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7.第2297章 一个朋友而已

    第2297章 一个朋友而已

    紫若兮尴尬的笑道,“Kathy姐,其实我跟秦天盛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只是……只是我关系略微好点的一个朋友而已。”

    她知道Kathy不会相信她这一番话,但是她已经无所谓了。

    其他的女孩子都知道了紫若兮被安排两个节目的事,都有点吃惊,Susan更是不忿。

    “Kathy姐!为什么我来了格调这么久,一直在说多加我一个节目的事,你鸟都不鸟我?现在这个新人才来没多久,你就主动给她加节目,不公平!”

    Kathy到底是做大姐的人,立马就恶狠狠的吼了Susan,“你要是有她那样硬的后台,别说两个节目,三个节目都给你安排!”

    Susan只得闭嘴,其他感到不满意的人,也渐渐不敢说话。

    Penny跑来恭喜紫若兮,“Linda姐,我就说嘛,你肯定会越来越好。”

    紫若兮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子,突然脑海里有一个主意冒了出来。

    “penny,你想要和我合作吗?”

    “啊?”penny的脑袋没转过弯。

    “我不是两个节目吗,如果一直是我一个人在跳的话,观众难免审美疲劳,我想要在开场舞的时候找一个伴舞。”

    Penny有点不自信的样子,“可是Linda姐,我一直跳得是街舞,你那种民族舞,我跳得不好……”

    紫若兮笑了,“舞蹈都是具有相通性的,只要你理解了舞蹈的内容,你就会跳,何况,penny,我觉得你的气质是清淡型,并不是很适合那种街舞。”

    Penny想了一会儿,答应了紫若兮的请求。

    “Linda姐,我决定了,跟你混!”

    紫若兮笑了,跟Kathy提了这个要求,Kathy爽快的同意了,其他伴舞都嫉妒的不行,因为penny一旦做紫若兮的舞伴,曝光率就大了许多,也会得到更多人的注意。

    Susan对着penny皮笑肉不笑,“看不出来啊,年纪不大,马屁倒是拍得到家。”

    Penny大概早就知道了Susan会冷言冷语,倒也不意外,直接忽略了她的话。

    紫若兮很喜欢她这一点,不招事不惹事,平时低调善良,不拉帮结派自成党羽,这样的姑娘实属难得。

    紫若兮知道了penny几个动作,penny学得很快,触类旁通,两个人彩排了一个舞蹈后,就上场了。

    这次,她们选用的服装是改良版的唐代纱裙,两个人带着假发髻,装饰着一点珠翠,就在舞台的干冰中,婀娜多姿的出场了。

    紫若兮特意采用的是带有民族特色的琵琶曲——《平沙落雁》。她穿淡粉,penny穿淡蓝,两个人合作得简直完美,才跳一小段,下面就掌声如雷。

    Penny一开始还带着紧张,不一会儿就彻底放开了,跳得很好。其实她面容清秀,脱去了平时的浓妆造型,却也耐看,下面的人都在问旁边这个伴舞是谁。

    紫若兮跳着跳着,冥冥之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总觉得一种被视奸的感觉。

    等到鞠躬下台的时候,眼神往台下扫过的时候,才发现原因。

    枫桦俊静静的坐在人群的中央,凝视着她的方向,他的脖子带着固定器,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望着她,像是望了一万年之久。

    这样的枫桦俊,眼神竟然让她觉得有点悲伤。

    连忙洗了把脸,紫若兮一直在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同情那种渣男,他出车祸是他活该,他那种悲伤的眼神,也不过是装出来的。

    正准备走出厕所,就发现枫桦俊在走廊里等她。

    紫若兮不卑不亢的走过去,对着他释然一笑,“听说你出车祸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并不严重嘛。”

    其实她发现了,枫桦俊明显瘦了一圈,脸色也不好,嘴唇没有血色。

    “我听许美芳说你在这里跳舞,都不相信,你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地方呢,我总觉得不可能。”

    紫若兮抱着手臂,微微一笑,“我在这靠跳舞养活自己,堂堂正正,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枫桦俊沉默着,就在紫若兮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开口了,“紫若兮,你如果生活困难,可以向我开口,不必这么委屈自己。”

    紫若兮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枫桦俊居然会说人话了?这还是那个禽兽枫桦俊吗?

    “我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紫若兮笑道,“问你要钱?刚结婚才两年的时候我问你要钱给刘小雅看病,你都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现在我们都已经是路人了,我还能要到你江总的钱?”

    枫桦俊苦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两天在病床上,我想通了很多东西,紫若兮,也许以前我错怪了你。”

    这番话,让紫若兮想到了余仁和。在他落魄的时候,他终于想起了他女儿的好,枫桦俊也一样,在车祸后,因为王丽敏不去陪伴,才让他想起了她紫若兮?

    男人都是这样,对他好的时候不珍惜,非要把人伤透了,才送来姗姗来迟的一点悔意。

    “你不要再说了,”紫若兮打断他的话,“枫桦俊,我对你,已经死心了,所以那些没意义的话,你留着对王丽敏说吧。”

    枫桦俊神情灰暗,还想再说什么,紫若兮想起了离婚证的事。

    “我看你伤的也不严重,挑个时间,把离婚证的事了结了吧”

    枫桦俊沉默着,良久,终于开口:

    “真的没有挽留的余地了吗?”

    这句话,如果在几个月之前说,那该多好。

    紫若兮笑笑,“都是成年人了,江先生,好聚好散吧。”

    枫桦俊看着她的脸,终于笑了起来,“行,好聚好散,我答应你。”

    “那我走了,我还有点事,不陪你了。”紫若兮转身要走。

    “其实……”枫桦俊迟疑着,紫若兮回头看着他。

    “刘小雅不是我的女儿,那张亲子鉴定,是我找人伪造的。”

    紫若兮惊讶,“那你干嘛一定要我以为刘小雅是你的亲女儿?你这样做不是毫无意义吗?”

    枫桦俊苦笑着,“我知道没有意义,但我就是想骗你,也顺便骗过我自己。”

    “因为我真的很想很想,跟你有一个真正的,属于我们的女儿,哪怕是假的也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