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35.第35章 新仇旧账

    洪涛在旁,是看的清楚,听得真切,随之怒斥问向三人:“快说,是谁!?”

    “这……”

    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为首的马脸回禀了实情:“回洪爷的话,我兄弟三人是收了济安堂岳宏的钱财,这才得罪了楚公子,我兄弟三人知错了,还请洪爷您……”

    “混账!入我青衣社,难道这规矩还要让老子我教你么!?”

    “洪爷饶命,我等知错了,我等知错了……”

    “求洪爷饶命,求楚公子饶命,知错了!”

    如今已经是无可掩饰,三人只得纷纷跪下磕头求饶。

    “济安堂,岳宏!”楚云一听到这这个名字,顿时是心火难捱,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冷眼叱问跪地的三人,“真的是他!?”

    “小的不敢隐瞒,正是那济安堂的岳宏,此人与小的有着几分交情,那日·他说要教训一人,所以我兄弟三人就……”马脸这番简述并没有说下去,但是大致的过程已然是十分明朗了。

    这时小结巴也急于坦诚,说起话来再次瞬间利索:“就在今日,那岳宏还让我兄弟三人再次出手,并且连带……连带……”

    “连带什么?快说!”

    “连带公子您的母亲,也要……说……说……既然得不到的东西,那就索性亲手给毁了……”

    “可恶!你找死!”

    楚云闻听此言,再也无法平静,一脚踏在了小结巴的背脊上,狠狠地将其踩在脚下:“动我楚云,犹可恕,动我母亲,只有死!”

    小结巴本能欲要反抗,可是已经失了先机,瞬间被连踩数脚,以致于脸皮尽破口角溢血。

    “楚公子息怒,我们并未动令堂分毫,还请楚公子手下留情!”

    “是啊,今日我兄弟三人本要前去踩盘子,却没有见到令堂出现在回家的路上,况且您的府上空无一人,我们又何以作为?”

    马脸与瘦猴纷纷急于劝解,对于自家兄弟被人践踏,他二人的心理岂能好受。不过即便他们出手能制服楚云,此刻也只能忍气吞声好言相劝。

    因为如今这种情况下,很多事情也由不得他们,若是妄动只会越来越糟!

    “那我们母子二人是该庆幸,庆幸这时候不在家中了!?”楚云自嘲的冷言讽斥着,心里却是愤怒至极。

    他没有想到今日夜里,这三人竟然还要进行第二次袭击,而且这次袭击的对象主要针对自己母亲。

    幸好今日玲珑绣庄之事,以至于母亲柳氏暂不住在家中,否则这其中会发生什么他都不敢去想象!

    楚云一边叱问马脸与瘦猴,一边拳脚相加殴打着小结巴,仅仅是眨眼的功夫,小结巴原本白皙的脸色已经满是青红!

    小结巴本就说话不利索,这一番拳脚相加之下,已经是口吐血沫气若游丝。

    在场的洪涛看着楚云如此凶残,他不由得舔了舔自己的干裂的嘴唇,脸上流露出了动容之色。

    周鸿本要上前阻止,却被楚云狠厉瞪了一眼,最后他不得不将话咽了回去。

    “楚公子,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冤有头债有主,况且我兄弟三人虽是有错在先,但也并未伤及您与令堂分毫,还请您高抬贵手!”

    “冤有头债有主……”马脸这一句恳求之语,终于使得楚云拳脚停了下来,随之暂压心痛怒火看向马脸,“冤有头债有主,你说的有道理!”

    楚云顺手撕了一块幔帐碎布,擦了擦手上的血渍,然后默默自语起来:“这件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过正如你所说,冤有头债有主,债有主啊……”

    “呃……”马脸先是抬头看向洪涛,见洪涛始终处于静默状态,心中已然知晓眼前楚云得罪不起,于是拱手郑重道,“楚公子尽管吩咐,我兄弟三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楚某听说此人是个庸医,根本不懂诊脉之术。又听说这岳宏是个怪物,比女人多长了一条腿!你既然与这岳宏颇有交情,那么你来说说这些传闻真实否?”

    马脸闻听此言错愕一愣,紧接着就脸色大变,急忙回应道:“这些传闻真实,小的……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随着情绪渐渐的得以缓和,楚云的脸色也逐渐趋于平稳,转身向病怏怏的洪涛拱手一礼:“洪爷,今夜多有打扰,告辞!”

    “喂!你还……”

    “洪爷放心好了,那不过是周兄的珍藏软骨散,本身并无毒性,只会让人四肢无力两个时辰,此刻算算时辰,也快到两个时辰了!”

    楚云知道洪涛要问得的是什么,索性在临走之前解出了对方的担忧。

    在赶往这迎春园的途中,楚云不仅向周兄了解了南平地面势力的分布与纠葛,也顺带着借了周鸿的珍藏软骨散。

    暴力美学,很多时候必不可少,尤其是对付这些帮派团伙,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可是暗布后招。

    亲自为洪涛斟酒,既是放低姿态的一种礼节谦逊,也是暗留一手以应对事态之变化。

    “不可能,软骨散不可能有这样的功效!”作为混迹多年的洪涛而言,大多惯用的毒药他都略知一二,又岂能不知软骨散的特征!

    “因为楚某加了料,与原来软骨散有些不同,所以洪爷不必见怪。”

    “你!你个王八蛋,他娘的,老子被你阴了!”洪涛气得是面红耳赤,冲着楚云瞪大了双眼怒斥着,“你就不担心,老子与你秋后算账!?”

    “洪爷是个聪明人,记住你我的合作!”

    楚云说完便不再停留,迈步离开了房间,徒留房中之人几多无奈几多怒。

    “公子,那软骨散……”

    跟着走出房间的周鸿,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他可以不深究楚云是如何毫无察觉的下毒,但是关于软骨散地效果有变,他一定要向楚云问个明白。

    “你想问那软骨散,为何呈现的效果跟中毒一样的逼真?”楚云蓦然驻足,侧身看着疑惑的周鸿。

    “呃……正是!”

    “其实也没什么,药材本就没什么毒与不毒,不过是相生相克取其平衡之道。你所携带的软骨散,药性偏于中和,所以我在其中加了几滴花汁!”

    “花汁?”

    “是啊,梅花汁!”

    “呃……”

    楚云没有藏私,而是坦言相告,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对于各种医书典籍记忆甚详,所以很清楚梅花汁混合软骨散的效果。

    恰巧他从忘忧亭下,拈了几片梅花花瓣在袖中,所以就将其废物利用了一番。

    (别问我软骨散是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也别说这是虚构的药物,麝香都能虚构成《甄嬛传》里家庭常备的绝育打胎圣药,那么还有什么不可以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