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26.第26章 真是冤家

    楚云笑得恣意,笑得疏狂,笑得房中二人脸色瞬变!

    沈勇气急而愤,想要一把抓住楚云的衣领,可是楚云早已退到了一旁。

    就在此时,周鸿低头看着骰盅里骰子,眼中蓦然流露出惊诧之色:“三个一,这……”

    而愤怒的沈勇,闻听身边周鸿之语,遂即也低头观瞧自己的骰子,顿时脑子嗡了一声,竟然是三个一!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我明明摇了……”

    沈勇此刻脸色越发的难看,他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事实,竟然半晌也没有说出话来。

    “哎呀呀,看来这手气差的人,不止楚某一人呐!”

    楚云瞅着眼对面骰盅里的三点,努了努嘴反击道:“你这不过是三点,而楚某虽然不才,却是七点,你凭什么赢楚某!?”

    “我!……你!……一定是你做了手脚!”

    沈勇用手指着楚云,脸上尽是愤怒之色。摇骰子是他的看家本领,所以要摇出多少点数他又岂能不知。

    明明骰盅落下的那一刻,骰子的点数应该是三个六,可打开骰盅的结果却是三个一。

    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使了绊子。

    此刻沈勇的质问,也是周鸿的心中所想,他作为赌坊的大掌柜,可不是仅凭一身武力,本身的赌技本领也是不容小觑。

    凭他与沈勇共事多年的相处,又岂能不知沈勇的本事。况且他也听得出,沈勇所摇的点数是三个六。

    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这个精于骨骰的沈勇,会在最后一刻更换了点数?

    就算是楚云做了手脚,为何他们两人没有察觉?

    这一切一切的疑惑,使得周鸿双目紧紧地盯着楚云,希望从楚云的神情中看出一丝端倪。

    “二位可知,自古以来愚蠢小人的通病是什么?”楚云面对沈勇的质问,却是双目微眯隐露寒芒,随即自问自答道,“那就是栽赃与嫉妒!”

    “你!……”

    “这里的赌具是贵赌坊提供,阁下摇骰子也是亲身操控,楚某从始至终可曾做过什么?”

    “……”

    “若非要说做手脚,那也只有贵赌坊好不厚道!”

    楚云随即不待对方反驳,将自己眼前的骰子一掌拍在桌上,待手掌缓缓抬起之时,骰子已经个个碎裂开来。

    碎裂成块的骰子残骸里,还有三颗块状的东西夹杂其间。

    “用这低等质地材料做的骰子,当真是不堪一击,周掌柜,你们以这等赌具对待楚某,为何如今因为输不起,反而栽赃是楚某做了手脚?”

    “这个……”

    “做小人,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本就是个无耻的小人,却要做出一副伪君子的高调姿态,那么这样的人,远不如一个堂堂正正的真小人!”

    “你休要得意,此时谈输赢还为时尚早,还有周兄尚未摇骰!”

    沈勇被楚云骂成了小人,气急攻心的他想要出言反驳,却不知该如何反击楚云。毕竟方才只是一时冲动之语,他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楚云出千。

    “那,周掌柜,请吧!”

    楚云也懒得与沈勇多费唇舌,只希望周鸿接着摇骰子。

    “好,周某献丑了!”

    周鸿说着便卷起了衣袖,郑重地端起骰盅底座,心气一沉便开始摇了起来。

    楚云此刻则是双手抱坏,再次闭上双目聆听那滚动骰子的声音。

    而沈勇则是死死的盯着楚云,生怕楚云会作出什么意外的举动。只要周鸿这次不像他这样摇出三个一,那么就一定能够赢了楚云。

    咚!

    骰盅再次归于桌面,骰子也随之缓缓停止滚动。

    周鸿低头盯着骰盅,随之深吸一口气便准备打开骰盅,就在他捏住骰盅顶端就要掀开之际,却有一人抓住了手腕。

    而抓住他手腕的人,正是对面的楚云。

    “你要做什么!?”沈勇一直盯着楚云的一举一动,此刻见楚云有了异动,便急忙出声厉喝起来。

    周鸿虽然惊异楚云的意外之举,但是相对来说较为冷静,他抬眼看着楚云:“楚兄弟,这是何意?”

    “呵呵,倒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周掌柜慎重一点,要知道此骰盅一打开,你的命可就不再属于你自己了!”楚云冲着周鸿轻声一笑,笑得周鸿心里有些发毛。

    “有劳提醒,但终究是要有个答案……”

    “那倒也是,请便!”楚云随之松开手,然后站了回去,等待着最后结果。

    周鸿定了定神,遂即缓缓打开骰盅。

    “这……怎会如此!?”

    周鸿率先发出惊诧之声,因为那骰盅之内的三粒骰子,竟然都是一点!!

    “周兄,这……”

    沈勇此刻觉得心头堵得慌,因为这是有史以来,最为无语的一幕发生了。

    两个人分别摇骰子,竟然是六粒骰子均是一点,而且最讽刺的是,这摇骰之人都是赌中好手。

    他沈勇混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怪事!

    楚云看了看对面骰子点数,随后佯装后怕的样子道︰“看来运气不佳并非楚某一人,二位瞧这几组点数,七点大六点,还真是冤家点数啊!”

    “……”

    房间里除了楚云一人说话,周鸿与沈勇二人已经哑然失色,彼此相互对视却是无言以对。

    就是一直对楚云心存不服的沈勇,此刻也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因为他从始至终也没有看出对方是如何出千的。

    可若是说对方没有出千,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凭这如此巧合地点数,就足以说明了其中问题。

    内室幔帐后,‘少年’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眸流转的不仅仅是诧异,更多地是不可思意:“这流氓,果然有几分本事!”

    此时此刻,除了茫然不知的梅香之外,所有人也终于明白一件事。

    明白了楚云为什么此前连骰盅都懒得摇动,而是随意地开了一个七点。

    这种看似随意地做法,如今看来是一种极为自信的表示,那就是我楚云从一开始就吃定了你们!

    以七点赢了六点,这看似冤家点数,其实不过是在他楚云地算计之中。

    至于周鸿与沈勇的六粒骰子,不管经由谁的手摇动骰盅,其最后的结果点数,也都在他楚云的掌握之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