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2.第2592章 每个人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2592章 每个人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真是奇了怪了,一段时间不见,每个人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楼另一个包厢里,在秦天盛起身下楼后,一个工作人员便推门进了包厢,对着里面的男人说,“章先生,跟您猜测的一样。”

    洪泽莉勾了勾唇,示意服务员离开。

    “章先生,小娜再敬你一杯。”小娜端着酒往洪泽莉身上贴去,难得有机会陪老板,不好好努力一把,混个职位,或者拿笔钱,出了这个包厢都要被同事取笑。

    听说,以前有个前辈可是在章先生身边呆了好几年,赚了好几套房子呢。

    “这样敬多没有意思?”洪泽莉一把将小娜给按在自己胸膛这里,酒杯因为这动作一晃,酒洒在两人脸上。

    洪泽莉一点都不含糊,唇贴在她的脸上问,“第一次还在?”

    小娜咬着唇嗯了声。

    “年纪轻轻就出来勾,引自己的老板,你家里父母知道吗?”

    很快,整个人就被按在了沙发上……

    门没有关上,penny看着里面的男人在整理他自己的仪容。

    “让她进来!”洪泽莉在里面说完,挡在penny面前的两人顿时走开,让出路让她进去,脚步有些沉,penny刚步入包厢,就闻到了那种味道。

    她站在那里,没有再往前一步,“章先生,这样对我,你真的不后悔吗?”

    “penny,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别听不懂我的意思,你继续下去,受伤的只有是你!”洪泽莉冷冷的说着,面无表情,看不到往日流露的那种柔情。

    “这么多年,就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penny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用钱来作交易的感情,也是感情?”洪泽莉讽刺道,“penny,拿着钱,过你的日子去!你要再这样不知分寸,别怨我不顾旧情!”

    这种话,带着威胁跟警告,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

    “你在这里乱搞女人,紫若兮知道吗?”penny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洪泽莉眯了眯眼,“关她什么事?”

    “你不是喜欢她吗?”penny微仰着下巴,握着拳头的双手在颤抖,她拼命隐忍着什么,洪泽莉对于她这话,不予置之。

    “把她带出去!以后无关紧要的人,别放进来!”

    这句话听在penny耳边,成了被戳穿心事,恼怒的后果,她看着洪泽莉,用过去从未有过的决裂说,“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绝对不会!”

    接着,人就被洪泽莉的手下给带走了!

    洪泽莉按了按眉心,然后沉着脸出了包厢,“章先生,秦总在楼下休息室里了。”

    来人顿了顿,继续说,“Kathy小姐的休息室。”

    “知道了。”洪泽莉点了下头,从单用的楼梯下了一楼,然后直接往后台那里走去,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年限稍长的都认识洪泽莉,会弯腰问好。

    走到Kathy的休息室门口,直接敲门,推开……

    “章先生,您好。”

    “嗯。”洪泽莉点了点头,目光转落在坐在那里的秦天盛身上,“秦总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秦天盛漫条斯理的回了一句,睨了眼洪泽莉,“章先生真是好雅致。”

    带着几分讽刺的话语。

    说完便离开了休息室。

    洪泽莉看着正在卸妆的Kathy。“你们聊了什么?”

    Kathy是王可瑶在这里上班的艺名,刚在这里二个月,来应聘的时候。由洪泽莉亲自面试,并主动给她一个艺名——Kathy。

    每天一场,不用陪酒。不用应酬,收入高,王可瑶很满意这份工作。

    “章先生。我们什么都没有聊,秦总进来后便坐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王可瑶如实说道。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极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王可瑶觉得这张脸这么漂亮。为什么秦天盛会一点反映都没有?

    洪泽莉没有再说什么,留下一句好好工作后,便离开了休息室。

    王可瑶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唇角缓缓弯了起来……刚才秦天盛进来后,问的第一句是,“我们是不是认识?”

    这么俗的开场白。什么时候,他也会有一天用在她的身上?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可是刚才。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秦天盛重新回到二楼的位置。刘若甫一直看着下方,视线却不是落在舞台上,而是秦天盛刚才走出来的地方。舞台后面的工作人员休息室。

    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起来。

    “秦天盛。你去哪里了?”一坐下,刘若甫便开口询问道。

    秦天盛淡淡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老叶,你跟水溪什么时候结婚?我们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从八年前盼到现在,我们脖子都盼长了。”方逸心打趣的说道。

    “年后吧。”秦天盛神色淡淡的,“总之婚姻对我来说,也只是婚姻。”

    “真的决定了?”柳城喝大了,摇摇晃晃的侧过头来问,“真的决定要跟水溪结婚了?”

    “嗯。”秦天盛点了点头。

    “真没有想到啊。”柳城有些感叹似的说,“真的没有想到,到最后,你还是回到她身边,我还以为,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在一起了。”

    “一辈子的事那么长,当事人都不敢确定,你一个外人又怎么可以预算得了呢?”秦天盛笑了笑,喝着酒,从脸上,看不出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唯一能体会到的是,他很淡漠。

    别人谈及结婚的事,都是笑容满面,亦或者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秦天盛却不一样,整张脸彰显出给人的感觉是,好像结婚的根本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一样。

    “我跟洪泽莉以前关系怎么样?”秦天盛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一个词——水火不容。”

    “原来如此。”秦天盛淡淡一笑,低头看了眼时间,便起了身,“今天就这样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怎么这么快?水溪在家等着你啊。”柳城一脸幽怨的样子,“你们不是要结婚了的,就是已经结婚了的,只剩下我一个人……”

    “你不是认婚了吗?离结婚也不远了吧。”刘若甫补充了一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