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72章 出手相助

    “嘿嘿小子,不要轻举妄动啊,谁知道会不会是陷阱呢。”符皇提醒到。

    语气稍微有些戏谑,他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自然是挺希望戏弄易寒一阵的,只可惜易寒根本没有听他的话,一个劲的走着,相信自己的判断。

    “符皇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易寒一面小心查探着附近是否有修士经过,一面问着。

    几天交流下来,也算是经历了不少事情,易寒并不觉得这个符皇是一个十恶不赦之徒,只是心思比较放浪,大概是老顽童的那一类型。

    他只是说自己受了重伤,被击碎了肉身,这才不得不逃到匕首里去。

    “老夫就是符皇啊,怎么,还有什么要问的?”符皇嘿嘿一笑,沉默寡言起来。

    “符皇,我看你一身功法阴气缭绕、邪里邪气的,但出手有感觉不到任何的魔道功法气息,总感觉很奇怪呢。”易寒说道,倒是不在意对方的态度。

    “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试探老夫比较好,你这活了三十岁不到的人,万一要是知道了老夫的一些过去,恐怕会有生命之虞啊。”匕首在储物袋内微微摇动,传来符皇的叹息声。

    威胁?

    生命之虞?

    易寒接过话茬:“看来符皇却是不是什么善茬呢。”

    “哈哈,老夫的意思是说,你看了我当年雄姿英发的样子,再得知了我当年的天赋,恐怕会从此一蹶不振,走火入魔的。”符皇嘿嘿直笑。

    易寒摇头,心中更加确定了对方的立场。

    走过茂密丛林,易寒用灵剑砍去一些拦路的树木,使得道路好走一些,一路上,符皇依旧开口,喋喋不休地讲着一些有的没的,不过说到最多的还是美女。

    “当年那御龙宗的李凤筱,当真是个人物啊,我还进过她的闺房,偷过她一件肚兜呢,哎呀呀,嘿嘿嘿……”

    易寒撇撇嘴,终于忍不住:“符皇,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偷女孩子家的肚兜,真是……”

    说完便摇头止不住的叹息,但一想到徐菲的生命还要靠他拯救,所以也就硬着头皮和他扯着。

    不过这符皇说话倒是很有原则,对于修为修炼的事情根本不提,就是易寒有心想要打探,凭后者那老谋深算的也探不打什么东西。

    “怎么!女孩子家的肚兜不重要啊,你是看不起御龙宗的仙女……”

    “符皇不要说了,前面有动静了。”易寒只得苦笑着赔礼,这恐怖的精神攻击,说话比雨点还要快的,搁谁谁都受不了。

    符皇这才闭上嘴巴,不过还是嘟囔着“人心不古,尊老爱幼”什么的。

    在易寒前方三千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村庄,一路上看到的伐木的捕猎的痕迹,看来很可能就是这里的村人所为了。

    就是不知道这里的人和我们剑道世界的人一样不一样呢。易寒紧张。

    “哎呀,安啦,你看我这个修仙者,不和你们一模一样的吗?”符皇挖苦地说道,还打了个呵欠。

    灵识席卷,感应不到任何修仙者的痕迹,易寒这才放心的朝村子走去。

    这个村子的人并不是那么原始,有的甚至已经开始穿上了绫罗绸缎了,而在村子的另一头,开垦了好大一块农田,其中散发着浓郁的灵气,居然是一块货真价实的灵田。

    在剑道世界中,也就圣殿弟子可以享用到灵米这种食材,没想到这处人家人手都能吃到,长此以往下来,他们的体质恐怕会远超普通人,最后不修炼也能成为体修了!

    “小哥好面生啊,是从县城来的吗?”

    这时,从左手边传来一中年男子的声音。

    抬头看去,却是一位刚刚打完柴归来的樵夫,只见他身后背着数十捆的木柴,少说也有上千斤的样子,而他则脸不红气不穿,笑问客从何处来。

    “哈哈。”易寒不置一词,只是拱手笑笑。

    此举落在对方眼中却更证明了他的身份,当下热情的接引进村子。

    一路上,一位从远方来的年轻人的到来,在村子中也引起了较大的反响,街边孩童绕着易寒奔跑嬉戏,男人们则放下手头的农活冲着易寒微笑,女人们则从窗户上探出头盯着他看。

    好一处世外田园!

    易寒惊叹不已,就是符皇都大感兴趣的样子。

    经历过修仙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里当真是一个完美的隐居之地。

    “小哥快进来,我们这里叫小石村,没有什么特产,就是这水果还算对得起客人了。”说着,中年樵夫将易寒引进自己家的屋子,将斧头和柴薪置于屋外的院子里,也不锁门。

    看出易寒的惊讶,他只好解释:“大家都活的不错,不会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打开房门,里面倒是简陋了一些,但大小家具一应俱全。

    兽皮地毯,墙上挂着弓箭。,茶几上摆放着几盆瓜果,看起来灵光四溢,很是诱人。

    “来来,客人不要客气。”樵夫笑着递到易寒面前。

    易寒自然冲他一笑,当下拿起一枚果子放入口中轻咬,汁水四溢,甘之如饴,果肉香甜,满口生津。

    澎湃的灵气顺着食道向下进入胃中,接着就被经脉吞噬进去,运转了三十六个小周天后,镇压在了丹田之中,只是一个灵果的灵气,就让他觉得无比舒服。

    樵夫一问之下才知道,易寒居然只是来看看,并不打算久住,这才露出遗憾的神情,只说这里时常闹山贼,距离县城又远又没有大道,叫他千万小心。

    易寒听了微动,看了眼对方的修为,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但身体素质强壮的难以现象。

    这才明白过来,这里的每一人都不会修仙之法,但灵气傍身久了,都融入到了血肉之中,所以自然力大无穷,百病不生。

    临走前,他稍微探听了一下附近是否有那种“腾云驾雾”的仙人存在。

    樵夫思考了许久,才压低声音道:“没看到什么仙人,只是距离这边七百里外有一个山谷,谷中常年雾气缭绕,云里雾里的,我们附近的村子村民都不敢进去,如果真有仙人的话,恐怕也只有那里才有吧。”

    话及至此,他才惊讶问道:“怎么,小哥原来是仙人么!”说着,就要跪拜下去。

    易寒一把将他拉起来:“我自然不是仙人,这瓶药丸你拿着,每日吃下去一颗,长命百岁。”然后,从袖口里摸出来一个白玉小瓶,递到他手上。

    村人惊讶无比,正要拒绝,易寒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眼前,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是留下一句若隐若现的——“有缘再见”。

    “哼还有缘再见,没想到你这傻小子还挺文艺,如果是老夫的话,不杀了他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还搭进去一瓶丹药!”符皇的声音出现,却是阴风四起,杀气腾腾。

    “别扯那些了符皇同志,你老说你年轻的事迹,不想想现在?”易寒将刚探出脑袋的匕首压了回去,直奔七百里外的峡谷。

    他只知道这个星球是有四极圣堂和仙道王朝之人存在的,却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毕竟人家也不是傻子,这种最高机密,圣殿的情报人员也做不好工作。

    “啊!救命!”

    远处密林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哗啦啦,鸟兽纷飞,留下一地的羽毛。

    易寒心下一突,这声音虽然尖锐,但底气不足,绝对不可能是修行之人发出来的。接下来,一道灵气十分明显的波动传递过来,更加确信了易寒的想法。

    有修仙者在攻击世俗女子。

    真奇怪,图什么呢?易寒百思不得其解,但脚下却不慢。

    嗖!

    想也没想,易寒化为了离弦之箭,朝事发地点冲刺过去。

    “小子,你想干嘛!”储物袋中,符皇大叫,弄不清易寒的状况。

    “那只是一个凡人,我能救就救!”易寒头也不回。

    “你个傻子,对手的修为至少是元婴期堪比剑宗,你不想活,老夫还想活呢!”符皇大叫。

    “我身为剑修,有剑心,不能见死不救!”易寒咬牙。

    “你!你这个傻瓜!总有一天你会被你这股傻劲给害死的你知不知道!”

    “知道。”

    “你!”符皇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只好苦口婆心:“修仙界哪里来的善恶,哪里来的正义,父子相残,易子而食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快,现在还有一定的距离,我们现在就走来的急!”

    深吸口气,易寒将黑色匕首从储物袋中拿出,放在地上:“符皇,修行界没有善恶,但我心中有,修行界没有正义,但我心中也有。”

    “如果我有不测的话,你就走吧,还请你帮我救救我道侣的命,易寒愿化为九天甘露,来世当牛做马。感激不尽!”

    说着,放下了匕首,头也不回的走了。

    “妈了个蛋,这个傻子,傻X!”符皇怒骂一声,匕首从泥地上飘起,抖了两下身上的尘土,尾随易寒而去。

    “符皇你回来了?”易寒心中惊喜,虽然他知道有些对不起他,但对方能回来,说明是认可他这个朋友的。

    “哼,别把老夫想的这么好,老夫只想看看你在死前是如何保持硬气的。”符皇森然冷笑,语气阴沉。

    “哈哈哈,倒是借您吉言了。”易寒哈哈大笑。

    咚!

    冲出了一丛灌木丛,直接跃入事发地点。

    一连五道身影,望着易寒的样子,都面带惊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