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田园大宋

第四百九十五章 我有梦一回(第二更)

    第四百九十五章我有梦一回(第二更)

    谁知难疾今愈痊,缅忆迟履步跚跚。微光曙露水边影,回家终归当月弯。

    弯月当归终家回,影边水露曙光微。姗姗步履迟忆缅,痊愈今疾难知谁。

    冯媛带着三个人出来,又挡好帘子。

    此时只有一丝曙光照下。

    天上那弯月亮还没躲藏起来。

    “这里不是上岗村,是襄州,城池向西三十里处的下洼村,亮着一片火把的地方是干活呢,他们房子被大水冲了,我家徐郎正巧在此,顺手帮了一下,一个人没死,他们得盖房子。

    这次不选下洼的地方,在河边处,占了点田地,但总归以后再下雨被淹了好,等房子盖好,可以用下洼的地方养猪。

    那里还有水留下了,不用清理,放鸭子和鹅。他们村也就鸭子和鹅损失小,能游泳啊。养猪的一部分粪便排池塘里,池塘里种荷花,养鱼,给鸭子和鹅吃。”

    冯媛一边对三个人介绍着情况,一边沿着河往工地走。

    小稗根本没听进去什么发展计划,她只知道现在见不到爷爷,很不开心,她想把自己身体好起来的消息首先告诉给爷爷。

    老六使劲地呼吸着,他觉得这边喘气比神仙那边舒服,那边开窗户,有种呛人的味道。

    虽说那窗户很好看,下面那种车也不错,但就是喘气难受。

    齐老头慢慢溜达,不在乎露水打湿自己的鞋面和裤腿,借着微光,看到河中自己黑黑的倒影,他一时间恍若在梦中。

    自己这条腿不是被砸断的,是摔的,和很多弓手一样,敌人冲上城垛,想拿一把弓拼命是不行的,最好的办法是挺着挨刀,抱住敌人,然后一起下去。

    那是自己的腿上一个大口子,醒来的时候寨子被敌人给破了,人都不知道哪去了。

    回到家中的时候,媳妇和大儿子没了,只剩个小儿子躲在储存萝卜的坑里。

    自己抱着他找东西吃,后来有人说那里呆不得了,这才跟着一艘船来了京城。

    京城不好找事做,尤其是自己这么个人。

    又去别的地方,最终到了上岗村,当时里正他爹收留了自己,然后自己干活,把孩子养大,再娶了媳妇,有了两个孙子。

    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听别人叫自己齐瘸子也习惯了。

    哪曾想半年多前,村里来个大孩子,跟自己要个住的地方。

    自己当时没多想,收拾柴房,有吃的给他一碗。

    这孩子跟别人就不一样,勤快,懂事,从河边抬水,扫院子,还能把那钓到的不值钱的鱼到镇子里卖很贵,再买回东西补贴自己的家。

    而后就更了不得了,一个机会而已,一个里正信任的机会,整个村子都因他而改变。

    自己当初的一饭之恩,小宝却始终不忘,瘸了多少年的腿,硬是给治好了。

    难道是一场梦?梦醒后自己还是瘸的?或是重新站在了城头上,挽起弓与敌人对射。

    边想边走,到地方了。

    火把点着,不少人在那里打坯子。

    还有的人在挖洞,窑洞,看上去应该是用来烧土瓦的。

    齐老头露出笑容,看对方干活的样子就知道不懂得怎么建烧瓦的窑。

    就是说以前的下洼村的房子是不用瓦的,如今为何要用?显然是小宝答应的,大家用瓦房。

    小宝还是那么热心肠。

    正看着呢,齐老头突然一愣,随即迈开大步就冲了过去,腿还是有一点疼,但是不耽误事儿。

    冲到地方,把一个人从旁边硬是拽着给甩到另一边,刚一甩完,窑洞轰的一下子就塌了。

    “有这么挖的吗?你个小勇,什么活都敢帮,土松土湿不知道先打架子?”齐老头指着后怕不已的张勇训。

    见张勇傻愣着,两步走过去,一脚踹在张勇身上:“起来,以后小心,怕什么?人不是没被砸里么。”

    “你,你你你……你是谁?”张勇指着齐老头,结巴地问。

    “你说我是谁?”

    “你,你是齐瘸子,哦不,齐伯。”

    “你才是瘸子,我什么时候瘸过?”齐老头迈着步,绕张勇走了两圈,站在那里,愤愤地质问。

    “不对呀!”张勇一骨碌爬起来,随即想到了什么,猛点头:“对,齐伯你不是瘸子,嘟嘟把你给带走了,还有六哥,加上一个小丫头,呀,六哥,你活着呢,还有你,你爷爷在村里住着呢,别急,等下次船来了,带你回去。”

    张勇又看到了老六和小稗,跟两个人说了句话,转过头,嘿嘿笑着对齐老头说道:“齐伯,你这腿脚真利索,要不是你,我就被拍里了,等挖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气儿。”

    “想当年打仗的时候,我从一个垛口蹿到另一个垛口,那才快呢,边动边张弓搭箭,我一个人守两个口,可是旁边的那个熊玩意怕了,不然那里又怎能冲上来人。”

    齐老头这次愿意提以前的事情了。

    “那齐伯你说说呗,怎么打的?”张勇好奇地问,反正现在窑是不能挖了。

    “那年啊……”齐老头开始讲故事。

    太阳渐渐升高,月亮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

    徐宝起来,梳洗完毕,出来准备吃饭。

    “哎?嘟嘟你啥时候来的?咋不喊我哪?哎呀,齐爷爷,六哥,小稗,齐爷爷你腿能走了?小稗你好利索了吗?”

    徐宝看到了‘陌生人’惊奇地问道。

    “还有我呢,宝郎,问问我好没好。”老六指指自己。

    “你那不算个事儿,小伤。”徐宝才不关心老六呢。

    “好了。”齐老头露出慈祥的笑容,走了几步给徐宝看。

    小稗跟着出声:“我还要吃药,说过三个月再回去看看,我想大爹了。”

    “你大爹好着呢,别急。”徐宝连忙安慰小稗。

    随后问:“都吃了吗?正好吃饭,吃完睡觉,调整时差。”

    “吃什么?”冯媛笑着问。

    “红烧鸡块,放心,是活鸡宰的,不是淹死的鸡,今天怎么想起来把他们送回来了?”徐宝也笑着说。

    “在这边陪你呆两天,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我买了两架飞机,一架大的,七亿美~元,一架小的,一点二亿美~元。”冯媛跟徐宝分享着愉快。

    徐宝:“……”

    “你哪来的钱?”徐宝一听不是以人~民~币来计算,再一想价格,就知道那大飞机多大了,客机呀,最大的客机,主~席坐的那种。

    另一个小的自然也是能直接从地球这边飞到那边的商务机。

    这都能猜出来,他猜不出来的钱从哪出。

    “还有一个月就来了,我坚持坚持,再不用花钱买机票了。”冯媛接着又说。

    “机票才有多少钱啊,你一个月怎么能提到飞机?你咋不买国产呢,国产的便宜。”

    “国产的得等,要么就是二手的,这个大的也是国家批量买的,我要一个,下月给我,小的是有个官员被收拾了,跟他一起合作的商人害怕了,眼看着两年千订的飞机就要送来了,他不要了,我接手,还便宜呢。”

    冯媛开心地说道,似乎别人倒霉她就高兴。

    “钱呢?从哪来?”徐宝问起关键的事情。

    “咱国家民众给的,你猜是什么情况?”冯媛挤下眼睛,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