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5.第5章 一语红尘

    “这一下子,老子转眼间就赢了一百文钱啊!”

    “哼,一百文钱而已,你没瞧见那几个家底殷实的赌客们,几个来回之间已经赢了几十贯吗?”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逮不住流氓,他奶奶的,这次我要全押上!”

    “……”

    一群赌徒兴奋不已,即便不下注的赌客们,似乎比自己赢了钱还要激动。

    楚云站在人群中,瞥了一眼对面的王贵,静静地等待着最后一局开摊,因为连续三十五局下来,他已经赢够了三十贯。

    见好就收,这个道理楚云深深懂得。

    此时推庄人王贵,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因为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从他这里赔出去的钱财已经不下五百贯了。

    “好了,买定离手!”此刻王贵说起话来,声音已经有了些许微颤。

    楚云将赢来的筹码,全部推到了写着‘四’的空格上:“那就最后一局,押四吧……”

    话音刚落,周围的赌客们纷纷蜂拥押注,这种高涨的气氛,使得推庄的王贵脸色更是难看不已。

    王贵抹了抹额边的汗珠,声音不自主的微颤,问道︰“你确定!是全部押四吗?”

    “不错,是全部!”楚云认真地点头说道。

    “快开啊!”

    “别磨磨蹭蹭的,快分摊!”

    此时人群之中不少人开始起哄,对推庄的王贵开始催促起来。

    王贵顿生无奈,只得打开倒扣的黑铁碗,对着不断催促的人群,开始用木条进行对黑子分拨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剩的黑子已是逐渐清晰,周围的赌客们的吆喝声也渐渐地急促起来。

    就在众人紧盯着桌面黑子,而各自暗暗较劲之时,楚云一直冷静的脸上,却露出了异样的神色。

    “开了,是……”

    “王柜主,您一定是乏了。”

    就在王贵要报出最后数目之际,楚云却突然开口打断了,众人纷纷侧目望向说话的楚云。

    而楚云则是在众人目光挪移的瞬间,已经微微俯身,右手食指轻轻地点在了王贵执杆的手面上。

    “嘶……你……”

    “否则又岂会眼花了,王柜主,您说是不是?”

    “呃……这个……”

    楚云话一说完,手指便随即离开了,只是眼中那一抹玩味却是颇为诡异。

    “诸位真是抱歉,王贵乃我大兴赌坊的柜主,只负责掌管银钱供诸位买乐子,并不善于推庄这个活计,若有疏忽之处还望各位多多海涵!”

    就在王贵脸色阴晴不定,又不知该如何回答之际,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大掌柜,我……”

    “王贵,你先行退下吧!”

    王贵面色微红正欲开口,却被来人直接打断,而且顺势接过了王贵手中的分摊小木条。

    这时王贵的脸色才稍有缓和,躬身应诺了一声便退离了赌桌。

    来人向众人拱手,并歉意道:“方才的确是手下人花了眼,这一局剩余之数是四,恭祝诸位纷纷押中!”

    “哈哈!又中了!”

    “神人啊!我靠,这小子一定是财神上身了!”

    “他娘的,今晚又可以前往醉月楼挥霍一番了!家里的婆娘管帐管得严,却想不到老子今天连番赢钱!哈哈哈!”

    “哈哈!”

    众人在欣喜赢钱的同时,也对眼前来人开始了窃窃私语。

    “原来是大兴赌坊的大柜主周鸿!”

    “他就是周鸿?听说他当年可是这南平府的一霸!”

    “可不就是他!此人可是个狠角儿,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

    赌坊里不少赌客一瞧见眼前来人,就顿时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楚云虽然听着耳边涌入的讯息,但是对于周鸿这个名字很是陌生。

    毕竟他这种基层赌客的身份,以及这十五岁的年纪,久远前的人、事、物,他不清楚也是极为正常的。

    来人正是大兴赌坊的大掌柜周鸿,当众人私语谈论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却是深意地打量着楚云。

    “小兄弟,手气不错!”

    “呵呵,走了狗·屎·运罢了……”

    楚云虽不知眼前之人的来历,但是那双凌厉的目光却是让他极不舒服,因为那是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目光:“楚某前日欠贵坊账上三十贯,麻烦贵坊清算一下。”

    “怎么,小兄弟不乘着手气正盛再赌两把?”

    “实不相瞒,楚某今日前来只为还账,至于其他的,倒是没有想过。钱不在多,够花就行,楚某家中还有事情,请尽快清点钱账吧!”

    “不必了。”周鸿接过伙计递过来的借据,然后递到了楚云的面前,“借据你带走,这欠的债就不必还了。”

    “您这是……”周鸿的突然之举,倒是让楚云为之诧异。

    周鸿笑了笑,随即道:“区区三十贯何足挂齿,周某与小兄弟甚是投缘,就当周某人送于小兄弟的见面礼了!”

    嘶!

    这句话可是让在场不少人暗自一惊,在如鲍冲这种穷赌徒的看来,这出手就是三十贯钱,不说是天文数字,那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财。

    而在一些对周鸿知根知底的人看来,能够被这位周鸿看重的人,这地位也就无形之中抬高了不少。

    楚云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却没有作伪推辞,致谢道:“既然周掌柜如此盛情,那楚某就却之不恭了!”

    “够爽快!来人,给小兄弟清点财物!”周鸿一摆手,便让伙计上来开始清算钱财。

    虽然众位赌客殷殷劝说,但楚云终究还是离开了人群聚集的赌桌,前往赌坊的三号柜台开始结算提钱。

    可是这一结算提钱,可是真的将楚云吓坏了,看着眼前两袋子铜钱,他顿时感觉有些无语。

    因为不算赢来的碎银子,至少也有近三十贯铜钱。一贯铜钱就有七八斤重,三十贯少说也有两百斤重。

    别说他如今这种有伤在身的体质,就是正常体格情况下,这两百多斤的铜钱压在身上也能累死。

    看来有钱,也是一种负担呐!

    当时在赌的时候,楚云倒是没有太过在意这些。因为到了一定数额的赌资后,就会有相应的筹码代替,如此既不占据赌桌空间,又给予赌客们提供了方便。

    周鸿见楚云双目发呆,心中早已明了,于是在账房先生耳边低语了两句,不一会儿周鸿便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

    “楚兄弟,铜钱笨重不宜携带,这里是五十两银子,如此就方便许多了……”

    “呃呵,那可真是多谢了!”楚云尴尬地接过钱袋子,在手里掂了掂不到十斤重的袋子,拱手致谢道,“周掌柜,告辞!”

    “请!”

    楚云本打算离开,可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在稍显犹豫之后,随即还是说了一句:“周掌柜,以后番摊这种赌具,最好用道具遮住剩余的黑子,否则……会很容易计算的……”

    话不言明,却一点就透,周鸿闻言稍稍一怔,随即恍然大悟,神色复杂地拱手道:“多谢楚兄弟提醒!”

    “客气了。”

    走出赌坊的楚云倍感一阵轻松,他将那份借据放入怀里,便拎着几十两银子准备回家。

    可是他刚准备加快脚程,却被身后熟悉的声音唤住:“楚老弟!”

    “龅牙兄,唤我何事?”楚云无奈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向鲍冲。

    “你小子今日可是鸿运当头,为什么不再多赌两把?”鲍冲来到近前,一边嘬牙花子的叹着可惜,一边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盯着楚云的钱袋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楚云闻言冷笑一声,掂了掂手里的袋子自语道:“人,有的时候别太贪,否则……哼哼……”

    一句话,两种深意,身为当事人的鲍冲自然是感触最深。

    “嘿嘿,楚老弟这说的是哪里话,哥哥我还不是想借着你的赌运,好跟着你赢些小钱而已,如今你这一走,哥哥我也是没了兴致……”

    鲍冲一脸人畜无害的笑脸,随即又是将手臂搭在楚云的肩膀上:“今日你我兄弟可是凯旋而归,要不今日哥哥我做东,到迎春园里喝花酒如何?”

    楚云自然知道鲍冲口中的迎春园是什么,那是南平城里的一家妓院。曾经楚云这个不良少年,可是没少流连忘返过。

    青楼与妓院的区别,除了业务程度有所不同之外,那就是一个高档称之为楼,一个中低档称之为园、院之类的名字。

    “龅牙兄的好意,楚某心领了,至于这迎春园之行还是免了,楚某对于狎妓不感兴趣,龅牙兄请自便。”

    “哎哟!楚老弟你这话说的可就有些违心了。哥哥我还不了解你?这喝花酒可是你的特有嗜好,如今你却跟我说……”

    “那是以前,以后但凡是赌博、狎妓之事,龅牙兄就无需相邀楚某了,因为楚某已经戒了!告辞!”楚云说着便肩膀微微一震,便轻易地挣脱了鲍冲的手臂。

    “戒了?楚老弟,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鲍冲没有留意楚云挣脱动作的敏捷,因为楚云的这番话完全占据了他的注意力。

    “因为……我想做一个孝子,想做一个好人……”楚云感慨自语地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反应过来的鲍冲,在后面高声呼喊:“那月红怎么办,你一直对她念念不忘,难道也不要了!?”

    然而楚云却没有停止脚步,而是豪迈地将钱袋背在身上,高声笑答:“哈哈哈!浪子往来梦中人,醉苍生,一语笑红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