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8:爷孙相见

    结局8:爷孙相见    “你知道你太爷爷和太外公的家庭地址吗?”萧韵儿刚问出口,就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话,这孩子可是打古代来的,怎么可能知道他这里亲人的住址。

    凤小熊摇摇头,“不知道,韵儿姐姐我们先去趟衙门吧,你们这边的衙门寻人还挺快,上次我找你就用了很少的时间。”

    这边的衙门办事比他们那边的快的多,找人分分钟钟的事情,当然仅限于找人,别的就不知道了。

    “好。”

    萧韵儿打了方向盘,朝着警局出发,“你知道你太爷爷叫什么吗?”

    “不知道。”

    萧韵儿立即停下车,一脸黑线的看着和大白并肩坐在那里吃薯片的小不点,“你知道他的长相吗。”

    “不知道。”

    萧韵儿的小脸更黑了,“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找啊。”

    与小熊相处的这几天也清楚的知道他人虽小但脑袋瓜却要比很多成年人还要心眼多,怎么可能在来的时候没有做好这些准备。

    凤小熊小手一摊,有些无奈的道:“娘亲说,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只要找到你和小白叔叔就可以了,谁知道你什么都忘了。”

    他也很无奈,娘亲说了找到韵儿姐姐,让她带着去见太爷爷和太外公,结果呢,她什么都忘了。

    唉,好幽闷,如今只好借助这里的衙门来帮忙了。

    萧韵儿明白他话的意思,在古代她和他的娘亲都属于这边的人,肯定互聊有关这边的情况,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什么都忘了。

    如今也只能借助警局那边了,只是不知道姓名和样貌,人海茫茫的真的能找到嘛。

    不过,萧韵儿还是带着凤小熊去了一趟警局。

    “姓名。”

    “不知道。”

    拿笔记录的警员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小不点,拧了下眉头,继续问,“地址。”

    “不知道。”

    警员眉头拧的更紧了,“不知道姓名和地址,那怎么找人。”

    颇为无奈的揉揉眉心,看着正抱着汉堡啃的凤小熊,“你还记得你太爷爷和太外公的样貌吗。”

    “我没见过他们。”

    “……”这一刻警员内心很想将这个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找人的小不点轰出去。

    不过,对待小朋友还是要有耐心,警员忍了忍继续问:“那你爸爸的名字总该记得吧。”

    “嗯,记得,他叫凤君曜。”

    “凤君曜,凤这个姓氏比较少,应该好找一些。”警员快速将凤君曜三个字输入电脑中,开始查找起来。

    结果显示洛城没有这个人。

    那警员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凤小熊,“你确定你爸爸叫凤君曜?”

    “确定。”

    警员深吸了一口气,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不像是个脑袋有问题的孩子,“你爸爸不是洛城的吧。”

    “不是,我家是……”凤小熊本想说是灵凤京城的,可话到了嘴边立即吞了下去。

    这话说出来,估计警员会认为他脑袋有问题,他这么聪明可爱的小朋友怎么能让人误认为有病呢,还是不要说了。

    凤小熊想了想,然后开口道:“我娘亲是洛城的,她叫唐玥,你查查我娘亲的名字。”

    “唐玥?!”一旁的萧韵儿不由惊呼了一声,立马将凤小熊妞正上下看了看,很是震惊的道,“难不成你是玥姐的孩子。”

    哎呀,她怎么这么笨啊。

    之前听三师兄说起过,唐玥没有死,她在另外一个世界生活的很好。

    这些话还是凌风告诉他的,说明凌风认识唐玥,而凤小熊又认识她和凌风,这很容易就能猜到这个小家伙是唐玥的孩子了。

    唉,她怎么这么笨啊,这么明显她竟然没想到。

    凤小熊眼眸一亮,“韵儿姐姐,你是不是记得我娘亲。”

    “当然了,哦不,我没记得那边你娘亲,我认识这边的。”萧韵儿和警员道了一声,“警察同志我知道他太爷爷和太外公是谁,就不打扰了,再见。”

    说完,拉着凤小熊就走出了警局,“我带你们去找你的太爷爷和太外公,你太爷爷就住在洛城的西郊别墅区。”

    凤小熊一听,顿时兴奋了。

    他还以为这次要大海捞针了,没想到韵儿姐姐竟然知道太爷爷的住址,这下就省了很多麻烦。

    萧韵儿开车带着凤小熊去了西郊别墅区。

    “韵儿姐姐,你看我衣装如何,有没有不妥的地方,太爷爷会不会不喜欢我。”凤小熊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小衣服,又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发髻,小脸不由皱了起来。

    这里的男人都是短发,他这么长的头发太爷爷会不会觉得他是不良少年。

    可是发肤受之父母,他怎么能剪掉呢。

    凤小熊纠结了一下,最后默默的将一旁的鸭舌帽戴在自己脑袋上,这样就看不到了。

    到了唐老爷子养老的别墅,萧韵儿带着凤小熊和穿着大熊衣服的大白下了车。

    由于唐老爷子是将军,更有警卫守护着。

    “我是萧韵儿,是唐玥的朋友,此次前来拜访一下唐老将军。”萧韵儿立即表明身份。

    那警卫看了一眼萧韵儿,然后礼貌的和她说了句,“请稍等。”

    然后,进去禀报。

    很快那警卫就出来,让人放行。

    凤小熊四下打量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还有喷泉假山,一看这里的主人就是一个比较雅致的人。

    “是不是觉得很大很气派。”萧韵儿还以为他很好奇,便开口笑着道。

    “一点都不大,还没我家一个院子大呢。”这里和厉王府比起来小太多了,也只不过是厉王府的冰山一角,他这般好奇主要是想看看娘亲生活过的地方。

    一个院子?萧韵儿眨巴了下眼睛,这座院落虽不太大,但也不小好嘛,这小子竟然说没他家一个院子大。

    “你爹是干什么的,那么有钱。”

    “我爹是灵凤国的摄政王。”

    “……”好吧,一国王爷住的地方的确不会太小了,更何况还是摄政王。

    这里只怕还没人家一个角落大呢,这小子之所以好奇可能是被此处的现代设备所吸引了。

    进了屋内,就看到唐老爷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候。

    他虽然皱纹横生,老眼浑浊,神色不是太好,应该是生了病的缘故,不过,身为军人的他哪怕到了迟暮之年身板也是挺拔的,气势依旧存在。

    见他们进来,就站起身。

    “你好老爷子,我叫萧韵儿,其实不是唐玥的朋友,我是林洋的师妹。”萧韵儿连忙表明真正的身份。

    刚刚之所以那么说,主要是为了能见到唐老爷子。

    如今进来了,她自然不能再撒谎欺骗老人家。

    “林洋?”唐老爷子眼眸一眯,在萧韵儿身上打量了一下,然后,点了下头,“我知道你是谁。”

    帮凌风调查了几年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刚刚听到对方说自己是萧韵儿,就立马想到是凌小子心心念念的人。

    就立马让人请进来,没想到一看还真是。

    萧韵儿倒是有些意外,走过去,主动扶住唐老爷子,让他坐在沙发上,“呵呵,没想到老爷子竟然知道我。”

    “那当然了。”唐老爷子也不在客套,坐在沙发上,示意佣人倒茶,笑看着萧韵儿,浑浊的眼里透露着精明,“我可是调查了你好几年了,能不知道你。”

    “调查我?”萧韵儿面上一愣,很是意外,“老爷子为何要调查我?”

    她貌似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吧,虽然他们门里一直和军队有合作关系,但她一个半吊子,一直处于混混状态,根本就引不了他人的注意,要调查也是调查她的其他师兄吧。

    唐老爷子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唇角挂着一丝笑意,“当然是凌小子了,他以前没办法见你,就委托我,让我帮忙调查关于你的一切,甚至还有你的生活起居,那小子对你可是痴情的很。”

    如今听说他们在一起了,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将他做的一切告诉她,如果没说,他这样说相信这丫头应该会更爱凌风,也算是对凌风千年的等待做的补偿吧。

    萧韵儿听到他这番话,心头狠狠的触动了一下。

    她知道他一直关注着她,可从他人口中听到他做的事情,心中还是很大的震撼,更多的是感触和心疼。

    难怪这些年他一直没出现在她面前,直到她昏睡了一年后,他才走到她面前。

    原来他不能见她,这些年他肯定很痛苦吧,过的很不好。

    如此一想,萧韵儿莫名的想哭,更想抱住他好好的待他,可她却不能碰他。

    就在萧韵儿心痛之际,唐老爷子这时注意到跟着萧韵儿进来的小人儿和那个穿着大熊衣服的人。

    当看清凤小熊的样貌时,眼睛蓦地瞪大,难以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心中很是震撼,“他,他是……”

    这个小奶娃竟然长的和他的小孙孙一模一样,和凌风画的完全没有出入,简直是从凌风画中走出来的人儿。

    他的长相不像玥儿,可他的眉眼还是很像玥儿。

    难不成这……

    就在他震惊之际,凤小熊飞奔了过来,然后,扑通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朝着唐老爷子磕了几个响头,“太爷爷,我是小熊,你的小曾孙,我娘亲让我来看看您。”

    大白连忙过去学着凤小熊跪在他身边,“太爷爷,我是大白。”

    然后,还将自己穿的大熊衣服给脱了,露出原本的面目。

    它这一脱不要紧,吓得屋内的佣人失声尖叫。

    凌风画的画就是凤小熊骑着一条小白龙,唐老爷子自然是知道这条小白龙,心中虽然很是震撼但没过多惊讶。

    凌厉的目光朝着屋内的人扫了一眼,用严肃有力的声音说道:“闭嘴,此事不可与外人说,都退下吧。”

    那两名佣人答了是,然后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唐老爷子老眼中带着泪花,饶是戎马一生的将军,这一刻也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

    天啊,这竟然真的是他的小曾孙。

    相似的人可以找到,可这条小白龙可是无法复制,这肯定是他的小曾孙。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他的小曾孙孙。

    这孩子长的可真好,又乖又懂事,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凤小熊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没有说话,还以为他的这个太爷爷不喜欢他,不由提起了小心脏,默默的按了按脑袋上的鸭舌帽。

    “太爷爷……”小声的喊了一声。

    这小奶音将唐老爷子从激动中惊醒,见凤小熊还跪在地上,连忙招手,“快过来,让太爷爷瞧瞧。”

    “哦,好。”凤小熊大为松了一口气,原来太爷爷不是不喜欢他。

    立马从地上站起来,顺便按了按脑袋上的帽子,保证他不掉下来,才走向唐老爷子。

    唐老爷子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抱着这具软软的小身体,老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自从唐玥牺牲后,身为军人的他没有在人前掉一滴眼泪,也只不过关了门独自在房间内念着她。

    如今看到她的孩子,内心怎么不激动,怎么不兴奋。

    “太爷爷不要哭哦,也不要激动,否则对身体不好。”凤小熊很乖巧的拿出手帕替唐老爷子擦了擦眼泪,捏着他的脉搏感觉他脉相很不稳定,小眉头不由拧了起来。

    太爷爷的身体真的很不好,可能是因为娘亲的死对他造成很大伤害,导致身体严重受损,已经达到了崩塌的边缘。

    还好他来了,否则太爷爷活不过一年。

    凤小熊不动声色的替唐老爷子诊了诊脉,只能确定大致病象,至于怎么治疗还需要再做研究。

    “嗯嗯,太爷爷不哭,太爷爷是太高兴了。”唐老爷子揉揉他的脑袋,心里的激动久久的无法平静。

    平复了很长一段时间,唐老爷子才从兴奋中走出来,回归到原来的严肃认真。

    不过,面对凤小熊的时候,不免就会露出和蔼的一面。

    还吩咐人将家里好吃的糕点水果统统拿出来,甚至还派人去买玩具,完全将凤小熊当做一个正常的儿童。

    “你妈妈呢,她怎么没来。”唐老爷子兴奋过后,想到唐玥心里很是失落。

    “我娘亲魂体和这边冲突太大,没办法过来。”凤小熊窝在唐老爷子怀里,手里拿着唐老爷子给他的苹果啃着。

    见大白有些失落的垂着脑袋站在一旁,凤小熊连忙将大白拉了过去,郑重的向唐老爷子介绍,“太爷爷,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大白,以后它也是您的曾孙孙。”

    “太爷爷好。”大白立即站直了身体,学着人的样子恭恭敬敬的向唐老爷子行了一礼,不过,怎么看都觉得很滑稽。

    唐老爷子从凌风口中得知,他的这位小曾孙有一条小白龙,他们虽然签订了契约,但两人的关系好的好似连体婴儿一般,今日一见果然如所说的那样。

    而且这条小白龙还救过小熊很多次,唐老爷子看着这条萌萌的可爱小白龙,露出慈祥的笑容,“好好好,大白也是好孩子,你们都是我的好孙孙,回头太爷爷带你们去游乐场玩。”

    “太爷爷,我们已经去过了。”大白立即显摆的道,“那里有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

    “哦,是吗。”唐老爷子就好似哄小孩子一样,和大白说话,“快,和太爷爷说说,你们都玩了什么。”

    于是乎,大白和凤小熊两个小家伙开始绘声绘色的说着在游乐场的事情,听的唐老爷子开始心惊胆战,后来就伸出大拇指,大赞他们两个勇敢,“不愧是我唐家的孩子,从小就胆识过人。”

    这孩子长大了定会有出息。

    “你们是怎么来这边的,以后还走吗。”想到这么可爱的小曾孙有可能会走,心里很是舍不得。

    “我们是靠着时空盘来的,以后还会离开。”凤小熊有些难过的摸摸唐老爷子的手,“太爷爷放心,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来看你。”

    这里虽然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但总归不是他的家。

    他的爹爹娘亲都在另外一个世界,更何况大白在这里生活的也不方便。

    听韵儿姐姐说,如果让坏人知道大白的存在,他们会用各种手段将大白抓住,然后,进行薄皮抽筋。

    来这里的时候,娘亲也说过不要让大白暴露在人的面前,因为这里有很多他们想不到的厉害武器。

    在古代没有利器伤得了大白,可在这里却是有很多种方法,为了大白的安全,切莫让人发现大白的存在。

    如果让大白一直穿着大熊服饰,无法暴露在外面,它很不开心,那他就会很心疼。

    想想他们还是离开吧,更何况他还有和小白叔叔的约定没完成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