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8.第8章 不想成亲

    楚云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这种男女有别的观念并不深刻,所以也没太再意这些细节。

    况且在楚云的记忆里,小丫头与他自幼便是一起玩着泥巴长大的,近些年更是经常来跟母亲学习织绣,所以彼此之间可谓是十分地熟络。

    况且农家儿女不比大家闺秀讲究那么多,当下也没有朱熹老儿那一套,‘存天理灭人欲’的荒唐风气。

    楚云穿上衣衫,又整理一遍,这才向徐初夏感激道:“丫头,你这涂药膏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哼!我才懒得给你涂药呢!要不是看在婶婶份上,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疼死最好了!”小丫头说的是咬牙切齿,可是呈现在她那婴儿肥的脸上,却多了几分俏皮与可爱。

    “疼死了?可就吃不上你烙的葱油饼喽,今日你烙得那三张葱油饼,可真好吃!看来你的手艺也见长了!”

    楚云这话虽然带有玩笑,但是对于早上的那三张葱油饼,他此刻还是蛮回味的。因为那不仅是一份美味的早餐,而是带有眼前少女的关切之心。

    一听楚云夸赞她的手艺,小丫头瞬间就换了一副自得的神色:“那是当然,要不是看你是伤残可怜人,本姑娘才懒得亲自动手煎饼呢!”

    “是是是,我们的煎饼大师,那是相当有格调的人物,又岂能随随便便给人做葱油饼……”

    楚云说着,然后坐到了徐初夏身边,看着徐初夏那泛黄而又粗燥的手,他知道那是常年烟油熏黄所致。

    于是握住徐初夏的手,甚是感慨道:“为什么好人,总要受这么多的苦难呢?”

    这一番言行,楚云做得很是自然,因为他感慨的不单单是徐初夏一个人,但是却让身旁的少女尴尬不已。

    即便两人平日再熟络,楚云这种直接的举动,也着实让徐初夏慌乱不已。所以在楚云话音刚落,徐初夏便俏脸微红地低着头,好似受惊的小兔,触电般的抽回了右手。

    “登徒子!”徐初夏低声嗔啐了一句,便急忙站起身准备离开。

    楚云一听这话可就不乐意了,自己可没做什么猥琐的事情,怎么就成了登徒子了,于是问道:“你还知道登徒子?”

    “哼,你可别欺负本姑娘没有读过书,平日里在街市上可没少听那些人说呢!”徐初夏撇着粉嘟嘟的小嘴,一脸不高兴地瞪着楚云,“你刚才就是耍流氓,就是登徒子!”

    “刚才我就是……”楚云原本打算解释,可是又觉得索然无味,于是便转移了话题,“登徒子可是好人,我坦然接受你的评价就是了!”

    “咯咯咯,亏你还是读过几年私塾的人,竟然还说登徒子是好人,连本姑娘都知道……”徐初夏因楚云的无知,而笑的前仰后合,完全忘却了方才二人之间的尴尬。

    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云直接打断:“那只是众人错误的讹传,因那宋玉混蛋一篇文章,而败坏了一个人名誉,你们却还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呃……什么意思,宋玉又是谁?”

    “你!……”看着徐初夏一脸茫然地样子,楚云觉得自己很无奈,看来知识层面的差距,真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啊。

    “宋玉是个美男子,他写了《登徒子好色赋》是出于随性而作,却无意间毁了登徒子这个人的名誉,以至于遗臭万年!”

    “依你这么说,那这个登徒子并不是流氓坏人,是那个宋玉混蛋做了坏事喽?”

    “当然,一首诗,一阕词,一篇赋……足以让一个善良之人遗臭万年!史笔如刀,镌刻的又岂是真实印记,更是刀刀入骨的毁人不倦!”

    徐初夏似有所懂地自言自语,随后又瞟了楚云一眼,低声嘀咕起来:“看来样貌俊俏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呃,咳咳……这个不能以偏概全,还是有好人的……比如……”

    “唉呀,我倒忘了,阿娘等我回去吃饭哩,不说了,我先回去了!”

    “喂,那个……你慢点……我还……”楚云刚想说什么,却不料徐初夏火急火燎地跑开了。

    楚云悻悻然的追出房门,却在门口撞见母亲柳氏。

    他刚要开口说话,却被柳氏抢了个先:“云儿,你是不是欺负丫头了?”

    “呃……这个……”

    楚云被柳氏这毫无缘由的当头一问,他顿时觉得十分委屈,心说自己在母亲的心里,究竟是个怎样的货色?

    “云儿,只要你以后老老实实做人,娘将来会给你置办聘礼,娶了那徐家的女儿当媳妇!”柳氏说的是信誓旦旦,这让楚云有种幻觉,觉得自己母亲像极了媒婆。

    “娘啊,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

    “想的哪样?徐丫头可是个好孩子,对我们母子更是没的说,你小子可别犯混了,到时候过了这个村可就难找了!”

    楚云心说这都哪跟哪啊,一脸无奈道:“娘,我还小,还没想过婚姻大事呢。”

    “你都已经十五岁了,也应该给你说一门亲事了,这样也好收一收你的野心!”

    “……”

    见楚云无语的沉默,柳氏索性坐了起来,颇为叹息道:“云儿,你要明白咱们家当下的处境。娘这么说,你明白吗?”

    “孩儿明白……”

    楚云当然知道柳氏想说什么,楚家要是家中富裕,倒是不愁娶媳妇,三妻四妾也不是个问题。

    如今家中贫困难有结余,加上他臭名昭著的名声在外,又有谁家愿意将自家闺女入火坑?

    “既然你知道,那就最好了……”柳氏叹着气,无奈道,“你父亲身前对徐家有恩,因此徐家夫妇二人这些年来,对咱们母子也颇有照拂!”

    “你与徐丫头从小一块长大,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虽说你这些年做了不少浑事,但是为娘相信,为娘出面给你说这门婚事,应该是很有把握的……”

    “娘,这婚姻大事,不用如此着急吧?”

    作为后现代思想熏陶的楚云,对于包办婚姻多少有些抵触。

    虽然他对徐丫头印象很好,但那也只是看待小妹妹的那种情感,哪能一下子就上升到了婚姻爱情的高度?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自己这个身躯才只有十五岁,可以说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

    “娘不指望你像你父亲那样金榜题名,但也要给楚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不是?”柳氏絮絮叨叨的说着,似在回忆着什么,“其实当年你父亲倒是给你……唉,物是人非,罢了……”

    “娘,孩儿要是从此励志苦读,这婚姻之事……是不是可以暂缓?”

    楚云倒是没有留意柳氏最后低语了什么,因为此刻他正琢磨该如何说服母亲,不要让他这么早的成亲。

    “云儿,你所言可是当真?”

    看着柳氏颓废的脸色突然泛发神采,楚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当真!孩儿已经暗暗立志,不进士及第,绝不谈儿女私情!”

    柳氏欣喜地站了起来,亲自给楚云整了整衣襟:“云儿,你知道么,娘等了这句话,已经很多年了……”

    楚云报以苦笑,便没有再说什么。

    关于励志苦读这番话,楚云主要是为了不想过早成亲而编造的说辞,但其次他也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

    楚家虽然没落,但至少也算是书香门第,所以母亲柳氏内心深处,一直期望他这个儿子能够子承父业。

    既然决心做个好儿子,那么母亲的心愿他又岂能违逆?

    而且此时此刻楚云的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想当面问母亲柳氏。

    之前在院子里,柳氏用荆棘责打他时候,却从柳氏的口中无意得知,自己父亲离奇暴毙客死异乡,似乎语气中透着隐情。

    这其中究竟有着怎样的隐情,对于他而言还是个谜题。

    不过他并不是曾经的楚云,心理素质已然超越了年龄的桎梏,既然母亲不肯坦言相告,想来一定有着母亲的道理,那么他自然沉住气不去追问。

    楚云相信,总会有一天,母亲柳氏自然会将一切亲口告诉他。

    ……

    中午午饭,柳氏做了不少以猪肉为食材的菜肴,吃得楚云是合不拢嘴。

    柳氏则是细嚼慢咽,不失大家闺秀的仪态,一边不停地给楚云碗里夹菜,一边不住的提醒着:“慢慢吃,别噎着……”

    早已经饿坏了的楚云,只能满嘴塞饭回应着含糊不清的话,然后又低着头,开始狼吞虎咽碗里的饭菜。

    “唉,都是娘没用,否则也该买一些牛头羊肉给你补补身子……”

    “还不都一样?孩儿觉得这猪肉挺实惠的,既可以当食材充饥,又可以炸炼成油,或食用、或照明都可以,岂不是两全其美?”

    “话虽如此,可猪肉毕竟是低贱之物……”

    “啥?低贱之物?”席卷饭菜地楚云,突然因这四个字而发懵,不过随后他立马就恍然大悟了。

    猪肉,在楚云看来是好吃的肉类,但是在古代却是极为低贱的肉食,在价格上自然也相对偏低一些。

    但凡有些地位,甚至一些自诩清高的士子文人,都不屑于以猪肉为食材,甚至有记载在战乱时,宁愿吃人肉也不吃猪肉。

    作为古代最下等的肉类,称之为低贱之物倒也不为过。

    母亲柳氏出自官宦之家,这种观念自幼养成深入骨髓,即便如今已经沦落至此,也依旧保留着原有的思想观念。

    “娘,佛家不是说众生平等吗?既然都是平等了,又何来贵贱之分?”

    楚云以佛家偈语劝说母亲,但随后又觉得这种说法,有违当下崇道抑佛的风气。

    于是放下碗筷,急忙改口又道:“道家《道德经》里也说了,‘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既然都是同根一体了,又何来高低贵贱之分?”

    “你啊你,娘说不过你,快吃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柳氏见儿子如此博闻强识,心里也是极为高兴,随后又开始不停地给楚云加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