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33.第33章 选择你死

    洪涛言语虽是轻浮,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周鸿不以为意,却是冷声回应:“可你的三个手下,却近日在城北闹事,更是在沐家院外袭击了不该袭击的人!”

    “哦?有这回事?”洪涛拧眉一挑,露出了三分质疑。

    “马脸,瘦猴,小结巴,这三人是你手下,这难道不需要你给个交代吗?”

    “交代?哼哼哼……”

    洪涛冷笑连连,却是猛然将就被杵在桌上,以至于酒水四溅撒满桌台。

    “你红口白牙地说了一通,洪某难道就要给你交代?四年前你决定悄然退去,甘愿做一个沐家护院管家,你可曾给过我洪某人交代?”

    “这四年来,老子顾念彼此昔日交情,勒令手下兄弟不许在城北闹事,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如今却反过来质问老子,你当真以为,你还是当年的周鸿么!?”

    洪涛犹如爆发的山洪,顿时是怒目圆灯须发皆张,这种盛怒的表情,使得默然观场的楚云也不由心头一凛,心说这二人彼此当年有着何种恩怨?

    周鸿面对洪涛的连番质问,却是表露的格外无奈:“周某为了报恩,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不过周某今日来此不是叙旧,而只是楚公子的引荐人!”

    “引荐?”洪涛自顾又倒了一杯酒,然后将目光落到了楚云的身上。

    楚云见周鸿将话题抛给了自己,他知道自己是该发言了:“洪爷,在下楚云,今夜贸然叨扰,并非是问罪而来,而是想借由洪爷之便,询问是何人欲要置楚某于死地!”

    说着,便主动殷勤来到桌前,给洪涛斟了一杯酒。

    “哦?我道是沐家的人,原来是个姓楚的小子!”洪涛一仰脖子,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尔后促狭地问,“你知道了,将如何;不知道,又将如何?”

    “洪爷……这是在考校楚某?”

    “你可以选择不回答,同理,老子也可以选择不帮你!”

    “若是知道了,将以十倍奉还,若是楚某心情不好,不介意以绝后患!”楚云说到这里,双目微微眯起,眼中锐芒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洪涛闻听此言错愕一怔,随之猛然抬头看向楚云,酒杯也不由得停了下来:“那……若是洪某不让你知道,你又将如何?”

    “将如何?有两个选择,洪爷想听一听么?”

    “嗬,那你说来听听!”

    “一,选择让你的青衣社,从此将永无宁日,难以立足于城西!洪爷之所以号称镇城西,以楚某来看,在这南平府中,也并非是您洪爷说了算!”

    “哼!那又如何,就凭你!?”

    楚云冷冽目转,眉头一簇道:“楚某虽不才,但可以全权代理沐家,洪爷或许会认为沐家不过尔尔,但城南的罗黑虎,以及城东的刘拐子,楚某倒是可以提供他们一切所需!”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道心,楚某就不信在金钱与地盘的双重诱惑之下,洪爷你觉得,他们能不能玩死你这个镇城西?”

    “你!……”

    “哦,倒是楚某忘却了,洪爷或许认为周兄已非当年,但瘦死的骆驼仍旧比马大,相信这综合的结局,定不会让洪爷失望才是!”

    楚云这个时候扯虎皮拉大旗,否则以他这个毫无根基的小子,根本没有资格与这些黑帮头目讲道理。

    不过幸好他曾经也是个混迹于三教九流,对于南坪诚中的各方势力也略有耳闻,加上这一路周鸿对他进行了科普教育,他才会试图以言语借力来牵制洪涛。

    “哼!敢威胁老子,你小子倒是很带种!”洪涛冷眼盯着楚云,因强忍不悦而隐露的杀意,让整个房间的气氛有些凝滞,“罗黑虎与刘拐子算个什么鸟玩意?老子早晚要将他们地盘彻底吞了!”

    “二,选择你……死!”

    楚云不多作辩驳,而是看着洪涛那隐隐发青地嘴唇,不禁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死!?哈哈哈,你小子好大的口气,你……你!……”

    洪涛爽朗的笑着,为楚云这般幼稚的言语而感到可笑,但是他的笑声还未停止,就已经再也笑不下去了!

    “公子,他这是……”

    周鸿对眼前的情况茫然不已,因为他竟然不知对面的洪涛,究竟是何时中得毒。不过他的疑问,楚云并没有打算回答,而是一摆手示意他不必多问。

    “是不是觉得四肢乏力,头晕目眩胸如火烧?”

    “你!……你何时下的毒!?”洪涛刚准备站起来的身子,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四肢乏力地跌坐在座位上。

    “这很重要么?”

    “对,这不重要……”洪涛并没有多作言语,而是吃力地看向楚云,“好!好小子!你这不择手段的脾性,老子喜欢!”

    说完,便提起中气,向房外喊了一嗓子:“阿冲,速速将马脸、瘦猴、小结巴三人带到这里!”

    “是!”

    门外一声应诺,便迈着急促地脚步声离开了迎春园。

    “洪爷,你放心,在他们三人到来之前,你不会毒发身亡,楚某还不会傻到,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楚云这个时候悠闲地坐在了桌旁,半是讥讽半是憨笑的说着。

    “哼!你知道就好!”

    对于洪涛的咬牙切齿,楚云则默默的视而不见。

    不过洪涛这种脾性,也很对他楚云的性子。栽了就是栽了,不必过多的自我辩解,否则就更显得自己强词夺理!

    这种中毒情况,若是换成一般人,早就说一些大义凛然的高尚言辞。比如说什么投毒手段过于卑劣无耻,以及什么不够光明正大之类的扯淡浑话……

    “其实楚某今日前来,除了要解决私人恩怨之外,也是想与洪爷谈一桩买卖!”

    “买卖?”

    “不错,而且是天大的买卖!”

    “哦?什么买卖?”

    “楚某可以助你一统南平城地面势力,而洪爷你所要付出的,就是为楚某做两件事情!”

    “一统南平城地面势力!就凭你!?”楚云的这句话,让头脑昏沉的洪涛顿时清醒了不少。

    一统南平府地面势力,他不是没有想过,甚至在四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了。可惜由于周鸿的悄然隐退,以及本身实力不足,以至于最终难以得偿所愿。

    如今这话从一个毛头小子的口中说出,又岂能让他去相信这句话的可靠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