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22.第22章 离心之草

    玲珑绣庄,作为南平府颇具规模的绣庄,所容纳秀女不下五十人。

    柳月娥以一双妙手,在这绣庄一做就是八年之久。

    一直以来,都是相安无事。

    当楚云一路狂奔,赶到绣庄的时候,却发现几名绣女簇拥在软榻旁,细心地照料着昏迷不醒的母亲柳氏。

    “娘!您这是怎么了?”

    楚云急忙扑了近前,口中颤抖的声音,表露着此时的不安。

    连连轻唤几声,也不见母亲睁开双眼,楚云焦急之余便询问身边人:“究竟发生了何事?!”

    “……”

    周围的几名秀女刚要说话,可是却被楚云那凌厉的目光吓得一哆嗦。

    这时尾随回来的秋菊,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解释道:“绣庄要被收购了。”

    “可这与我娘有什么关系!?”

    “是柳家的人收购的……”

    “柳家!为什么又是柳家!?”楚云面愤怒咬牙切齿,宛如吃人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快让开,都快点让开,快让王大夫给月娥诊诊脉!”

    这是身后传来连番催促之声,楚云回头就见一貌美妇人疾步赶了过来,身后还跟着须发皆白的老医师。

    “臭小子,看什么看,还不快让开,你娘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美妇杏目圆瞪剜了楚云一眼,随即十分粗暴的将楚云撇开,焦急地将老医师领到了近处:“王大夫,一切都仰仗您了!”

    那名王大夫只是点了点头,随后放下随身药箱,待一切准备妥帖后,便开始给柳氏诊起了脉。

    “岚姨,到底发生了何事?!”楚云也顾不上长幼辈分,也十分粗鲁的将美妇拽到了一边,向对方询问这事情的原委。

    “你刚才不是都听说了么,这绣庄实在是开不下去了,所以只能转让给柳家……”

    美妇慢条斯理地说着,却是急坏了楚云:“那我母亲为何会突然昏迷不醒?”

    “那就要问你这个不孝子了!”

    “问侄儿自己?!岚姨这话是何意?”

    “你……”

    就在美妇人刚要开口说话时,那名王大夫却讶然失口道:“离心之毒!”

    “离心之毒!?”楚云闻言愕然一惊,随即急忙追问,“何为离心之毒!?”

    “离心之毒,乃是离心草所配之慢性毒药,乃是……”王大夫轻捻胡须,凝重自语的解释着,可是他刚准备说下去,却已然有人开始解释了出来。

    “离心草,生于川蜀离山之巅,经风霜瑞雪十载方可成株,此物药性寒烈,毒性强烈却趋于慢性,若是常人误食服用,三年五载内不会有性命之忧,但因离心之毒渗入心脉,致使终年身体积弱,若是毒发,便是……”

    楚云娓娓道来,但是说到最后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急忙来到床榻前,向王大夫印证:“我母亲,真的是中了离心之毒?”

    “呃……根据脉象来看,正是这离心之毒入体,而且已经渐入心脉,看来这毒潜藏夫人体内,已有不少岁月了!”

    “已有不少岁月了?”楚云闻听此言错愕一愣,随之侧脸看向身旁的妇人岚姨。

    妇人岚姨冷眉一蹙,却是娇声一哼:“十年之前,你觉得柳家那群豺狼,会让你们母子轻易离开柳家?”

    “什么!岚姨您是说……”

    “我可什么都没说,况且许多事情,你岚姨我也不清楚!”

    美妇人似乎有意隐瞒着什么,随之暗低甄首,看向床榻的上静睡地柳月娥,除了满怀的担忧之外,更多地则是深深的无奈。

    二人的对话,王大夫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他默默地点了点头:“这种离心之毒,能坚持至今,也实属不易啊!”

    “那请问大夫,我母亲之毒可有解?”

    “难呐,这等奇毒,已非常用药理所能治疗。这位公子对医药了解甚深,想必应当深通这其中的道理。”

    方才楚云能够对这等生僻之毒,了解地如此清晰透彻,所以这位王大夫便自然高看了楚云几分。

    而对于这王大夫的这份高看,楚云表示很无语,他作为移动版的百科全书,对于诸多典籍都有涉猎,但终究只是个藏书库罢了。

    至于该如何治病救人,他可谓是一窍不通,甚至连中医的针灸把脉,也从未亲身研究过。

    “这样吧,老夫先开几剂压制毒性地汤药,等这位夫人头部伤患痊愈后,老夫再追加药剂尝试解毒……”

    “什么!头部还有伤患!?”

    “不错,她的后颈遭受重创,所以此时不易解毒,还是等你母亲清醒之后,老夫再另行配置解毒方子。”

    “那就有劳王大夫了,小子在这里先行谢过!”楚云甚是感激的深施一礼,但脸上却是始终阴晴不定。

    美妇人急忙招来秀女秋菊,然后吩咐道:“秋菊,送王大夫回百草堂,顺便抓药回来熬药。”

    “是!”

    待所有人都退了出来,楚云这才脸色阴沉的问妇人:“岚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今日柳家二公子柳明,要来收购绣庄,你娘……”

    “岚姨,不必说了,侄儿知道了……”楚云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母亲,没有再让岚姨继续下去,随后站起身来看向美妇人,“岚姨,玲珑绣庄不卖,可以么?”

    “你……”美妇人盯着眼前那稍显稚嫩的面容,竟然瞬间产生了一丝错觉,稍稍定神后,便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岚姨答应你!”

    “那娘亲就有劳您照顾了,侄儿还有些许事情需要办理,就先离开几日。”楚云那古井不波的脸上,宛如蒙上了一层寒霜。

    这让美妇人岚姨,不禁心生担忧起来:“你莫不是要去柳家,听岚姨的话,别冲动!”

    “岚姨您放心,侄儿懂得分寸!”楚云步伐行至门口时,蓦然驻足轻声道,“两年之后,侄儿定让柳家一脉不存于世!”

    美妇岚姨欲以挽留,然人已去,影不留,空留余音在耳边回荡……

    最后那句话,虽然显得极为荒谬,但是不知为何,岚姨听在耳中却是感觉莫名地真实。

    她转过娇美的身驱,垂目看着床榻上的人,喃喃自语的问:“月娥妹妹,你觉得云儿他可以吗?”

    静无声,风清过,美人无言,却似倾吐心声!

    (四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