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18.第18章 一碗面条

    没多久,柳氏的身影又折回正堂,将热腾腾一碗面,放在了楚云的面前。

    汤面上放了根拇指粗细地翠绿青菜,还有一枚剥了壳地白皮鸡蛋,整碗面热香扑面惹人嘴馋。

    “云儿,今夜是你的生辰日,娘特意做了这个,你尝尝可不可口!”柳氏见楚云有些愣神,于是便坐在一旁催促起来。

    楚云看着眼前热腾腾的面,以及耳边母亲的声声催促,他却是百感滋味在心头。

    他楚云是个感性的人,也是个心细如发的人,他岂能不知道,这是一碗看似普通,却并不普通的面。

    古代地面粉没有添加增白剂,因此磨出来地面粉,煮成面食都会泛黄。

    但是此刻楚云眼前的这碗面,面条颜色却是趋于莹白,这其中花费了多少心思,楚云的心里是十分清楚的。

    以鸡蛋清替代清水反复揉搓面粉,使得面粉聚集成为面片状,然后再以鸡蛋清涂抹其上,最后刀切面片制成面条。

    这样的面条入锅后,因为鸡蛋清熟后会呈现乳白色,因此与其包裹的面粉也会被其渗透同化,这样煮熟的面条就显得莹白许多。

    而且有了鸡蛋清的调和,煮出的面条就更显得柔滑细腻,爽朗上口味道不凡。

    其实这就是后世工业化的鸡蛋面,不过当下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可见做这碗面的人,是多么的费尽心思。

    其次就是这碗面里,摆放了一根青菜与去壳的鸡蛋,这两件饰物地寓意就更是深刻。

    一根青菜,寓意青云直上,一路坦途;

    一枚鸡蛋,寓意团团圆圆,岁岁平安;

    新生婴儿满周岁时,会举行“抓周”。以后每年过生日,往往是父母们,会煮几个鸡蛋就煳弄过去了,这叫“小生日”。

    贫民百姓由于家境原因不作讲究,就更不会将孩子生辰当成重要地日子。

    可是在楚云的记忆力,自己这十几年来的生日,柳氏都会十分用心的准备着,可是曾经的他经常不回家中,以至于多次错过了母亲的心意。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明白为什么母亲叮嘱他今日尽早回来,以及为什么母亲的步伐如此的轻快,以至于他出言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楚云低着头沉默不语,干涩的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竟然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云儿,为何不动筷子,难道不合口味?”

    “呃,不是不是,娘亲厨艺可好了,做的饭菜自是可口美味,只是今日这‘生辰面’有些意外而已……”

    “你这孩子,就知道哄娘开心!”柳氏听了楚云的赞美,只是无奈地看了一眼那碗面,“这面你又不是没吃过,有什么意外,快吃吧,否则就凉了!”

    “娘,您就不吃点么?”楚云动筷子之前,抬头真诚地问了柳氏一句。

    “娘方才已经吃过了,况且,今夜可是我儿的生辰日……”

    “可也是娘亲……您的苦难日啊!”

    楚云不等柳氏把话说完,就直接用嘶哑的声音抢话。

    “……”

    柳氏愕然地看着楚云,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孩子,此时此刻她眼眶不由泛红沉默了。

    “娘,一起吃,团团圆圆……蛋中有黄,母子连心!”楚云夹起碗中鸡蛋,放入柳氏面前的茶碗里,口中低沉的说着干涩的话。

    他不知为何,为何自己能言善辩的这张嘴,此时此刻在母亲的面前,会是如此的重如泰山难以轻巧。

    楚云不敢去直视母亲泛泪光的双眸,低着头搅动筷子,开始狼吞虎咽眼前的那一碗面。

    “蛋中有黄,母子连心……我儿说得对,说得好!”柳氏衣袖掩面轻拭泪痕,口中喃喃自语,竟已是哽咽。

    她没有拂了楚云的孝心,而是与儿子一起同桌吃面。

    这一夜,过生辰,过苦难,也是过天伦!

    ……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云被母亲强行关在房中苦读,这可是让楚云彻底遭罪了。

    虽说他后世是个学习天才,更被很多人赞誉为移动版的百科全书,如今更是因为穿越的原因,致使他的记忆力得到了升级,但是晦涩难懂的古文,真的很坑爹!

    不对,是坑爷,坑了小爷!

    除了古文之乎者也,晦涩绕口之外,还有就是不少繁体字更是影响阅读。

    虽然身躯的原来楚云,自幼在母亲柳氏身旁学了几年识文断字,但是自从母子二人被赶出柳家之后,楚云这小子就再也没有读过书,因为他走上了吃喝嫖赌的不归路。

    所以,根基是有,但很浅薄,这对于如今要苦读的楚云而言,无疑又是一大难关。

    “早知道要魂穿古代宋朝,我就该学习一些港台繁体中文,简体字固然顺手,但无疑是在毁了中华象形文字的根基!”

    楚云虽然对一些繁体半知半解,甚至索性就不认识,但是繁体字象形思意的魅力,让他不由得开始把繁体与简体做了对比。

    面对如今苦读所遇到的困难,楚云心中也是油生一丝庆幸,庆幸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温州人的身上。

    否则以他这种杂合了,满语、日语、蒙语、汉语的流利普通话,与这古代纯正的汉人交流,恐怕都是一种莫大的困难。

    而浙闽之地,是宋朝之后,汉人文化的根苗所在,所以温州惯用的语言,与汉人官方语言有着相通之处。

    在这读书期间,其实楚云心中一直忧虑着两件事。

    首先就是那日潜入沐家之事,会不会遭来对方的事后刁难,毕竟事情闹到这个份上,恐怕已然是不好善终。

    不过所谓捉贼拿脏,捉奸拿双,既然沐家没有当场抓住他,那么他就不担心自己会吃官司。

    况且当日被他这么一番闹腾,他楚云也相信对方不会声张出去,毕竟传扬出去也是不好……

    但是,怕就怕在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周鸿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自大兴赌坊之后,楚云对于这个曾经南平一霸,也算是有了不少的了解。

    周鸿如今作为沐家的护院管家,楚云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沐家的地位在南平可谓相当超然。

    沐家,位列南平城四大富贾之一,其经营生意颇杂,不过最有象征性地行业,就是沐家经营的大兴赌坊。

    如今惹上了沐家这个庞然大物,楚云地倍感凝重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思忖那个算命的铁嘴林所言莫非真的,难道自己真的是命运多难?

    除了这个让他头疼不已的事情外,就是当日堵截他的三人究竟是谁?

    他楚云虽然曾经好勇斗狠,但是根据融合的记忆回思,似乎并没有真正得罪过谁。

    那么这三人无故找上自己并出手狠辣,又究竟是受何人指使?

    而就在楚云为这两件事忧心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来到了他的家中……

    (本来想写四章,回报啊C的支持的,可是今天电脑系统崩了,新章节还是手机上传的,明天吧,明天四更,今晚应该能修好……

    本章有几段是有意水的,其用意在于告诉读者,凡事别太考究,你既然以当代的思维与习惯看待古代,本身就是一个装逼型的错误,又何必太过于较真呢?同时前面写母子情深,也自然有着作者的用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