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惊悚 > 灵媒娇妻

515.第515章 什么秘密

    子腾一回到房间,温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之前离开的时候,子腾分明还很平静,而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尽管看得出来他在尽力掩饰,却怎样也掩饰不住眼底的挣扎与痛苦。

    温暖眉心轻轻一蹙,不由自主的走到子腾跟前:

    “发生什么事了么?”

    听闻了温暖的话,子腾才从自己凌乱的思绪中缓过神来,微微的定了定心神,随即勾起唇角朝着温暖浅然一笑:

    “没事!”

    “……”

    真的没事么?

    她认识他两年,从来没见过他这幅样子!

    而不只是温暖,就连一向大大咧咧,刚刚还顾自思忖的林子,此时也注意到了子腾身上不寻常的气息。

    相比较温暖来说,他跟子腾在一起的时间更长,所以子腾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他都知道蕴含着什么意思。

    譬如现在……

    眉心若有似无的锁着,一双宛若枭鹰一般深邃的黑眸中,却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暗淡的,没有一丝光亮。就连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都那么的,勉强!

    林子心底暗暗的琢磨了一下,随即敛起所有情绪,朝着温暖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

    “小丫头!”

    “嗯?”

    “去!外面待会去!”

    “……?”

    温暖有些不明所以的撑了撑眸子,不解的看着林子。林子见状,不禁咂起了嘴:

    “嘶——

    小丫头片子这么没有眼力见呢?我跟子腾要说点男人和男人之间单独才能聊的事情,你在这,我怎么说啊!”

    “……”

    温暖一阵无语,什么叫,男人和男人之间,单独才能聊的事情?

    似乎是察觉到了温暖的疑惑,林子倒也懒得解释,一边嘴里嘟嚷着,一边不住的把温暖强制性的往门外推:

    “那么好奇干什么?

    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啊!老爷们说话,女人一边玩勺子把去!”

    说话间,温暖已经被林子推到了门外,刚准备回头问问详细情况的时候,耳边蓦地响起了一声毫不留情的关门声,随即眼前便成了一道紧紧关闭着的房门。

    “……”

    温暖顿在了原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子要和子腾说什么?

    看林子那副样子,看起来倒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可是温暖心里一方面担心子腾,另一方面,她心里的直觉告诉她,林子要和子腾说的事,一定不是普通的事情。

    不然的话,也不用一定要她回避了!

    可是,究竟是什么事呢?

    杜父刚刚,和子腾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又谈了什么事情呢?为什么子腾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消沉了?他身上那股永远不会消散的,强大的气势,仿佛也在这一刻全都消失无踪影了。

    心里想着,温暖自然不肯就这么听话的乖乖离开!

    既然林子不让她当面听,那她也就只好……

    偷偷听了!

    想到这里,温暖一双如子夜一般澄亮漆黑的眸子里,不禁闪过一抹狡黠,随即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在门板上,打算听听看房间里那两个男人背着自己要谈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还好好关着的房门,突然间就被人从里面猝不及防的打开,如果不是温暖脚下站的稳,担心被发现准备随即逃跑,估计这会子一定已经和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了!

    林子站在门里,一只手很随意的搭在门边上,另一只掐着腰,右脚尖抬起支在地面上,手指还很有节奏的扣动着门边,发出“嗒嗒”的声响。

    剑眉微微一挑,林子用一种“我就知道你会偷听”的表情,就那么居高临下的望着还来不及直立起身体,弓着腰,保持着偷听姿势的温暖:

    “小丫头片子,你这点伎俩,都是林子哥哥小时候玩剩下的!

    赶紧的,哪凉快哪呆着去!”

    说话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纸符,啪的一下子就贴在了门板上:

    “看看!知道这是什么么?”

    “……”

    温暖表示,她只知道这是纸符,但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她还真猜不到。

    “这叫隔音符,专门应付你这种小丫头片子的!

    哥哥劝你,赶紧上外面走走,站在这里,什么也听不到!乖,啊!

    一会完事了就喊你回来!”

    说罢,也不理会温暖脸上恨不得把他从二楼扔下去的表情,也不给温暖丝毫说话反驳的机会,“砰”的一声,重新把房门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温暖下意识的眼睛一闭,才睁眼间,眼前已经没有了林子的身影!

    该死的林子!

    温暖忍不住心下腹诽咒骂,可是林子刚刚当着她的面已经往门上贴了隔音符,她就算继续留在这里,恐怕也听不见他们谈话的内容了!

    索性,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等到他们聊完之后,问子腾好了!

    想到这里,温暖不禁使劲朝着紧闭的房门瞪了一眼,随即转身,提步,潇洒的朝楼下走了去。

    只是……

    隔音符是什么符?她怎么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呢?

    房间内,似乎是确定了温暖已经离开,林子才收敛起了脸上所有玩世不恭、大大咧咧的表情,剑眉微微一凛,沉着声音朝坐在沙发上的子腾,低低的询问道:

    “小丫头已经走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杜父找你,到底聊什么了?”

    听林子这么说,子腾才缓缓的抬起头,几不可见的重重呼出一口气,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毫不掩饰的划过一抹自嘲:

    “你说的对!”

    “……”林子蓦地一怔,随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我说过的话多了,基本上哪句都是真理!

    你指的是哪一句?”

    面对林子略带戏谑的自夸,子腾倒也不以为意,因为此时此刻,他心中,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原来阳明司家族的冥主,真的还有秘密!”

    子腾开口,声音略带沙哑,却让林子听出了其中的许多无奈。

    微微定了定心神,林子不禁再一次冷声追问,语气却严肃了许多:

    “什么秘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