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40.第40章 南平四少

    映月湖上画舫巡游,水流两岸灯火通明,每逢节日的州城是不关城门的,热闹与狂欢要持续一夜,要到第二日的清晨才会散去。

    此时城内的街道上都是人头涌涌,道路上灯火如织,如同浩荡不灭的流火,有小贩们高声叫嚷声不绝于耳,也有杂耍卖艺的表演者聚集街。

    一家家青楼妓馆中传出招揽客人的渺渺歌声,有时也能看见里面的舞蹈,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热闹非常。

    六船连舫早已离开岸边,沿着湖水最美丽热闹的一段缓缓行驶。

    即便是这样,它也不是封闭的,十余艘小船前前后后地,跟随在映月湖两侧的岸边一路行驶。

    偶尔接着人去到大船上,偶尔也载了人或是传递了诗作出来,如同小小鱼儿伴随的水上宫殿。上船的人会将今夜所出的佳作传上来,也会传上来一些趣闻故事与消息。

    此时在最大的画舫上,四道身影伫立在船头,彼此各自执扇畅所欲言。

    “萧兄,今夜诗会,想必你已经想好了绝妙诗词喽!”伫立舫头的四人之中,李彬饶有兴趣地问向一旁,身着儒生士子服的翩翩年轻公子。

    这位翩翩公子眉清目秀,在四人之中最为年轻,正是富甲一方萧半城之子萧越。

    萧越轻轻一笑,自谦道:“呵呵,在李兄面前,萧某那些不过是庸词俗句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也!”

    “呵呵,二位仁兄均是高才,在我等四人之中,李兄、萧兄、柳兄,均是晋宏值得学习的榜样啊!”

    此刻说话谦虚的是一名青衫秀士,此人名唤秦晋宏,就读于溪源书院,虽然相貌不甚雅观,但学业成绩颇为出众。

    “唉呀,这可是让李某汗颜哪,论及学识博学,李某是万万不及萧兄,这一点李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李彬说着便是爽朗一笑,虽然嘴上极尽谦虚之词,但是神情态度上却是自得的很:“不过,稍后在诗会之上,还请三位仁兄多多照拂才是啊!”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那三位请便,李某先行进入了……”

    “请!”

    等李彬转身进入画舫,萧越则是侧身看向,那个一直默然不语地锦衣男子:“柳兄,今夜本是畅怀之时,你为何方才不发一语?”

    这位众人口中的柳姓男子,正是柳家二少爷柳明,现今刚至而冠之年,生得相貌不凡,只是那一对墨眉微微上挑,倒是给人一种阴厉之感。

    柳明听得此语,却是轻轻一抖折扇,冷然轻哼:“哼!与那个欺世盗名之徒,有什么可说的?”

    萧越闻言,顿时神情一敛,却是苦笑劝解道:“柳兄,言过了……”

    “萧兄,晋宏认为柳兄所言虽有欠妥当,但有些事情我等也都心知肚明。”就在萧越的话音刚落,方才还称赞李彬的秦晋宏,此刻竟隐隐有帮衬柳明之意。

    秦晋宏的及时帮衬附和,使得沉默少语的柳明心情大好,于是朗声调侃道:“连个举人功名都可以私通款售,几篇上好的诗词又算得了什么?秦兄,此次诗会就看他李彬出尽风头喽!”

    “好了好了,背后诋毁他人,可不是君子所为,争论这些有何意?我等四人皆是举人身份,应该将好胜之心放于学业上,以应对将来大考才是!”

    “嗯,萧兄所言在理,距离科考大比之年,已经是为期不远了,此事才是我等目前的人生大事啊!”

    见二人不忿之色稍减,萧越这才道:“既然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早些进去吧……”

    “请!”

    ……

    一处处青楼当中传出渺渺靡靡的歌声,汇集在了这沸腾的街市声中,不时地有人高举着宣纸传阅于各大青楼,将诗会所出炉的佳作传遍各处。

    一路上楚云跟着小丫头的身后,穿梭于拥挤的人群,一同赶往诗会之地映月湖。

    楚云虽然一直心中颇多顾虑,但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因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这份顾虑,使得徐初夏因此心生失落。

    二人很少在一起同行,楚云看着在夜色下颇为欢雀的徐初夏,脸上不禁流露欣慰地一笑。

    在二人途经繁华的街市过程中,已有一首首的诗词从各个聚会上传出来,在城市各处传扬,满城灯火与笙歌中,风雅的气息也变得愈发浓厚了起来。

    这段赶往映月湖地路途,楚云在耳濡目染之下,才知道在这些大大小小的诗会之中,要数溪源诗会最为隆重。

    因为这不仅是南平府三年一度地盛会,也是唯一由官方举办的诗会。

    组织举办诗会的是南平知府李京,邀请了府学书院的教授主持,参与诗会的除了溪源书院学子之外,还有南平府一些文士才子们。

    等他们来到湖岸临时架起的渡口,楚云举目一瞧,见周围停靠着许多艘小船。于是递上请柬,接待之人便叫来一艘小船,载着二人向湖中的画舫缓缓飘去。

    船头上徐初夏双手手指轻轻地勾在身前,仰起头望着逐渐靠近的画舫,眼中早已难抑憧憬之情。

    画舫之中歌舞散去,随后响起热烈的鼓掌声,之后有从岸边过来的小船,将几个大诗会中出现的出色的诗句送了上来,有的还附加了某些大家的赞美与评价。

    诗会到得这个时候,各种的好诗词就已经陆续地出来了,前面其实已经传过来最好的一些,今晚有几首咏月的诗词惊采绝艳。

    不少参与诗会的女眷们,也都默默地抄了几首在素白笺纸上,不时地与其他女眷轻声交谈着。

    诗人,词人,在这个年代就如同现代的明星一般,哪个女孩儿的心中没有一点点浪漫的心思。

    或许某某才子的绝代文采,会给她们带来怦然心动的感觉。

    类似这样的诗词集会,一般都是男宾女眷分开,之间还有屏风隔断,但当然也并不是十分的严格。

    因为这个时候,朱熹那家伙还是个小屁孩,更不会提出‘存天理灭人欲’的荒唐理论,所以男女之间的相处不至于那么的隔阂紧张。

    当楚云与小丫头登上画舫的时候,诗会正是进行到了中段,诺大的画舫里已然聚集了很多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