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21.第21章 玲珑绣庄

    楚云被周鸿此举吓了一跳,他哪里能想到周鸿这样身份的人,会在此刻跪在他的面前。

    但这也让楚云探得了一个重要讯息,那就是周鸿说的这场赌博,恐怕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周掌柜,您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有话好好说!”

    “楚兄弟,你这是答应了?”

    “呃,我说了么?”

    “呃……那?”

    “您先起来……”

    楚云亲自扶起周鸿,然后无语道:“周掌柜你这又是何必?在下虽有些小手段,但终究是难登大雅之堂!再说贵赌坊经营多年,其中赌技好手定然众多,又何须非要让在下相助?”

    “楚兄弟有所不知,赌坊里虽有不少好手,但终究是能力有限不堪重用。而且周某已经暗中探得消息,今年的五月初五聚会,与往年有所不同!”

    “不同?难道今年不开赌局,改成黑涩会武力抢地盘了?”

    “黑……涩会?请恕周某孤陋寡闻,这是?”

    “呃呵呵,黑涩会么,就是……就是周掌柜当年做的那一行……”

    闻听楚云这般解释,周鸿先是一愣,随后却是苦笑道:“原来那一行,还有如此动听的名字!”

    随后摇了摇头,不做多想,而是将话题回归正题:“实不相瞒,周某暗中探得消息,如意、广财、长乐三家赌坊东家,已经暗中联合其余几十家赌坊,要在今年聚会之日,将我沐家的赌业彻底分食!”

    楚云曾经是个赌徒,对于赌场的经营并不了解,但是听了周鸿的这番话,他表示能接受这种不合常理的残酷。

    正当的经融商业,本就是如黑寡妇似的无情蚕食,而作为黄赌毒这三大黑灰行业,就更是不能以常理去评估。

    “依照周掌柜您的意思,今年五月五聚会之日,这些人只会在赌桌上,将沐家的赌业驱除?”

    周鸿点了点头,认真道:“不错,赌行有赌行的规矩,否则也不会彼此安定维持这么多年。况且官府默许这一行业的经营,就是看好这其中高额税收,因此即便各自矛盾再如何激化,也不会真的闹出事端来!”

    “所以赌坊之间排挤吞并,就要在赌桌上见高低?”

    “不错,因此今年的赌行聚会,关乎着我沐家赌业地存留!”

    楚云听完之后,接着双手一摊,露出无奈之色:“如此说来,即便在下出手相助,也未必能够解决,所以此事您还是……”

    “不不不,有楚兄弟相助,定能助我沐家渡过此次难关!”周鸿不等楚云将话说完,就直接肯定的说道。

    “各行各业都有能人辈出,三大赌坊能够联合蚕食沐家的赌业,势必有着必胜你们的底蕴。在下自身斤两有多少,尚且有自知之明,又岂能相助沐家渡过难关?”

    一开始楚云只是以为,替大兴赌坊赌上一次,如此既算打发了眼前跪地不起的周鸿,也算弥补了他对那名女子无礼之愧疚。

    可是经由周鸿这一番详述,他才明白这不是小赌,而是一次几十家赌坊齐聚的豪赌啊!

    他倒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这趟浑水也实在是太深了!

    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趟浑水,趟久了,早晚会被淹死!

    所以,他此刻萌生了退意!

    周鸿闻听此言,急忙辩解道:“楚兄弟此言差矣,楚兄弟赌技精湛有目共睹,再说我家主子说过,只有楚兄弟才能助沐家度过此难关!”

    “你家主子,可是那沐园中……咳咳,那个?”

    “呃……正是!”

    楚云眉头微微一挑,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哦,她当真是这么说的?”

    “今日周某前来,也是我家主子授意的,不知楚兄弟意下如何?”见楚云在这件事情上很是有心,周鸿于是就多说了两句。

    “我楚云这一生,最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既然你家主子看得起在楚某,那除某人就应下这件事,从此贵我双方的恩怨两清,如何?”

    “实在是太好了,周某在此谢过楚兄弟襄助之恩!”周鸿见楚云应下了此事,心中自然是欣喜万分。

    不过与此同时,周鸿也心生一丝懊悔,要是早知道楚云这小子,吃自家小姐这一套,自己之前又何必多费周章呢!

    “不过有件事情,我需要周掌柜帮忙,不知……”

    “楚兄弟,尽管开口便是!”

    “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希望用您的人脉,替在下查一查这三个人的身份!”

    楚云说完,便起身走进内屋,拿起几页图纸,随后折返至正堂,将其递到了周鸿的面前。

    他指着图纸上的三个人,认真道:“这三人当日夜间,将在下堵截在死巷中,个个是出手狠毒,若不是在下翻越院墙迅速逃离,恐怕很难轻易脱身!”

    “原来楚兄弟当真是有苦衷,倒是周某心生误解了,实在是惭愧之极!”

    “那种场合,任谁也会误解,还是说说这几三个人吧!”楚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而是将他所了解的三人特征详述于周鸿。

    “放心,在南平府的地面上,周某想要找个人还不是难事,更何况有这三张样图……”周鸿说着便将样图放入怀中,口中却称赞地说,“楚兄弟这样图绘得很是逼真,以周某来看,要比城里的画师还好!”

    楚云闻听此言,却是笑而不语。

    若不是月夜之下看不清三人,恐怕他绘得样图还会更加逼真。

    以他这种学贯中西画派之人而言,勾勒一两幅样图又算得了什么?

    他本就打算调查袭击自己的三人,所以才会事先绘制了三张样图。如今恰逢周鸿登门造访有求于自己,那么他也就来个公私兼用,让周鸿替自己调查这三人。

    至少以周鸿的背景身份,调查寻找几个人不是难事,这也省却了自己不少周折。

    送走了心情舒畅的周鸿,楚云又开始了自己的苦读。至于五月初五的世纪豪赌,尚且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暂时不用着急。

    就在楚云扔下《论语》,准备研究《孟子》的时候,又是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安静祥和的氛围。

    相对于此前,这阵敲门声十分急促!

    “楚云,你娘在绣庄……”

    “娘?我娘怎么了!?”

    楚云听着门外焦急地呼喊声,急忙打开院门追问眼前之人,他认得这少女是玲珑绣庄的绣女秋菊。

    “柳绣师,晕倒了!你……喂,你等等我啊!”

    秋菊话音未尽,楚云已经如离弦之箭冲出了家门,一路急奔向玲珑绣庄而去。

    (三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