳朵有问题唉!”

    “大胆!竟敢对夫子无礼!”

    “丫头,不得无礼!”

    楚云一听初夏称呼黄夫子老头,还说人家耳朵有问题,顿时就是满脸的黑线啊。

    “怕什么!他们就知道欺负人!”

    “嗬,一个黄毛丫头信口雌黄,狂妄也要懂得适可而止,这年月,人心不古欺世盗名者不知凡几,谁又能确定这首词不是抄袭他人之作?”

    柳明将折扇缓缓的合拢,口中则是带着嘲讽的语气诋毁起来。而众人经柳明这番开头,顿时也随之起哄起来。

    李彬本就欲要当众羞辱楚云,但是这事情的发展似乎与预期不符。如今柳明率先发难,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柳兄所言不错,说不定这是抄袭而来的词作!”

    “二位所言甚是,这等上佳的词作,会是这种只知道脑满肠肥之人所作?简直是个笑话,简直是笑话!”

    秦晋宏见众人群情起哄,于是深意一笑,附和道:“此人也是颇有心计啊,这阙词我等众人从未听过,看来找人代笔写了这阙妙词,为的就是在这溪源诗会上博得好名声!”

    “哼!身为读书之人,实在是……有辱诗文!”

    “……”

    原本因黄夫子到来而安静地画舫大厅,此刻却群情起哄热闹了起来。

    这些人之所以如此,不乏有着附和之意,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楚云的额外突出,让他们已经默默地形成了统一战线。

    自古文人相轻,无论这首词是不是原创,在大多数文人的心里都会嫉妒不已。

    自古高风亮节的文人固然是有,但也不过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多的是一些趋炎附势,恨不得踩低别人抬高自己的伪君子。

    楚云正是曾经看惯了这些勾心斗角,所以料想这种低俗的诗会也是无聊至极,故而懒得与这些人争个高下。

    随着众人的起哄,一旁的李彬隐隐有心虚之态,因为秦晋宏方才之语戳中了他的软肋。

    此前他所吟诵的诗篇,就是找人代笔所写,所以他在诋毁楚云的时候,只说楚云是抄袭了名家诗篇,却极力回避代笔枪手的字眼。

    秦晋宏见李彬露出尴尬之色,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冷笑。至于秦晋宏心里究竟是作何想法,想必没有人能够猜透。

    “臭蛋,他们……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徐初夏气得俏脸通红,一双杏眼已经开始泛红,显然她已经处于急哭的边缘。

    见丫头如此委屈,楚云顿生三分愠怒,也顾不上难听的人绰号:“一场毫无意义的诗会,至于诗篇阙词出自何人之手,这对于在座诸位真的重要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