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情定花海

    大结局:情定花海    山野之间,树木葱茏,将整个山都笼罩在其中,透着一股的阴凉。

    萧韵儿和凌风赶到的时候,萧越和一众弟子都在此等候。

    “小七。”洛熠走过来,眉头紧锁着,显然心情很不好,“你也要去哪里吗,以后还会不会回来?”

    去古代可不比去别的国家旅游,随时都可以回来,到了古代说不定今生就难相见,这和阴阳相隔又有多大的区别。

    “她不去。”凌风冷冷的替萧韵儿回答了这个问题。

    萧韵儿眉头不由皱起,不解的看着凌风,“为什么,我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回古代。”

    他们去了古代,若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回不来了,那她岂不是永远都见不到凌风了。

    她才不要在这里等着,无论生死她都要跟过去,如果她不跟过去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对于她的态度完全在凌风的意料之中,他也早想好了说词,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天空中大白驮着凤小熊飞冲了下来。

    “砰——”的一声,枯枝烂叶四散而起,重重的砸出一个大坑。

    凤小熊将嘴巴里的土吐出来,淡定的从大白身上下来,拍了拍身上头上的土和烂叶子。

    这神色显然对大白不靠谱的下落早已习惯。

    大白从坑里站起来,甩了甩身子又是白净白净。

    “大家好。”凤小熊拿出手帕边擦着脸上的土边和惊呆了的众人打招呼,“你们来的好早啊。”

    他本来也想早来,可是小孩子爱睡觉,竟然睡过了头。

    洛熠瞅了一眼竖起来还没他长的小白龙,不由咂舌,“你们这出场够拉风。”

    “咳,还好还好。”这出场够囧了还拉风,好吧摔的够拉风还差不多。

    凤小熊整理了下衣服,仰着小脑袋和凌风说道:“小白叔叔准备好了吗。”

    “嗯。”凌风点了下头,然后继续和萧韵儿说之前的问题,“不让你去是因为那边已经有了一个你的前世,今生和前世是无法碰面,就像阿玥一样,她就无法来到这个世界。”

    “不错。”萧越走过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凌风,随后和萧韵儿说道,“凌风说的不错,那边已经有了前世的你,如果随着时空盘过去,很有可能会偏离朝代,到时候你去了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倒不如在这里等候。”

    萧韵儿闻言,眉头紧锁,半信半疑的看看凌风再看看萧越,可他们目光平静都不似在撒谎,难不成她真的没办法去那个时代。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还是不要去了,若是在途中她被带到另外一个朝代,到时凌风更难找寻她,倒不如在这里等候。

    时空盘到了古代,小熊肯定会找人修好,凌风也会随着过来。

    萧韵儿思量了下,便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你们要快点回来,不,先把病治好了再回来,我在这里会一直等着你,等你回来。”

    一直等着你,等你回来……

    听着萧韵儿的话,凌风心头猛然生痛,微微敛了下眼眸,掩盖住自己的异样,继而淡笑着点头,“好,病好了我就会回来,你好好照顾自己。”

    抬手想要在她的头上摸一摸,可依旧被萧韵儿躲开了。

    凌风看她戒备的样子,心下苦涩却也没坚持,将手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见他面上露出失落之意,萧韵儿轻声叹道:“等你平安回来,我会每天抱你一次,再亲你一次。”

    说到后面,冲着凌风还调皮的挤了挤眼。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如果这一次让他碰自己,肯定会给他带来身体上的折磨,何必执着这一时呢。

    萧越拍了拍她的肩膀,出声安慰道:“小七,来日方长,日后要乖乖听你几个师兄的话。”

    他一共有七个徒弟,韵儿是他唯一的女弟子年龄又是最小,又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他这一生无儿无女早已将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

    对于凌风的真实情况他也大致了解,这次凌风回到古代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这样做也不过是为了给韵儿一个盼头。

    死了要比此生不相见更让人心痛。

    萧越朝着一直站在人群最后面,怔怔的看着韵儿的顾景哲,心头更是感慨。

    昨夜凌风忽然来找他和景哲,告诉了他们一个真实的秘密。

    那个秘密令他震撼,他怎么都没想到景哲竟然是凌风抽出自己的一魂二魄,然后将这一魂二魄导入一个样子酷似他的木偶里,如此造出来的一个人,这样做为的就是保护小七。

    因为凌风无法见小七,只好用这个方法造出另外一个人前来保护好小七。

    难怪初见景哲的时候,他就好似刚出生的婴儿,对这个世界完全就是一张白纸。

    当时他还以为景哲失去了记忆所致,甚至还登了寻人启事,可终究没有找到他的父母,便留在身边教养。

    来到这里,他的灵力就逐渐衰弱,在遇到他们的时候早已所剩无几,根本看不出景哲不是人类这一事实。

    “师父。”萧韵儿一把抱住萧越,眼泪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分离,死亡,为何人世间最残酷的都要让她经历。

    萧越拍拍她的后背,温声安慰,“小七,圆寂对于师父来说就是重生,这是好事,不要伤心了。”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很难过。”萧韵儿起身,擦了擦眼泪,很是不舍的看着萧越。

    萧越递给她一张手帕,然后,冲着顾景哲招了招手,“景哲,你过来。”

    一直处于昨夜震撼中的顾景哲见萧越叫他,看了一眼凌风,便走了过去,“师父。”

    萧越抬手按着顾景哲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你是他们的大师兄,日后要多多照顾他们,尤其是小七。”

    “徒儿知道。”

    顾景哲双膝跪地,朝着萧越叩了几个响头,“徒儿感恩师父这些年的养育,来生徒儿再报答师父。”

    心头很沉痛,可是他的双眼却是干涩的,别说泪水那怕湿意都没有。

    以前他还怀疑自己怎么就哭不出来呢,就连小七从悬崖上掉下来,医生宣布她今后多半不会醒来,他也没有掉一滴眼泪。

    他以为自己是铁石心肠,可现在才知道他不会哭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他不过是凌风用自己的一魂二魄造出来的一个人偶罢了,难怪第一次看到凌风会有一种熟悉感,难怪他长的和凌风很是相似,原来他只是他的一部分。

    这也是为何在第一眼看到韵儿就喜欢上她的缘故吧,在他潜意识下承载了凌风对韵儿的感情,同样自己也喜欢上了韵儿。

    就在这时,他耳边传来凌风的声音,“韵儿以后就由你来照顾,好好对她。”

    顾景哲心头蓦然一动,看向凌风见他正盯着萧韵儿,神色中充满了爱意和不舍,而萧韵儿也同样看着他,两人仿佛没了旁人一般。

    韵儿很爱凌风吧,如果她知道了凌风已死的事情,她肯定会痛不欲生。

    只是他真的能代替凌风在她心中的位置吗。

    顾景哲捏紧了拳头,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萧越,“师父,徒儿叩谢师父之恩。”

    “师父,徒儿拜谢师父教养之恩。”林洋洛熠等人都跪在地上,朝着萧越磕了几个头,内心的悲伤尽显,即便是极力隐忍可还是耐不住眼里的泪水往外流。

    这一刻,看着师弟师妹们可以用眼泪来表达自己的悲伤,顾景哲内心怎会不羡慕,以前他觉得没什么,只认为自己是个不喜欢哭的人,可现在他知道了,之所以流不出眼泪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木偶人,里面有承载了凌风的一魂二魄才活了下来。

    萧韵儿也跪在地上向萧越磕了几个头。

    看着地上跪着的众人,萧越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弯腰将萧韵儿拉了起来,“你们都起来吧。”

    他来这里本是为了任务,在完成任务的同时收了这么几个徒弟,也算是他生命最后放出的灿烂,对于圆寂一事早已无憾。

    仰头透过树枝的空隙看着天空中升起的太阳,“我们开始吧。”

    这一刻,众人都沉默了下来,空气中凝聚着浓浓的悲伤。

    凤小熊人虽小但也知道生离死别,心情也很不好,但他要撑大局。

    无奈的在心里小小的叹了几声,将时空盘拿了出来,递给萧越。

    萧越托起自己的手,按在心口之上,微微用力之间一团白光出现在他的心口。

    那团白光慢慢的往上升,最后升至他的喉咙。

    萧越张开嘴,一个白色的珠子从他口中吐了出来。

    那原本只有鹌鹑蛋大小的珠子在落到萧越手上的那一刻,瞬间变成了鹅蛋大小。

    将内丹取出来,萧越面色明显发生了变化,要比之前苍老了很多,甚至他的头发以肉眼可看见的速度变成了灰白接着变成白发,原本没有一丝褶皱的脸也瞬间变成了皱纹纵横的老者。

    如今的他若是被唐老爷子看到,肯定会觉得这样的萧越才符合他真正的年纪。

    “师父……”萧韵儿看着瞬间功夫变成白发苍苍的老者的萧越,捂住嘴无声的痛哭了起来。

    萧越扯了下唇角笑了下,用苍老的声音说道:“师父已经活了十几万年了,变成糟老头子也没什么。”

    随后,他将内丹装进时空盘里,继而看向凌风和凤小熊他们,“你们站好,我要开始了。”

    凌风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越,然后很郑重的向他行了一个大礼,便牵着凤小熊和大白走到指定的位置上。

    双眸久久的放在萧韵儿身上,好似要将她的样子永远的刻在自己脑海里。

    韵儿,好好生活。

    萧越用最后的一丝灵力将时空盘送至到他们头顶上方。

    只见那时空盘快速的转动起来,再接着就发出金色的光芒,将凌风他们罩在其中。

    “小白。”这时,萧韵儿忍不住喊了一声,“你快点回来。”

    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称呼凌风心头猛地触动了一下,心痛的看着早已哭成泪人的萧韵儿,冲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金光罩在凌风凤小熊和大白身上,一圈一圈的往上涌。

    就在这时,突然一团黑烟出现,接着魅妖从黑岩中出来。

    她狠毒的瞪着萧韵儿,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萧韵儿,你知不知道他为了柔体早已经死了,再过几天就要魂飞魄散,你这个扫把星女人,你怎么不去死。”

    说着,她的手指甲瞬间变长犹如老鹰一般的爪子,继而一团黑烟凝聚在她手掌之中。

    “哪里来的妖物,胆敢在此撒野,我定不饶你。”洛熠首当其冲,朝着魅妖就打了过来。

    可是他还没靠近,就被一股劲风掀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很远的地方。

    顾景哲林洋等人都连忙挡在萧韵儿身前,戒备的盯着魅妖。

    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这么厉害。

    可他们来不及细想,就见妖物手一挥,他们几个和洛熠一样飞了出去。

    “魅妖,你刚刚说什么?”萧韵儿这一刻却一点都不害怕,她只关心刚刚魅妖说的话。

    什么凌风的柔体已死,她说的什么意思。

    魅妖悲凉的冷笑了一声,猩红的唇犹如毒蛇一般,“就是因为你,凌风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死了,他如今也不过是灵魂撑着自己的尸体,回到古代又怎样,已经死了的人谁能救活,还有两天之后,他就会魂飞魄散……”

    “魅妖,你给我住嘴。”凌风用力往外撞,想要出去阻止魅妖。

    可就在这时,魅妖将手中凝聚出的黑球朝着萧韵儿打了过去,“凌风,既然你那么喜欢她,那就让她陪你好了。”

    那一团由黑烟凝聚出的黑球风驰雷电般打向萧韵儿,这一刻她周围没有一个人,那速度快的萧韵儿根本来不及躲闪。

    眼看着就要打到她身上,就在这时,凌风冲了出来,将萧韵儿紧紧的护在怀中。

    那黑球重重的击打在凌风脊背上,凌风整个身子猛地一震,那威力非常大,萧韵儿即便被保护住可还是受到波及,一口血吐了出来。

    可就在同一时间,有很多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尽数涌进她脑海里。

    有欢乐有无奈,很多很多事情最后悲痛的一幕幕,好似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过了一遍。

    萧韵儿整个人愣在那里,好似魂魄离了身体。

    凌风的身体缓缓的滑落了下来,萧韵儿这才猛然惊醒,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凌风!”

    抱住他下坠的身体,整个人也被带着坐在了地上。

    “小白,小白怎么会这样……”

    萧韵儿颤抖这手轻抚上凌风的脸,“凌风,你醒醒,不要有事,我都记起来了,凌风求求你。”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就在身体被重击的那一瞬间她将所有的事情都记起来了。

    都是她的错,如果她没有忘记他,如果她记得他,他们也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凌风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韵儿……”

    凌风吃力的睁开眼,看着因太过害怕而颤抖不已的萧韵儿,内心更多的是后悔和心疼,“韵儿不要伤心。”

    他怎么也没算到她会将所有事情记起来,这一刻他后悔了,如果他没去招惹她,她也不会再次爱上自己,更不会有后来这么多事情出现。

    没了记忆她会活的无忧无虑,可现在再次将她拉入无底的深渊。

    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他经历过,可如今却要让韵儿再一次经历他所经历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他一时的情不自禁造成的,如果时间可以倒回,他宁愿自己从来没有出现过,也不要让她这般撕心裂肺的痛苦。

    “凌风,你不会有事,肯定不会有事,那个凤神我也想起来了,他真的很厉害,他肯定能救活你。”

    萧韵儿整个人处于极度崩溃状态,好似要发疯了一般。

    抱着凌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双眼死死的盯着时空盘,“我带你过去,我们找凤神,他肯定能救活你。”

    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可是脚下一个踉跄,二人再次重重的跌倒在地。

    为了不让凌风磕着,萧韵儿紧紧将他护在怀中,腿磕在暴露在外的石头上,磕掉一层皮肉,血也涌了出来染红了她浅色的裤子。

    可萧韵儿好似没有痛感,依旧抱着凌风往前爬,“小白,我带你走,一切都会好起来,会好的。”

    她双眸赤红,好似一头绝望的小兽,在无声的嘶吼。

    “韵儿,咳,你听我说。”凌风握住她的手臂,想要制止住她,可是萧韵儿这个时候哪里听得进别人说话,她眼里只有时空盘,只想要抱着凌风爬进时空盘内。

    “小白叔叔。”

    凤小熊被这突来的一幕惊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慌忙和大白跑了出来。

    在他们出来的同时,时空盘发出的光瞬间消失,最后跌落在地。

    魅妖愣怔的看着被萧韵儿拖着的凌风,凌风不是喜欢她吗,不是离不开她吗,那她就送这个女人找他去,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凌风会在最后关头冲出来为萧韵儿挡了她这一击。

    她用了十成的力道,就是为了想要将萧韵儿的柔体连同魂体彻底击碎,让她跟着凌风一同魂飞魄散。

    她这一击不仅伤的是柔体,伤的更是魂体,一个小小人类如果被打中会立即魂飞魄散掉。

    凌风柔体即便死亡,可他微弱的魂体被她这一掌打的彻底碎掉,如今他也是勉强维持着自己的魂体不被散掉,一旦他精神力消失,他的魂体就会彻底消失。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要杀的人是萧韵儿那个女人,她想杀的只有那个女人!

    魅妖看着自己的双手,猛然抬起头来,用毒蛇般阴狠的目光狠狠的盯着萧韵儿,歇斯揭底的怒吼:“都是你,都是你害了凌风,我要杀了你,让你为他陪葬!”

    再次凝聚全身力量,将愤怒和嫉妒融化在她这一掌中,只要打在萧韵儿身上,就能将她彻底摧毁!

    可就在这时,凤小熊怒目瞪着她,抬起小手指着魅妖,怒道:“大白杀了她。”

    大白也看到魅妖打萧韵儿这一幕,早就想为它的韵儿姐姐和小白叔叔报仇。

    “敢伤我小白叔叔,去死吧。”大白提气张开嘴巴,朝着魅妖吐了一口,一道火龙瞬间飞出来,直冲着魅妖扑杀而去。

    魅妖的掌风还未出来,整个人被一条火龙瞬间包围住,只听到一声惨叫,魅妖整个人顿时燃烧起来,瞬间的功夫被烧成了灰烬。

    凤小熊连忙按住还在往前爬的萧韵儿,“韵儿姐姐,让我看看小白叔叔。”

    “对啊,我忘了你也懂医术,小熊你快看看他。”萧韵儿一把抓住凤小熊的小胳膊,好似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不敢撒手。

    凤小熊痛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可还是忍着安慰她,“韵儿姐姐,你先放开我。”

    “哦,好。”吓得萧韵儿慌忙松开手,这一刻她的目光不知怎的凤小熊总觉得有些涣散,好似……

    凤小熊咬了咬下唇,不敢猜测,只是拿起凌风的手腕诊了诊,依旧是没有脉搏。

    没有脉搏等于死了,他是凡人只能医治人的柔体,对于灵魂束手无策。

    凌风自然知道凤小熊的能力,他转眸看向萧韵儿,抬起手握住放在自己身上萧韵儿的手,“韵儿,我们以前不是说过了吗,不管谁先死,另一方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不一样,我们不一样。”萧韵儿近乎疯狂的哭喊着,紧紧的抓住凌风的手,“我们不一样。”

    她死了还有来生,可是他却是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这世间,想要找寻都无从可找。

    一滴滴的泪水打在凌风脸上,痛在他头,可是他却是无力去安慰她,甚至连抱她一下的力气都没了。

    “韵儿,你这样我会很……”凌风后面的话已经无力说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她的脸,可是刚伸出来就重重的垂落了下来,眼眸也慢慢的合了上去。

    他原本就冰凉的身体慢慢的化成了碎片,消失在山野之中,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凌风,凌风……”

    萧韵儿起身去抓,可是什么都没抓到,看着空空的双手。

    “没了,没了,都没了。”

    萧韵儿跪坐在地上好似入了魔症一般,不停的嘀咕着,接着就晕倒在地。

    -----------------------

    碧海蓝天,海浪温柔的亲吻着沙滩,风和日丽是一个度假休闲的好天气。

    萧韵儿坐在沙滩上,目视着前面的大海,她双目平静,可是如果仔细看她目光有些涣散,好似魂游他乡,不在身体内。

    “小白,我们去钓鱼好不好,钓到鱼我给你烤鱼吃。”

    萧韵儿看了一眼身侧,那温柔的眼神好似在看情人一般,可她的身侧却是什么都没有。

    “你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对不对,那我们一起去抓鱼。”

    随后,萧韵儿就好似得到了对方的允许,痛快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海里。

    越往里走海水就越深,很快就漫过了她的腰身,可是萧韵儿就好似不知一般,还在不停的往前走。

    顾景哲本来带着萧韵儿来海边散心,见她很安静的坐在那里,便想着去帮她买一杯喝的。

    短短的也不过几分钟时间,回来就看不到萧韵儿,吓得他手中饮料啪的掉在地上,惊慌的四处张望。

    最后看到只剩下一颗头的萧韵儿,整个心头提了起来。

    “韵儿,你干什么。”不敢迟疑,慌忙跳进海里冲着萧韵儿游了过去,将已经进入海中的萧韵儿捞了出来。

    “凌风?”萧韵儿看着顾景哲的俊脸,眼眸迷离,可随后就摇了摇头,“你不是凌风,你是大师兄,凌风呢,他去哪里了?”

    她撑开顾景哲的束缚,四下张望,神情也一点点的变得惊慌起来,“大师兄,凌风他又不见了,他是不是不要我了,凌风。”

    “韵儿,没有,凌风他没有不要你。”

    顾景哲见她又要往深海处走,吓得慌忙抱住她,快速游到岸上,仔细安慰她,“他有事先回去了,我们去找他好不好。”

    “好。”萧韵儿冲着他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然后,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前走。

    顾景哲看着她的背影,心狠狠的被刺痛了一下。

    自从凌风和师父死之后,她的精神就不正常了,竟然自言自语好似在和凌风讲话一样。

    这倒也罢,可有好多次都差点自杀身亡。

    光跳楼都出现过好几次,如果不是他一直看着,她只怕早就跳楼了。

    可将她救下来后,她面上一点悲伤都没有,反而很高兴,口中还振振有词,说凌风来找她了,让她回家。

    后来带着她看了医生,医生说她得了精神分裂症,不想面对现实,自己营造出另外一个世界,如梦如醉。

    没有办法快速治疗,只能保守的治疗,看看时间长了她能不能走出来。

    可现在半年过去,她依旧没有转好的迹象。

    顾景哲将萧韵儿带到车内,很快萧韵儿就睡了过去。

    看着她的睡颜,内心很是复杂,忍不住想起就在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

    凌风死后不久,凤小熊和那条小白龙就离开回到了古代。

    后来过了几个月,凤小熊再次回来,不过,这一次他带来一个人。

    那个人一袭红衣,长相惊世绝艳犹如神下世,他以为凌风是他见过长的最为俊美的男人,没想到还有比凌风更为美的男子,他虽美却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一个男人。

    那男子叫墨君离,就是传说中的凤神。

    他说,因为凌风只是两魂四魄碎了,并不是所有,所以不算是彻底魂飞魄散,只要能找到凌风的魂片,就可以将他别的碎掉的魂片收集回来,慢慢的再次凝聚成人。

    如今凌风别的魂片早已回归尘土,哪里还能找到。

    其实他知道,最大的魂片是他自己,他占了凌风一魂二魄,只要他将自己贡献出来,凌风重生指日可待。

    他和那凤神说过此事,如果将他的一魂二魄贡献出来,凌风会不会重生,凤神说会,而且因为他的一魂二魄都是完整的,这样重生所用的时间会很短。

    顾景哲看了一眼即便在睡梦中都拧着眉头的萧韵儿,她在做不好的梦吧,肯定是了。

    其实他不过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木偶罢了,他之所以会喜怒哀乐也不过是凌风带给他的。

    凌风将他造出来为的就是保护韵儿,如今他也该将这一魂二魄归还给凌风了。

    想到这里,顾景哲眼眸中划过一抹坚定,开启车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

    顾景哲消失之后,守护萧韵儿的任务就落在了凤小熊身上。

    有凤小熊在,萧韵儿明显好了一些,凤小熊不仅仅陪她,还暗暗的为她治疗,所以精神也慢慢的恢复了些。

    “韵儿姐姐,我和你说哦,再过两天小白叔叔就会回来了。”凤小熊神神秘秘的冲着萧韵儿笑道。

    “哦,我知道了。”萧韵儿不为所动,静静的坐在阳台上,看着别墅外面的花花草草。

    这里的一切都是凌风种下的,它们没有枯萎,仿佛一切从没改变过。

    见她淡漠的样子,凤小熊有些无奈的扶额。

    之前为了安抚她的情绪,没少说小白叔叔回来这些话,现在真的要回来了,反而韵儿姐姐却不信了。

    看来韵儿姐姐的精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也是他都治疗了两年了,再不好他这小神医的名号真要撤了。

    凤小熊身体也长高了不少,思想上也更为成熟了些,不过,那张小脸依旧很是稚嫩。

    知道萧韵儿不信,凤小熊也没继续说。

    两天后,萧韵儿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拔草浇花,好似和这个世界隔离了一般。

    就在这时,院子里金光闪烁,接着从金光内走出一红一白两个人。

    只是那白衣男子面目呆滞,双眸无神,好似一个披了人皮的木偶一样。

    “凤神叔叔你来了。”凤小熊见到来人立马从屋内跑了出来,看到站在墨君离身边的凌风顿时喜道,“小白叔叔也来了。”

    听到‘小白’两个字,萧韵儿猛地抬起头,看到那熟悉的面孔,萧韵儿手里提着的水壶啪的一下掉在地上,震惊不已的盯着那张脸。

    甚至她还朝着自己脸上打了几巴掌,依旧不敢相信,“难不成又出现幻觉了。”

    “韵儿姐姐,你干嘛打自己啊,你没看错这真的是小白叔叔。”凤小熊拉着她的手往凌风身边走。

    这一刻萧韵儿才知道自己没有出现幻觉,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的小白真的回来了。

    “凌风,真的是你吗。”萧韵儿跑过去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面目呆滞的凌风,眼泪好似开了闸一样往外涌。

    墨君离淡漠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凌风,轻扯了下唇角,勾出一抹绝美的笑容,“不错,这就是凌风,不过他刚刚造出来,神智还未恢复,需要旁人一点一点的唤醒他。”

    若不是小不点苦苦哀求,他才懒得理会凡人的事情。

    将凌风的魂魄收集完后,造了这么一具柔体,就将人赶紧送回来了。

    至于唤醒神智问题,根本无需劳烦本大神动手,赶紧将这个人类丢出去,他也好去潇洒。

    “那小白叔叔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凤小熊拉了拉凌风,果然见他没一点反应,完全就是一个木偶,不免有些失望。

    “这本尊就不知道了。”墨君离慵懒的伸伸懒腰,抬起净白好看的素指指了指萧韵儿,“这要看她的能力了。”

    然后,在凤小熊脑袋拍了拍,“你们慢慢唤醒他,本尊要回去了,这些天都没睡个好觉,本尊要找个地方睡上一觉。”

    随着他的话音,只见一道金光罩在他身上,瞬间消失不见。

    “凤神叔叔,你就这样走啦。”凤小熊郁闷的跺了下脚,可是他再说什么,墨君离也听不到了,只好作罢。

    看着好似人偶一样的凌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韵儿姐姐和小白叔叔还要多磨一段时间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

    方圆十里,黄色的花海随着风荡起层层波浪,更是摇曳生姿,随风带起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小白,这是你曾经许诺给我的十里向日葵花海,是不是很美。”

    萧韵儿依靠在凌风肩上,看着山下舞动着的花海,秀美的容颜上带着恬淡的笑容。

    她说的话随风飘散,却未得到对方一丝回应。

    凌风一动不动的端坐在那里,双眸直视前方,好似被定格住了。

    “第一次你带我来这里时,看到这么美的向日葵花海我真的好激动好兴奋,我最喜欢的就是向日葵花,可是却被你说的‘替身’两个字彻底打入深深渊,小白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很伤心,觉得你好过分,把人家当成替身还说出来。”

    萧韵儿拉过凌风那双好看的大手不停的把玩着,撇了撇小嘴继续说,“我怎么都没想到替的竟然是我自己,都怪你臭小白,害的我哭了那么久,所以你要赶快醒来,好好补偿我,否则我就会……”

    说着说着,萧韵儿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有湿意涌出。

    “唉,我不会怎样,只要你醒来就好。”只要他醒来这是给她最大的补偿。

    三年过去了,小熊也长成了一个小帅哥,大白也长大了不少,就连小豆小米也变成了可爱的小奶包。

    就连阿黄也结成了幻影,再过一段时间就能从她身体里分离出来,小剑灵也找到了它前主人,回到它前主人身边了。

    世间所有人都在变化,都在无声无息的更改着,可唯独不变是凌风。

    她的短碎发也结成了一头长发,触及腰间。

    不是有句话吗,带我长发及腰,你来娶我可好。

    她一直的等待着,等着他醒来。

    也许很快他就会醒来,也许一辈子就这样过。

    萧韵儿静静的看着依旧在波荡的花海,清风拂面,长发也随着飘摇舞动,遮挡了她部分的视线。

    这时,原本遮挡着她视线的长发被人放在耳后,那温柔带着些许冰凉的手触碰到她的肌肤,让她猛然一动,扭头看向身侧的人。

    清幽古潭般深邃的眸子正温柔的注视着她,好看的薄唇噙了一袭熟悉的笑容。

    看着熟悉的人,萧韵儿再也忍不住泪水涌动而出。

    “凌风……”

    守着一座城池,看着日日落落,千年的等候,只为今生相守……

    (本文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