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68章 刀中符皇

    “是你!”易寒拿起那小柄匕首。

    看着看着,脑中不经意浮现出杜轩将这东西抛开时那幸灾乐祸又长舒口气的表情,他当初就越想越不对,但时间一长也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也就随他去了。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等着他!

    这匕首通体黑色,外表精致纯美,刀锋轮廓浑然天成,不似人间打造,应该是属于真正的仙家炼器技师的作品,而且水品还不低。

    看着刀口的锋芒,易寒不由自主地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发现即使以剑豪六层的不败仙躯,都难以彻底阻挡,轻易被破开了伤口。

    紧致的血肉立刻就拦下了刀锋的进一步迈进,算起来只是轻伤。

    易寒又将匕首置于光源前打量,却难以辨析到底是何材质,就是在光线的照射下也没有任何反光,反而是他自己本身就闪烁着微光。

    看久了还有一种心神不属之感,看似不可言喻,但绝不是善类。

    “嗯。”易寒眉头一皱,在这匕首上,他居然发现了一抹隐藏的极其晦涩的灵魂波动,如果不是他的基础深厚的话,怕是早也就忽略过去了。

    自己身旁一直潜藏着一个未知生灵,这种事情还得了?

    易寒更是不客气,直接灵识一逼,心中怒吼,夹带着自己的情绪,对匕首内部进行狂轰滥炸。

    单手一指:“给我现!”

    轰!

    分神冲击术一分为五,这是这门法门的极限了,易寒更是含怒出手,威力自然不一般。

    五道刀枪剑戟死死抵住了匕首的周围,易寒弹指一挥间,齐齐向内插去。

    嗡。

    匕首的四周幽光大放,几乎是易寒出手的瞬间,他就做出了相应的变化,五面巨盾牢牢挡住了各大要害部位,使得易寒的五道灵识攻击全部作碎,没有丝毫建树。

    “其中果然有一个生灵,而且境界不低!”易寒目光一眯,得出结论。

    下一刻。

    好像在嘲笑他的出手一样,幽光匕首在暴露出自己的一瞬间,就有一股无法想象的吸力出现,这一回,目标却不是易寒,也不是徐菲。

    “不好!”易寒瞬间明白了他的用意,想要出声提醒已经是来不及。

    话音未落,顿时在场的一百名弟子中,剩下还有将近五十人的储物袋一阵翻腾,不出意外的,每个人里面的灵石都不见了踪影。

    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被这东西给夺了去,和之前一样。

    “哇!”

    “可恶,原来是易师兄!”

    “什么!”

    场中响起了大大小小的惊呼声,弟子们有了防备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己的灵石不见,也不用寻找的,一抬头就发现五十余位弟子的储物袋中都被人用幽暗光芒所化的匹练连接在一起。

    不加掩饰,明目张胆!

    而他们的灵石就在那匹练之中,匹练连接着易寒身前的匕首,正好就连带着所有的灵石一同被吸入囊中,不经过他人同意,纷纷化为了精纯灵气被匕首吸收进去,什么也没留下。

    唰!

    数十人一下子站起来,望向易寒的眼神已经有了些许的异样,他们原先以为易寒是一个德才兼备之人,没想到在这种危急关头却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令他们一阵胆寒。

    人群中走出来一位弟子,当即一抱拳,迟疑道:“既然是易师兄急需用灵石,与师弟们说一下就好,何必要做这种事情呢,如果师兄实在缺的话,我家中还有三十万灵石的,所以……”

    另一人连忙接口道:“所以,还请师兄不要在这种时候也弄这种伎俩了,令人心寒。”说完他还用余光不停打量易寒的脸色,发现后者什么都没说,这才松了口气,他就担心万一对方发火,他可承受不住。

    易寒站起身,心中苦笑,他纵有千般的心思想要解释,却发现根本无从开口。

    这匕首确实是属于他的这没什么好解释的,虽然是从杜轩身上夺来。

    心中思绪万千,总算是明白了杜轩临走前那如释重负的笑容,以及在战斗中他一直重复着的“不要逼我”四字。

    最后一击中,杜轩表现出来的决心和展现出来的实力有着太大的悬殊,易寒都以为他要致命一击了,却扔出来这么个玩意,无法理解。

    当初还笑话他班门弄斧,现在看来,果然这才是大杀招之存在!

    “易哥哥?”徐菲站起身,面带不解。

    她百分百的相信易寒,但不明白为何不解释,如果不解释的话,难道还真要背了这黑锅不成。

    “怎么回事?”

    人群后方开始了攒动,却是代敬天已经到来,他算是东院中说话最算数之人,这些弟子就是内门弟子都不一定服气,却就被他管得严严实实的。

    见代敬天出来,弟子们当下也不再客气,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这不可能。”代敬天一听第一反应就是摇头。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易寒和他是生死之交,是同生共死过的朋友,不要说是易寒做的了,就是明摆着看到了易寒所为,他也不会认为这是易寒的本意。

    “代师兄那真的是易师兄干的呀!”

    “代师兄我们也不相信,但此事千真万确,事发时所有人都看到了。”

    弟子们一见代敬天露出迟疑的神色,都是焦急万分,一股脑的涌上来,围得团团转,三言两语的开口,你一言无一语,反倒显得混乱起来了,弄的人心头烦躁。

    “不要吵了!”远处,周大叔的身影出现在甲板上,面带倦色。

    他刚刚经历过与战尊的厮杀,已经打坐了三天三夜却依旧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到他们这等人物一闭关恐怕就是一两年的时间,战尊修炼更是必须要依托于六阳仙气才行,因此世俗界中的灵气对他们的帮助更加之低,甚至还有害处。

    不要说养伤了,如果没有三阳仙石的话就是修炼都没得修炼。

    其中,能用的起六阳仙石的只是少部分人,大多数剑尊只能用得上三阳仙石,到了突破的关口才会用六阳仙石突破。这六阳仙石珍惜无比,就是圣殿都没多少。

    “周大叔,此话……”

    “不要吵了!”周大叔烦躁了挥挥手,指了指易寒:“此事与他无关。”说着就回到了船舱中,再也不出来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办法,一位剑尊发话了,他们几个连剑宗都不到的小娃娃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还冲进去找骂不成。

    “既然是是如此,方才误会了易师兄了。”

    “误会易师兄了。”

    只是,这道歉的声音缺乏点诚意,显然依旧有不少人认为,此事与他有关。

    大家齐声道歉,弄得易寒很不好意思,虽然此事却是不是他干的,但也有一定的关系,现在大家道歉,反倒令他不知所措了。

    支支吾吾了片刻,也只能苦笑一声,抱拳道谢。

    重新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易寒知道大家现在心情不好,自然不会去触霉头。

    反手拿出那柄匕首,目中寒意涌动,甚至生出了要毁去他的冲动,他看着这无尽星空,想也不想的就要把它扔下去,直到谁也捡不到了才好。

    “嘎嘎嘎,小子不要这么生气嘛。”

    忽然这时,一道微弱的灵识波动从匕首内部出现,开始了与易寒的沟通,虽然虚弱无比,但就如凭着一口气硬撑下来,那样子就像是风中残烛,可怎么吹也吹不灭,有点难以捉摸。

    “你终于肯出来了?”易寒的声音带着怒火,眉头紧皱,正考虑要不要直接丢下去,免得他再出来祸害人。

    “哈哈哈,不过是开了个玩笑罢了,我和你说,得了老夫你恐怕睡觉都能笑开了!”匕首中的声音苍老无比,带着明显的时间年轮。

    但易寒并不为其所动,只是自顾冷笑。

    “睡觉能笑开了,我看是梦见了把你彻底毁去的梦境,才能笑得这么开心吧。”

    “哎呀,这年轻人火气这么大干什么,说起来,你比上一个青年脾气还要差,至于吗,不就吃了你们二十万都不到的灵石。”

    匕首幽光闪烁,每一次发言都会闪一次,激动时次数还会明显增加,居然对易寒的小气感到不满了。

    臭不要脸!易寒心中微怒。

    “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不能说出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的话,我就把你……”眼珠子一转,易寒嘿嘿冷笑。

    “我就把你扔到粪坑里封印个七八十年,怎么样?”

    “我说小子,你不要太过分,我的岁数可比你要大多了,你不叫我前辈也就算了,怎的还如此可恶,居然现将我这一把老骨头扔到粪坑里!”匕首慌了。

    “我数三下!”易寒冷笑,一点不给面子。

    尊老爱幼?今天就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乱拳打死老师傅。

    “小子你!”

    “三……”

    “好好好,我说我说。”

    “二……”

    “我靠你讲不讲理啊!”

    “一……”

    “好好好,我是一名制符师,能够帮你炼制出恐怖的符箓,怎么样,不错吧?”匕首服软。

    “制符师?”易寒第一次听说过这个职业。

    “很厉害吗?”

    “你居然问我厉不厉害?”匕首显然也没想到,绕着易寒乱飞。

    “这么跟你说吧,别人做的符箓自然不一定,但我做的符,一定是天下无双的!”

    “真的吗。”易寒心中一动,但还是摇头,说一句“不信”。

    “哼哼,你要知道,在老夫在世的时候,谁见了我都得叫一句——符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