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69章 孙乐清

    “符皇!”易寒眼睛睁大,目光透着股震惊。

    继而接连摇头:“没听说过。”

    “我说你小子!呼……罢了罢了,就当是我对你的赔礼好了,随你骂,哈哈,我老人家不跟你这小屁孩一般见识。”符皇嘿嘿冷笑,似乎在安慰自己。

    “我说阁下,如果没有真的好处的话,谁会收留你?难道每天还白吃白喝养你不成?”易寒想到几分钟前的痛处,神色极不自然,还记着仇的样子。

    “嘿嘿,我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匕首又来回转了几圈,而且速度更快了,对易寒的鄙视极其不满。

    “哈哈,狗嘴里若是真能吐出象牙来那倒好了,还有谁做生意,直接去养狗算了。”

    易寒驻剑立在这里,一来二去的心中的怒意其实已经消了大半,只是依旧不愿意放过对方,他不是自称符皇么,至少也得弄两张高阶符箓回来。

    “你!你你你!气死我了你这小兔崽子!你你,我我!我这就给你露一手!”

    匕首也怒了,开始竖立起来满天乱飞,将四周的虚空划得乱七八糟,看得易寒微惊。

    他表面上不显露出来,心里开始重新思考,如此锋利的宝物,真的丢了的话是不是太可惜了,可如果不丢的话难道还放任他这样胡来吗,白白树敌不说,自己面子上也下不去。

    但符皇可不像他这么想,他说要露一手那就是要露一手。

    只见匕首上幽光突然大方,转而变得五颜六色起来,似乎也没有看上去的那般渗人。一道虚影从匕首上升起,不是一个成年人,居然是一个婴儿!

    一个婴儿!

    是修仙者的元婴吗!

    易寒大惊,还以为是对方的把戏,当即就要拔剑。

    就见那婴儿老成地摆摆手:“年轻人真是多事,你看我老人家,还有多少力气?没几年活头了,用不着这样!”

    修士的元婴皮肤稚嫩无比,看起来外形和世俗中的新生婴儿也无甚区别,但就是那脸上的老成和成熟,丰富是饱经风霜的老者,如果不是因为外形的话,易寒甚至觉得这婴儿应该添上几条皱纹才合适。

    “前辈?”易寒惊讶,顿时改了称呼。

    修仙者中,一层层境界对应过来,元婴期至少是剑宗境界水品,那无论如何都当得起易寒一句前辈的,只是这个前辈明显是为老不尊,看起来像是个老滑头罢了。

    “咳!哼哼!”符皇见易寒以前辈称呼自己,顿时扬眉吐气起来。

    嘚瑟地一抖手,大叫一声:“老祖我可是七百年都没画符了,现在被你小子激起了欲望,来来来,笔墨伺候!”

    …………

    此时,距离易寒以西数万光年的某处,有一个遮天蔽日、巨大无比的木质楼船横跨在星空之中。

    楼船上的标志显示着,这是剑圣宫的所属。

    数不尽的禁制符文铭刻在战舰周围,玄妙复杂,一个大阵接连一个大阵,看得眼花缭乱,心头乱跳,给人以莫名的安心感,似乎帝级人物来了,都能挡下!

    战舰巨大无比,是有上百艘木质浮空战舰联合而成,一些大型的防御阵法甚至借用了三四十艘战舰的位置才能完美布置,说是战舰,其实称他为堡垒或许更容易令人接受一点。

    剑圣堡垒。

    这就是这个堡垒的名字。

    堡垒上面奇大无比,简直和一个小型的星球一样,数不尽的弟子在其中穿行,每一个都至少是剑宗的水品。

    在以往神龙不见神尾的剑王剑尊,更是一抓一大把,到这里完全成了配角的人物,而剑宗境的内门弟子,就是最底层的士兵了。

    他们四处走动,来回巡视,以五人一组,来回穿插,将附近的星空侦查地无比彻底,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事实上,这里其实在千百年前就已经布下了,是剑道世界借着其他两位结盟势力——天道议会和四极圣堂联合建造的,当年还有数位剑圣参与其中,因此底气很足。

    现在随着剑圣的一位位远去,两位盟友都开始了动摇,其中以四极圣堂最为明显,上次在东之大陆的百战天关内,甚至虬龙大帝还亲自出手,带着十大圣子前来,想要分一杯机缘。

    还好横空出世的易寒给了他们迎头痛击,否则这个脸就丢大了!

    而天道议会那方面则不清楚消息,这群家伙极少在外界走动,招收弟子不多,几乎百年就三两个,但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天才中的王者。

    所幸他们与剑道世界还不会公然撕破脸皮,否则就真的难办了。

    堡垒二楼的一个小房间中,一位穿着长老服的老者坐在椅子上,身前的四方桌上摆放着的,赫然便是附近星空的星域图!

    数十亿万光年,无数行星变换,都逃不开这星域图的推演,事实上这东西不是一张地图,而是一种法器,只不过和纸张一样单薄,可以折叠起来,方便携带。

    满头的白发也不剩几根,老者依旧皱着眉头,目光细细从星域图的这边看到那边,纵观全局,不时分析,时而紧皱眉头,时而松开。

    如今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七天七夜。

    他就是本次负责外门弟子攻击路线的最高指挥者,炼丹长老孙乐清!

    孙乐清是孙梧桐的舅舅,却恨透了这个侄儿。

    他们虽然岁数差得很大,但这辈分依旧是在的,当年如果不是孙梧桐的父母所托,他孙梧桐还不一定能够加入圣殿内。

    进来了之后,虽然孙乐清对这个侄儿诸多不喜欢,但毕竟是他的侄儿,也不好一笤帚直接轰走,只能任由他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每周还给他诸多丹药,所以他修为才能进步的这么快。

    但谁都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易寒横空出世,一剑把这孙梧桐杀了个干净。

    说实话,他孙乐清心中是开心的,但毕竟家人的情谊在里面,也不好过于展现出来。

    嗡!

    一道黄色符箓,速度极快的从天外飞过来,甚至一些剑宗都没看清楚,就已经被长老夹在指间,轻叹一声,不用看,他也知道这里面写的是什么。

    果然,符箓化为了一道虚影,是一个妇人的样子,到了孙乐清身前就是跪拜下来,痛哭流涕。

    “孙大哥,你可一定要为梧桐报仇啊!”

    这妇人赫然就是那孙梧桐的生母,但她不知道为何不叫孙乐清弟弟,反而叫他大哥。

    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后者的修为太高,在圣殿中又是专门负责炼丹的长老,地位超然,因此也不好意思攀的太亲,只是一个劲的哭诉。

    “梧桐这孩子,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呀!”

    “他没什么天赋,我这当妈的是操碎了心,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他成人了,有出息了,却被那易寒小儿斩杀,大哥说说,这等残忍无道的弟子,还有什么资格留在圣殿!”

    孙乐清眉头皱起,很是烦躁的一挥袖。

    孙梧桐会死完全是因为他咎由自取,怎么能赖得了别人呢!

    但这话谁说都行,唯独他这个做舅舅的不能说,心下也只是叹了口气:“这事,我们再商量吧。”口气中的糟心是谁都能听出来。

    但那妇人依旧不依不饶,似乎易寒不死,她连死都不会瞑目。

    “大哥,梧桐是您亲眼看着长大的呀!您真的就如此狠心,真的把我们当了一家人吗!”

    炼丹长老转过身去,无动于衷。

    “好,果然是圣殿长老的作风,是个长老了就不管家里人的死活了,连自己侄儿的死都不管了是吗!”

    这话说的实在是匪夷所思,叫人不能理解是怎么把话题扯到这个份上的,这已经不是恳求,而是在人生攻击,甚至是道德绑架。

    但是妇人的目的就是这个,她知道面前的这位是个什么角色,也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

    他对家人是极其看重的,如果这事换了其他人而不是孙梧桐,恐怕他会第一个跳出来帮忙。

    果然,炼丹长老的神情更加纠结了,以至于开始了来回渡步。

    “你先回去吧,这事,我们再商量,再商量。”

    妇人脸色一变,他原先以为事情已经有了转机,没想到左等右等又是这个结局,当即就要再次磕头痛哭。

    这下,终于是吧孙乐清惹毛了。

    “够了!”

    轰隆,雷声滚滚,彻底镇住了面前的妇人。

    “现在是家国大事,哪里有得着私人事情掺进来的份!”

    “大哥……”妇人一改之前的强势,连语气都软了下来,较弱无比。

    “你回去吧,梧桐的事,我说了会考虑,那就会考虑的。”孙乐清转过身,看不清他的面容。

    “好!”妇人破涕为笑,有这句话她就心安了,知道他已经答应了她的请求,连忙心愿已了的离去。

    妇人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

    吱呀——,啪嗒。

    进来的却是一位年幼小生,端着茶水和糕点推门而入。

    探了探脑袋,见炼丹长老已经停止了工作,这才放心走进来。

    “长老?”小生唇红齿白,生的一副好皮囊。

    “啊,啊?是清风啊。”孙乐清转过身,目光慈祥。

    清风从小就进了圣殿,和炼丹长老一起生活,两人情同父子,无话不谈,家中大小事情全部都是清风一人说了算,甚至连厨艺都很好。

    孙乐清对他很满意,视如己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