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7.第2467章 秦天盛明显有些诧异

    第2467章 秦天盛明显有些诧异

    很柔和,阳光下,他的俊逸的脸格外耀眼。

    秦天盛转过了身,接下电话,“爸爸。”

    “时年?”里面是时年的声音,秦天盛明显有些诧异,他以为,电话是紫若兮打来的,这么多天,他都没有找她。

    她也不找他。

    像是一场战争,仿佛谁往前一步,就粉身碎骨。

    “爸爸,妈妈摔跤了,你可不可以来带妈妈去医院啊?”时年可怜兮兮的在那问边,秦天盛心一紧,“伤到哪里了?”

    “我没事。”是紫若兮的声音,特别淡漠,“我没事,不用担心。”

    “你继续忙吧,电话我挂了。”说了三句话后,紫若兮便挂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忙音。

    “秦总。”

    “秦天盛,时间差不多了。”

    一直到了相约的地点,秦天盛都没有说话,这种感觉,让水溪很不安,以往,从来不曾这样。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一直紧紧缠绵着秦天盛。

    以至于在这场应酬当中,水溪一直敬对方酒,秦天盛也没有拦下来……

    直到对方结束,水溪还有喝,迷迷糊糊说着她没有醉,她没有醉。

    秦天盛握住她还要倒酒的手,“我让继瑜过来接你,我还有事。”

    “秦天盛,为什么要叫继瑜过来?你要去哪里?是去那个女人那里吗?刚才是她打电话给你了是吗?秦天盛,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水溪的另一只手握住秦天盛的手,眼里布满伤痛,“是我把自己放得太高了,忘记放下身段来看看你,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

    “水溪,你喝多了。”秦天盛拍了拍她的手背,“过去我们都太年轻,事情处理得太草率,既然已成事实,那就让它过去吧,继瑜一直以来都很照顾你,他的心意,你也应该看得到。”

    “就那么怕我打扰你吗?”水溪哭着反问,漂亮的妆容因为泪水关系而花了,眼框黑黑的,她望着眼前自己深爱的男人,“所以就把我推给另一个男人,秦天盛,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妹妹吗?”

    提到水荷,秦天盛脸色微变,声线里有了几分冷意,“继瑜一会就过来,你在这里休息一下。”

    抽出自己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外厢,水溪哭得一脸狼狈,桌上的东西被她手一伸,噼里啪啦的全部落在地上。

    黑色的丝袜,被玻璃碎片划过,划出一条浅浅的痕迹,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双手捧着脸,眼泪从指尖溢出来。

    当初,她真的不该自己说分手,真的不该分手的……

    那么,现在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就是她水溪。

    刘若甫推开包厢的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狼狈不堪的水溪,心狠狠一揪,轻挽上她的手臂,语气心疼又无可奈何,“水溪,你这是干什么?”

    抽了抽自己手臂,却没有抽回来,水溪看着刘若甫,又恢复了高傲,“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以为我想管你这点破事?既然喜欢,就自己去争取,在这里自衰自怜,算什么本事?”刘若甫有些恼怒反问,“当初是你自己放的手,现在扮演一副被抛弃的模样给谁看?他跟顾长安结婚的消息,网上都有大肆报道,你却因为守着你的项目,水溪,你有把他放在心上吗?”

    “现在才后悔了,你不觉得你悔得太迟了吗?”

    “我那个时候,真的有事。”水溪哽着声音反驳,另外,她也打探到秦天盛对顾长安根本没有感情,两人的婚姻完全是俩家长辈的意思。

    另外,她觉得,叶太太的位置,最终只会属于她。

    所以,她终旧是败在自己太高估自己这点上了。

    “你要知道,想嫁老叶的人,从来都不止你一个;这世上,也不只有你水溪喜欢他老叶,他的选择,永远都比你多。”说到这里,刘若甫已经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强行扶着她往门口走去,“你受伤了,需要去医院。”

    “不用,只是小伤。”

    “虽然是小伤口,但也是伤口,一旦伤口发炎,感染细菌,你想谁来照顾你?到时候,麻烦的还不是我?”刘若甫一句话,堵得水溪话都接不上。

    秦天盛直接驱车去找紫若兮,刚到门口,就听到紫若兮吃痛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阿姨,你姐轻,你轻点,好疼啊。”

    “太太,你脚肿成这样了,还是去医院吧。”陈妈有些担忧的说道,好好的摔了下,怎么肿成这样?

    “我不疼了,你帮抹药酒吧。”紫若兮倒抽一口凉气,准备闭着眼睛承受着这痛苦。

    这时,家里的大门被推开,紫若兮所坐的位置刚好面对大门,秦天盛出现在她视线里时,她神色微僵,声音也变得怪异,“王姐,没事了,反正药也已经擦了,过一下子就没事了。”

    “先生。”陈妈看着门口走来的男人,“太太的脚伤了,你看看要不要去医院。”

    “爸爸,妈妈脚痛痛。”

    秦天盛走了过来,看了紫若兮一眼,弯腰,一只手伸在她背上,另一只手落在双膝后,什么都不说,直接把紫若兮给打横抱了起来。

    “时年就麻烦你了。”交待陈妈一句,秦天盛抱着紫若兮便往门口走去……

    “我不用去医院。”紫若兮拒绝道,“只是扭伤而已,擦点跌打药就好了。”

    “是不是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联系我了?”望着怀里的女人,秦天盛竟然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紫若兮,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有些事,你不主动说,我不可能知道你在想什么。”秦天盛轻声低喃,女人的心真的猜不到。

    “其实,没什么事。”紫若兮微微一笑,视线故意躲开秦天盛的眼神。

    “怎么会扭伤脚?”秦天盛抱着她等电梯,“怎么没事?脚踝都肿成这样了,是不是要等脚断了才算有事?”

    一句话堵得紫若兮无法回答,从他的话中,紫若兮听出他似乎有些生气。

    至于生气的原因,紫若兮自然不知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