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8.第2398章 却这么巧的碰上

    第2398章 却这么巧的碰上

    今天,却这么巧的碰上。

    “南屿,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啊?”顾长安转过身,抿着红唇,特别可怜,又小心翼翼的问陆南屿。

    “我还能生你什么气呢?”陆南屿反问,“再说,我现在可是按你以前说的话做了,我有女朋友了。”

    张艳艳跟宫风驰离开时,刚好看到顾长安捶打着另一个男人胸膛这画面……

    “那个男人是谁?”张艳艳反问。

    宫风驰眯了眯眼,随时冷笑道,“原来秦天盛也有这么一天!“

    ”啊?“张艳艳没有听懂宫风驰的话,只是看着他的表情,莫名心里竟然不喜欢。

    ”习惯了插足别人的感情,婚姻,总有一天反噬,却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他秦天盛被带绿帽,一定很好看吧。“宫风驰阴测测的说道。

    “人贱自有天收。”张艳艳补充一句,看着那辆吉普车离开,才往停车方向走去。走了几步,没有见宫风驰动。

    “宫风驰?”

    “张艳艳,你自己坐车回去吧。我还有事,”宫风驰越过张艳艳,说的话顷刻间变得深沉。无法靠近。

    “宫风驰,你打算做什么?”想着刚才他拿着手机对着顾长安,“你要把刚才的事公布于众?”

    “是!”宫风驰没有半点隐瞒。“我就看不惯秦天盛那个人!”

    他的眼里。有太多的恨意,仿佛是一个即将要爆炸的炸弹。就差你去点燃。这样的宫风驰不是张艳艳所认识的宫风驰。

    “是因为紫若兮吗?”张艳艳反问道。“因为她的心里还有秦天盛,是吗?”

    宫风驰不说话。就是在沉默,张艳艳低声笑了笑,像在自言自语的问,“那么我呢,我算什么?”

    宫风驰听不懂张艳艳的话,皱着眉头看着她。以前在女人堆里打滚的他,不可能听不懂张艳艳话里的意思。“张艳艳,你该知道我喜欢的是你的朋友紫若兮,你不该对我动心思的。”

    “我有对你动心思吗?”张艳艳反问一句。“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在墨尔本的那一夜就当是梦吧。”

    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宫风驰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张艳艳已经跑在马路边上拉了辆出租车走了……

    “张艳艳!”宫风驰追过去,车子呼的一声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他,却一直没有接听。

    张艳艳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直接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在一边任它亮个不停……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脑海里全是关于不该发生那一夜的场景。

    就当作是场梦,醒了就散了吧。

    只是人心太难测了,你越是想忘记,越是想忽视,却总会拿起来去想,去对比,在之后的相亲路上,总是控制不住的拿着不相干的两个男人一翻比较。

    张艳艳啊张艳艳,你是疯了,你一定是疯了才会跟他说起那件事,他那样的表情,明明就是根本不记得了啊。

    还有,他是你好朋友的未婚夫,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还怎么能开得了口?

    因为去酒店的时候,她是开车过去的,宫风驰说去吃早餐,所以坐的是宫风驰的车,出租车一停到酒店门口,她刚下来,就看到另一辆车也停了下来。

    明显是跟着她而来。

    张艳艳跑向自己的车子那边,哪里躲得过宫风驰,瞬间就被他挡在了面前,“你把放说清楚。”

    “我没什么好说的。”张艳艳别开脸,连看都不想去看他。

    “那天晚上是你?”宫风驰反问,他去年年底去了一次墨尔本出差,然后喝醉了合作方那边安排了一个小姐陪他。

    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后来许是喝多了,对方就让那个小姐照顾他。

    这一晚,糊里糊涂的他就跟那个小姐发生关系,他开始并不知道,只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梦的身下的人自然是变成了紫若兮。

    三年来,唯时年次让他措手不及的意外,醒来的时候,满室的凌乱,他的身上也全是痕迹,都在提醒着他,前一晚确实发生了什么。

    他觉得特别愧疚紫若兮,原订于三天后离开的,因为身上的痕迹,又多呆了几天。

    只是,当后来他看到床上的红色痕迹时,才意识到,那晚的女人其实并不是那个小姐,人家不可能是个处,也不可能假装是处,来讨好他这个客人。

    这件事过去了那么久,宫风驰也没有放在了心上。

    此刻,突然之间听到张艳艳提起,还有她对他的质问,把她当成了什么……

    “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要?”张艳艳反问道,“是我你会娶我吗?”

    “不会!”宫风驰回答得很直接。

    张艳艳反而笑了,“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再追问?”

    “我可以补偿你。”宫风驰停顿了片刻后才说。

    张艳艳笑了笑,“不需要了!”

    “张艳艳……”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跟紫若兮的生活,我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她的,这下你可以满意了吗?”说完,张艳艳绕开他再走已经没有被他给挡下。

    张艳艳忍着心里的痛苦,快步上车,车子呼啸一声便离开了。

    宫风驰还站在原地,一时之间,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感觉老天总爱跟他开玩笑!

    睡了谁不行,为什么偏偏会是自己喜欢女人的好朋友。

    紫若兮出来收报纸的时候,看到院子门口站着的男人,微微一顿。

    如果说飞机上是意外,那么现在呢?

    秦天盛出现在她家门口,这不会是意外吧。

    他很坦然的看着她问,“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你哪里来的自信我会请一个无耻之人去我家?”紫若兮把报纸信件抽出来后,大步向着院子里走去。

    原本站在那里的男人却紧随在她身后。

    “秦天盛,你到底闹够了没有?”紫若兮停下来,转身望着高出自己一个头来的男人,距离这么近,她如同仰视。

    这句话,紫若兮曾经向他说过无数次。

    每次他撩拨她时……

    她说的是,秦天盛,别闹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