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0.第1380章 她想离开解脱

    第1380章 她想离开解脱

    然后一扭之下,她腕部吃痛,松开了,乔暮云夺过那把致命的刀具,狠狠地背手一掷,扔进了湖里。

    “扑咚~”平静的湖面泛起了圈圈涟漪。

    紫若兮惊怒了。她气恼,她顿愤,为什么,她想离开解脱,都这么难——

    她不想管任何人,任何事,她也不再关心什么了,那些无谓的人世间的事情,谁痛苦,谁难过,谁欢笑,谁开心……等等地等等,所有的所有都与她无关了。她只想自私地放逐自我………

    连这样一个心愿也不行吗?!

    蓦然。

    在乔暮云扔掉她的刀具的瞬间,她竟疯了一般地拼尽全身力气推开他,像流星追月一样速度冲下湖去………

    “扑咚——”水面激起四溢飞溅的水花。

    紧跟着。又是一声。乔暮云根本来不及思考。

    “扑咚!”也跳了下去。再次水花溅起老高。

    好在那湖不是很深,不过,四、五米的深度对不识水性的人也足已致命。所以,更对于那些存心要死的人来说,还是不难办到的。

    一心寻死的她大量地吞水,达到以麻痹神经的效果,但,紫若兮在湖底还没来得及折腾两下,就被一更力的手臂给环绕住腰际,下意识地求生理念,让她攀住了他的脖子。再加上紫若兮本来水性就不错,又在乔暮云的托浮下,很快两人呈上升的趋势。

    水面一阵猛烈的鼓泡,两人一起浮出了湖面。

    那一刻,两人全身湿透,紫若兮难受地一阵呛咳,脸上那戴着的面具早就在湖底被挣脱了,这时,他抱着她,更看着她的脸………

    “不要——”紫若兮突然惊醒过来。一下意识到什么,猛地扭过脸去。她现在很难看,很丑陋……她赤窘,自卑,难堪,羞惭,慌乱,惊蛰……各种各样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

    可是,她想抵抗,她的挣扎,都已无事与补。

    蓦地,乔暮云手臂绕过她的头,固定住她的后脑,然后凶猛地凑上脸去,含住了她的唇,深深地吻住了她,强势而热情………

    呃……

    紫若兮竟一时没了反应,他在干什么……

    而就在这一恍神间,乔暮云的舌头已轻易地撬开贝齿,游走于她的口腔,缠绵悱恻地,不断地翻江倒海。

    紫若兮一下就被吻得呼吸都急促起来,身体更忍不住地要瘫软下来,乔暮云察觉到她的异状,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让她放心地软在他身上,不过,还舍不得离开嘴角,吻一直继续着………

    从这一刻起,他发誓,他要给她足够足够的安全感!

    ………

    而,一直站在岸边的人,竟看得呆了……当场傻在眼前……

    他走出来了,他是早就走出来了,从她准备割腕的那一刻,他就飞奔过来,可,他还是晚了一步………

    就那样心不甘,情不愿地看到她倒在别人的怀里,看着他们在湖中拥吻,他的心正在滴血………

    乔俊烈蓝眸布满了血线,俊美的面孔抽搐着,牙齿都在打战,身体石化在那里,再难动弹,唯独,双手紧了紧,松了松,又紧了紧。

    风吹拂过来,在这个季节应该是分外舒爽的感觉,可,为什么感觉这么寒冷,身体再也温暖不了,心脏更被人狠狠地撕碎,蹂躏……

    过了一会,他静静地扭过头,然后,一步一步地迈着脚步,可是,好沉好沉,每一步都像是灌满了铅,渐渐地把自己压得渺小,渺小,直到看不到………

    意外地,他安静地离开了。就像从来不曾来过这里一样。

    乔暮云好一会才放开紫若兮,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两人的呼吸声交错着,这一刻悲喜交集。

    乔暮云为自己终于肯迈出这一步而感觉到震撼,说实话,他自己也很惊骇,从来不敢想的事情竟敢做了……

    紫若兮则更惊悸,她都不知道自己还在想些什么,还能想些什么……就这样无助地伏在他身上失声痛哭。

    乔暮云很担心。墨绿的眸子划过忧虑。

    “对不起,紫若兮……”乔暮云心疼地扶着她的背,她的泪悸动着他的心,一扯一扯很难受。不管怎样,他都不愿逼她,于情于理,他都更不能这样做,在这种时候,他是多么疼惜着她,就像守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珍贵。为什么,他偏偏要………噢,乔暮云心底叹了一口气,轻轻道,“对不起,我不想……”

    刚说了几个字,又发现意思不对,这种时候他真的很窘,马上改口,“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紫若兮,你知道的,无论你是怎样的想法,我都会尊重你的。但,你不要做傻事,好吗……不要再做让我难过的事情了……”他很聪明地跳过感情上的问题,让她打消轻生的念头,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紫若兮没有答话。感动得已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可是,却听得很清楚,那一声声含着血泪的低语声一遍遍传入耳畔,“带我走,带我走,带我走………”

    紫若兮伏在他怀里,慢慢地精神才好一点,可仍止不住地哽咽着,“乔暮云哥哥,带我离开这里,我真的,真的受不了了……我怕我会疯掉……乔暮云哥哥……”

    最后那声“乔暮云哥哥”可谓说得催人泪下。乔暮云也被她的话感动了。可是,她究竟还是想逃避……逃避哥哥吗?

    乔暮云现在心底是矛盾不堪,一方面想到紫若兮和哥哥乔俊烈的事,他们都是公认的一对,如果不发生这种意外,他想他们的感情应该不会生变。另一方面想到的就是自己,每个人都是有私心的,如果,这次的事件让自己有机会趁虚而入的话,那么………是该庆幸,还是该高兴?!

    可,自己又怎么能这样做呢?这种对手足,对兄弟无情无义,趁火打劫的流氓事情,他乔暮云怎么能做得出来?他还没有这么卑鄙无耻!

    墨绿色的眸子加深,静静地好一会才变得彻亮。怔了怔神,乔暮云没有立刻回答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