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24.第24章 狂傲之徒

    “啊……嚏!究竟是谁,在背后说老子的坏话?”

    安静的房间里,楚云默默地站在桌前,轻掩口鼻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听说你赌技很是了得,今日沈某就要想阁下讨教一番,不知……”沈勇站在桌子对面,双手抱坏冷言看着楚云。

    可惜不待他将话说完,就只听闻楚云冷然一语:“少说废话,既然要讨教,那就开局吧!”

    “你!……”

    沈勇虽然心中不服,但也是言语中留有三分客套,可不曾想对方竟是如此的嚣张至极。

    既然对方如此狂傲,沈勇也自然不远落于人后,于是高声道:“好,够张狂,骰子,骨牌,牌九,任你挑!”

    “不必了,客随主便!”

    楚云说这话的,摆了摆手,脸上已经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好,你可别后悔!”

    沈勇见楚云言语上过于嚣张,只得暂压心中不悦,准备以手上见真章,再好好的羞辱对方。

    所以,他主动选了赌骰子!

    因为,那是他的独有专场!

    “等等!”突然楚云开了口,似乎有话要说。

    沈勇慢条斯理地收回了手,脸上挂着几分嘲讽问:“怎么,风大闪了舌头?”

    “呃,你想多了!”楚云摆了摆手,否定了对方的猜测,“楚某只是想确定一点,是不是赌赢了你,就能够见你们的坊主?”

    “这个……”

    楚云如此一问,倒是让沈勇顿时哑然了,他沈勇不过是赌坊的二掌柜,可没有权力替东家做决定。

    楚云见对方泛起了犹豫,于是冷声又道:“若是不能,那你我之间的赌局,不赌也罢!”

    “你怕输?”

    “输?我楚云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不知输字如何去写!如今将楚某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毫无悬念、又毫无结果地赌局之上,你觉得值么?”

    “你!……小子,你休要争口舌之快,有种就与沈某赌上一局!”

    “还是那句话,你能代表你家主子的意愿么?”

    一个受言语相激暴怒不已,一个是冷眼以对心若洪涛!

    “若是胜了,便可以与坊主一会。”就在此时,从内室传来熟悉之语,循声看去,周鸿已经走了出来,“楚兄弟,你我又见面了!”

    “好!既然有周掌柜这句话,那楚某也就放心了!”

    “那便开始吧!”见楚云已经承诺开赌,沈勇已经开始迫不及待。

    “啊……嚏!”楚云轻掩口鼻又打了一个喷嚏,随后连忙阻止,“等一下!”

    “又如何!?”

    “既然要赌,那就不能随意,楚某要加赌注!”

    “赌注?赌什么!?”

    “当然是……赌命!”

    楚云冷眉一挑目露寒光,随即目光从沈勇脸上挪开,然后落在了周鸿的身上:“你的命,楚某没兴趣,不过周掌柜的命,楚某却很有兴趣,如何?”

    “这……”

    一听楚云要赌命,周鸿与沈勇二人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

    若是常人这么说,两人都不会当成一回事,可是眼前的楚云绝非常人。

    即便一直抱有质疑心态地沈勇,此刻心头也不禁为之一沉,楚云的神乎其技他是没看到,但是赌坊番摊近四十局连胜,这显然不单单只是运气那么简单。

    关乎生死的选择,任谁也不敢轻言。

    尤其是他们这种赌场老手,更是深谙一句术语——赌入生死门,胜负不由身!

    “楚兄弟,这不过是……”

    “嗳,周掌柜,今日楚某前来本有事情与贵坊主商议,却在此耽误不必要的时间,与这位仁兄无聊对赌,这就是尔等的待客之道?既然请楚某襄助你们,却心存质疑刁难楚某,将楚某当作边缘外人,这就是你们沐家的用人之道?”

    楚云连番发问,随后掷地有声又道:“既然如此,那楚某便乘了诸位的意,要赌就拿命来赌吧!”

    说完,不再多言,楚云眼角余光瞥向内室幔帐之处,随后便收回目光,转过身去等候二人的决定。

    “楚兄弟,有话好商量,何必如此计较,不如……”

    “周掌柜,若是不赌,楚某可要告辞了。”

    楚云这话说得极为平淡,但是其蕴含之意却是极深。

    这一走,恐怕之前谈拢的事情,再次全盘落空,这对于大兴赌坊,乃至沐家都是一大变局。

    这一走,恐怕不到半日的功夫,整个南平府都会知道,赌坊两大掌柜胆怯之事。

    从此也不用几个赌坊联合排挤,大型赌坊本身也会从此名誉扫地了。

    “楚兄弟,请留步!”

    楚云刚一转身,就被周鸿急忙唤住。

    周鸿与沈勇相互交换了眼色,随后才郑重道:“赌命并非不可,只是如此一来,无论结果谁胜谁输,对于彼此都没有益处,楚兄弟以为呢?”

    楚云似笑非笑,然后道:“可能楚某说得不够清楚,楚某说的赌命,并非输的一方必须死,而是一份剥夺自由的卖身契约!”

    “卖身契约!?”

    “不错,若是楚某输了,这条命便是不是自己的,甘愿终生为沐家、为大兴赌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生一世为奴为仆永不反悔!”

    楚云说着苛刻自身的话,随后话锋一变,冷声道:“倘若楚某侥幸赢了,楚某也无需周掌柜你终生为奴,只要将你性命交予楚某暂用一年,待一年期满,你我各自两清!如何?”

    “这……”

    楚云话音刚落,就听闻内室幔帐内传来轻微之声。就在周鸿为此感到讶异之际,一名婢女缓步走了出来。

    楚云抬眼一瞧,虽不认识这名婢女,但是却认得那双玲珑小脚,他知道这个俏丽婢女,就是当夜房中使唤仆人添水的梅香。

    那婢女梅香无视在场的楚云,而是行至周鸿近前低于了两句,随后便又折返回了内侧居室。

    周鸿随即向楚云一拱手,歉意道:“还请楚兄弟稍候片刻,周某去去就回。”

    “请便!”

    此时的楚云言语不再咄咄逼人,反而眉宇之间多了几分随意。

    他知道这件事情,周鸿本人是做不了主的,而那内室幔帐之后,才是今日能够做主的人。

    至于他这么做,会不会惹怒对方,继而遭受引火烧身之祸,他楚云的心中自然有着一把尺。

    况且这场赌局,既是对自己的赌技的一种自信,也是向对方彰显自己的能为。况且在赌局的设定上,他也已经做出了很大让步。

    而他今日能有如此狂傲之举,是因为他要履行自己在玲珑绣庄的诺言!

    (祝大家新年元旦快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