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7.第7章 徐女初夏

    旧伤未愈,新伤又加。

    背后火辣辣的疼痛,致使楚云额头泌出了细汗。

    但他默默地忍受着,默默的等待着,等待着母亲柳氏消气的一刻。

    在他的记忆里,即便他这个儿子再如何的混账,柳氏也没有舍得动手打过自己,如今这番荆条抽打还是第一次。

    “婶婶,您消消气,别再打了……”

    就在柳氏气急不停挥荆之际,从院外冲进来一道身影,伴随着清脆解劝之声,少女身影已经来到了柳氏近前。

    楚云听着声音就已经知道,前来解劝的少女,是隔壁徐大叔的女儿徐初夏。

    “婶婶,有话慢慢说,可莫要因此气坏了身子,来,我先扶您坐下。”徐初夏半是阻拦、半是掺扶地安抚柳氏坐了下来。

    “这个逆子……真是气死我了,本以为经历此事已经幡然醒悟,却不想仍旧是劣根难除,要早知如此……”

    柳氏脸色苍白的喘着粗气,持有荆条的手此刻还在微微颤抖。

    话音未尽,徐初夏便直接接过了话茬:“要早知如此无可救药,倒不如让那帮恶人多教训你这个不孝子,也省的婶婶您生气啦,婶婶您说,初夏说的对不对呀?”

    “对!……”柳氏顺着徐初夏的逻辑下去,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于是话锋一变,“不对,就算教训不孝子,也是我这个做娘的教训,岂能任由他人欺凌我儿!”

    徐初夏只是抿嘴一笑,站在一旁不再多言。

    柳氏经由这番转折,蒙蔽心绪的愤怒终于散去。

    再看儿子额头冷汗直冒,舔犊之情瞬间袭上心头,急忙丢掉手里的荆条:“云儿,方才娘不该……”

    “孩儿没事。”楚云抬起头看向柳氏,从怀里取出那份借据,“娘,这是当日孩儿签的借据,如今算是与赌坊两清了。”

    “你何来钱财还债,莫不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柳氏接过那张借据,见正是楚云签字的凭据,心中不仅没有稍安,更多的则是深深怀疑。

    楚云闻听这话顿时觉得心里堵得慌,试想连亲生母亲如此看待自己,那么他原来的人品,可真是败坏的没有底线啊。

    “孩儿去赌坊不是去赌博,而是去那里寻鲍冲借钱还债。娘亲您也知道鲍冲家里相对殷实,而且近日他在赌桌上赢了不少,所以孩儿就去向他暂借了三十贯,先补上赌坊的债务……”

    楚云说起慌来是一点也不卡壳,因为他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说辞。

    鲍冲的家中也的确殷实,在这南平城中开了一家米粮店,虽说不上大富之家,但要比楚云家里要宽裕很多。

    作为楚云的资深赌友,自然没少前来楚云家里串门,所以柳氏不仅见过鲍冲,而且还打心里痛恨这个鲍冲。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鲍冲带坏了自己的孩子!

    柳氏闻听此言先是错愕一愣,随后仍旧狐疑道:“可是个不小的债务,那个鲍冲,当真为你垫付了赌债?”

    “是啊娘亲,此人虽是不学无术之辈,但好在与孩儿尚有几分交情。如今先出钱垫付了赌坊债务,也算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孩儿经历上次之事后,已下定决心是痛改前非,不想娘亲为此而昼夜不休,所以才私自作了主张,若是娘亲还不能解气,那就再执荆条责打孩儿吧!”

    楚云饱含深情的娓娓说着,并将落地的荆条再次捡起来,双手举过头顶甚是真诚。

    这不是做作,也不是楚云天生就是受虐狂,而是在他楚云看来,能够被父母责打也是一种幸福。

    人,在失去后,才会知道珍惜……

    当年他是人人羡慕的天才,年仅十五岁就文理双修进入了第一名校,随后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同时修完了大学九大专业课程。

    这本来是一番大好前途,更是能攀登学术巅峰的新星,可惜从十八岁之后彻底扭曲,他成了不择不扣的赌徒。

    赌,让他走上了与光明相背的歧途,这条路他收获了很多,但同时也失去了太多太多。

    而父母横死,就是他永远难忘的痛。

    如今,他来到这个世界,有这么一个疼爱自己善良母亲,他还有什么可以奢求的呢?

    虽然后背仍旧火辣辣的疼痛,但至少他的心里却是开心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听了儿子这几句话,柳氏不顾清泪沾湿玉颜,而是触摸楚云背后、因抽打而划开的布衣口子,心疼地问:“一定很疼吧……”

    “古有孟母三迁,是为孟轲善学,不受恶习所染,故而成就孟子一代亚圣;今有楚母荆责,是为楚云改过,不坠门楣之志,故而成就风行三生孝子!”

    两世为人,他等于已经经历三生。

    风行,是他以前的字!

    “呃!云儿,你真的这般想的?”

    柳氏讶异之色难以掩饰,因为他没想到楚云会说出这般有水准的话来。

    尤其是那一句‘不坠门楣之志’,让她心里很是感动。

    “是的,孩儿决心要改过自新,即便不能如父亲那样科考得第,也要堂堂正正做个有用之人,绝不能辱没了我楚家的门风!”

    “好,好啊……有你这句话,为娘就算是死,也有颜面去见你九泉之下的父亲了……”

    “娘,您不该说这种晦气话,孩儿以后还要让您老享清福呢!”

    柳氏用衣袖擦拭着眼角,似在掩饰着什么,随后拉起楚云:“好,娘相信……快起来,到床上躺着,娘给你上些伤药……”

    “婶婶,这涂伤药的活计,还是让我来吧,您就先歇一会儿。”一旁的徐初夏说着,便主动去掺扶楚云。

    楚云此时才真正注意到身边的少女,十四岁的豆蔻年华透着青春气息,一张可爱的鹅蛋脸,尚存些许婴儿肥,眼珠灵动更显另有一股动人气韵。

    柳氏见徐初夏主动帮忙,没有丝毫的避让,自然不会拒绝:“那也好,婶婶这就给你们做些饭菜,丫头啊,多谢你了!”

    “婶婶客气了……”徐初夏甜甜一笑,忽见楚云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立刻以凶相怒视对方,“看什么看,小心本姑娘挖出你的眼睛!”

    说着恶语,扮着凶相,还不忘伸出两根泛黄的手指,弯成钩状吓唬着楚云。

    “呃……娘啊,那个是我刚从街上买了些猪肉……”楚云尴尬的咳了一声,只得转移话题,指向地上的那一串猪肉。

    “好,知道了,快进去吧!”

    这个时候柳氏也不再追问其他细节,而是笑意甚浓的捡起猪肉向厨房而去。

    “娘亲是不是想歪了,我怎么感觉这最后一句,有点像……”楚云心里想着母亲刚才的言行,总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快躺下!”

    徐初夏以命令的口吻说着,轻车熟路的从柜子里取出伤药,这是家里必备的常用药物,因为曾经楚云三天两头都会受伤。

    “那个……刚才真是多谢你了……”楚云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口中说着感谢的话儿。

    徐初夏刚进院子里劝说柳氏的那番话,看似有种对楚云落井下石的意思,其实是曲线化解柳氏心中的怒火。

    显然作为邻居的徐初夏,对于柳氏溺爱儿子的心理很是了解。所以只有利用柳氏对儿子的那份护犊之情,才会让处于愤怒巅峰的柳氏清醒过来。

    否则,处于愤怒巅峰的人,任何人说任何话也是听不进去的!

    “哼!你还知道个正话与反话,看来你还不算笨呐!”徐初夏拿出伤药,见楚云已经脱掉了上衣,白皙的脸上顿时微微发烧,似有一些难为情。

    不过这对于她来说,倒也不是第一次了,因此在短暂地尴尬之后,她便坐在光膀子的楚云身前,给楚云上起了伤药:“希望你这一次真的能够长记性,可别又是糊弄婶婶……”

    “嘶!你轻点啊!”

    “轻点!?哼!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不疼死你啊!?”徐初夏说着,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我的姑奶奶,我错了还不成么?你……轻点!”楚云吱牙咧嘴地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生怕厨房的母亲听见。

    连抽几十次,新伤旧伤层层叠加,要说不痛那是不可能的,原本涂抹伤药就蜇得火辣疼痛,再加上徐初夏有意的施加力道,那种感觉是可想而知的。

    “哼!你可知婶婶这些年,背后为你流过多少泪?你可知婶婶这些年,为你操碎了心?你哪一次惹了祸事,不是婶婶背后替你乞求那些人?你可知……”

    徐初夏如数家珍的娓娓倾述,数落着楚云这些年的罪行,听得楚云是面红耳赤羞愧不已。

    “你刚才对婶婶说的那些话,我是听不懂,但是看婶婶很开心的样子,我想一定是婶婶多年期望的事儿,你可不要再让婶婶失望难过了,知道了么?”

    徐初夏给楚云涂好伤药后,便俏脸微红的背过身去,借着搁放药瓶的由头,没有再回头搭理楚云。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楚云自言自语地说着,倒没觉得自己光着膀子有什么不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