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第1875章 他是你哥哥吗?

    第1875章 他是你哥哥吗?

    “什么?你说什么……他是你哥哥吗?”紫若兮在一旁问道。心底倒有些莫名其妙地悸动。

    “嗯。是的,从小我就知道哥哥是为了保护我,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才立志要做一个最勇敢的男人,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二十年来,他用他的生命和热血在捍卫着这片土地。我……我以这样的哥哥为荣,他就是我的骄傲!哥哥!!”弗蕾亚激动地说完,单手放在胸前,眼光看向人群簇拥中那抹伟岸高大的黄金身影。

    此时,弗兰也看见了他们,正要朝这边走来,突然玄影拨开人群,奔了进来,扑咚~单膝跪地。

    “禀报师傅,城市里再没有发现狼人的踪影,死了七个,逃了二个回去。”玄影例行公事般地答道。

    “玄影,城中目前有多少人受伤。”弗兰问道。

    “有六名村民在逃亡中不幸被狼人咬到胳膊或腿部。”玄影回道。

    “嗯,你马上把受伤的村民聚集起来,将他们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暂时用铁笼圈禁起来,记住,不要让村中其它任何人去接近他们。”弗兰吩咐道。说完后,俊朗的脸膛上一如既往的平静,未见丝毫的波澜。

    “是。”玄影随即应声后便站起身来,扭过头时,看见弗蕾亚和紫若兮,朝他们点点头,眼神却是递给了弗蕾亚。这边,弗蕾亚微微一笑,玄影才满意地转身离去。

    玄影走后,弗兰才缓缓地朝他们走来。

    “哥哥!”弗蕾亚亲切地唤道。

    “弗蕾亚,你怎么还站在这?”弗兰问道。眼却看了看她身旁的这个人。这个人刚才受的那一击不晓得怎样,

    “哥哥,我等你啊!”弗蕾亚温柔地说道,嘴角甜甜一笑,“不如,我们一块回去吧。”

    “不了,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先回去,对了,这个人怎样了?”弗兰的话语显然意有所指。

    “我很好,谢谢……弗兰大人救了我。”紫若兮答道,一直听着他们兄妹的对话,紫若兮心里还颇有些羡慕。这会听到他问自己,才有机会答谢,答谢他刚才的出手相救。

    “你不用说谢,你不是这城市里的人,我没有必要保护你,救你,只不过因为你是弱者!我也不希望看到不相干的血迹来玷污这片土地。”弗兰平静地说完这段话后,没有等紫若兮的回答,更没考虑到他的反应,冷漠的脸庞掠过他们,便自顾离去。自己还有很多的事要做,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陌生人身上。

    “………”紫若兮听到弗兰说的这番话后,气节得咬牙切齿,说不出话来,隐隐地双手抱拳,脸庞上也刹时变得铁青。

    一旁的弗蕾亚察觉出身边这个人的异样,她搀扶住他的手臂,都能直直地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

    “你……你别介意啊,哥哥,他是这样的,其实他心底是很善良的。只不过,作为骑士,长期在艰苦环境中训练和磨砺,他的感情也隐匿在心中罢了。我能够理解,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怪他。”弗蕾亚娓娓动听的声音飘浮在空气中。明亮的眼比那太阳还要温暖,此时,她凝望着身边这个陌生的男子,轻盈甜甜地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听哥哥说,他在部落的郊外捡到一个人,就是你吗?”

    汗……当我真是弃婴吗?这究竟是个什么时代,这人说话怎么都这么奇怪?但,有一点是确信,至少他们不会是坏人?特别是身边这个小女孩。

    “嗯……我叫紫若兮。”略微迟疑了一下,答道。

    “我叫弗蕾亚……紫若兮,很高兴认识你。”说话涧,那温暖如春的声音不断飘浮在耳边,让人感觉到舒服和惬意。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紫若兮回道。脸庞上郁色逐渐散开,刚才的不快也一扫而空。

    “紫若兮,你的名字真的很好听哦,你伤得不轻,不如我扶你先回去休息吧。”弗蕾亚非常体贴的话倒是缓缓荡入了紫若兮的心上。

    “谢谢你,弗蕾亚。”紫若兮随即应声,好久好久,都没有尝过被人关心的滋味了!突然一下,鼻翼竟有些发酸。

    可惜自己看不到,身边这个女孩的身影只是一片黑蒙,除了外形的轮廓镶了层微弱的白光影子,就什么也没有了。

    弗蕾亚咯咯~地甜甜一笑,单臂拨了拨墨绿的长发,搀住紫若兮的胳膊肘儿,缓缓地消逝在视线中。

    ………

    接下来的日子里,在弗蕾亚的照顾下,紫若兮的伤很快就好了大半了,在此其间,弗兰没有来看过,不过,这也就相当于默认他继续能留在这个城市里。

    不过,一个可怕的现象也正在这城市里出现。自从上次被狼人袭击后,这里虽然恢复了平静,但最近每天夜里,准确说凌晨转钟后,就总是有一个黑影在城垛里晃荡,袭击夜归的人们,已经有好几个村民受到了袭击,被犬齿咬伤,和之前被圈禁的人们安排在一起,那数量逐日增加。因此,拉斐尔部落也闹得人心恍恍,谈夜色变!

    连日来,弗兰经过勘查现场,留在受伤村人上的伤口已能确定,这是个狼人所为,并且是从袭击那天开始,遗露的唯一的一个狼人。他具有先天狼人不同的特性,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是被咬伤后,没有被禁锢,白天混在村民中不易查觉,夜半三更就凶相显露,变身为狼人,出来袭击人们。这是个极端凶残和狡猾的敌人。

    一个风高月夜,这天的夜空是连一颗星都没有,只有一轮皎洁的弯月悬挂在暮黑的夜空,偶尔也会被黑压错叠的云层给湮盖住,更增添了一种鬼蜮的味道。

    一个着深色枣红裙衣的女孩匆匆地行走于街道上,街灯映着她孤寂的倒影,她美丽的面庞在月夜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苍白。只见她穿过了条条街巷,朝着路旁边的一个城市公园里行进。

    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城市花圃乐园,简称“侏丽公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