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67章 日子没法过了!

    易寒当即沟通剑圣水晶:“江鱼子前辈,我……”

    “我说过。”江鱼子的声音悠然世外,不受任何规则束缚,声音磁性儒雅,但话语却透着冷酷。

    “当你不到最后的关头后,我不会出手帮你,上次在时间峡谷中我已经帮了你一次,这才一年不到,难道我是你的打手不成?”

    江鱼子的身影出现在易寒身前,如鬼魅一般没有实体,除了他以外谁都看不到。

    “前辈,没有菲儿我和到了最后关头有什么区别?没有她我和已经死了有什么区别!还请前辈成全!”一个脑袋磕到地上,江鱼子看着他的样子,还是摇头轻叹。

    “你有你的誓言,我有我的准则,你现在就是求了我,我也不会真心实意地想帮你反倒还会令我反感。这样吧,这毒还不到最后的时候,你这段时间大可去寻找解毒方法,如果真有那毒发之日……”

    缓过神,江鱼子一抖自己的长袍,勉为其难:“我就为她压制住毒素一次吧,如果第二次再发作,我也懒得出手相助了。”

    “多谢前辈!”易寒大喜过望,继而迟疑起来:“那,以前辈的意思,这毒何时才会发作呢?”

    江鱼子沉吟两声,就是他也有些说不好:“万法之中,我唯独对毒没有多少研究,在这点上我也不比你强多少,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魔之毒。”

    “天魔之毒?”易寒心下一惊,这名字就听着麻烦。

    点头,江鱼子继续说道:“大概每个月都会有那么一次发作,发作之时,中毒者全身酸痒难耐,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如果不能有效制止的话,恐怕会全身溃烂,以及……”

    说着,他看了易寒一眼,以及他身边的徐菲:“浑身流脓,受尽折磨致死。”

    轰!

    易寒心中似有千百道雷电轰鸣,全身溃烂,死时浑身流脓!

    这对一向爱惜自己容颜的徐菲来说,大概是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了吧。

    虽然她经常说自己不在乎,但是易寒知道,那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专心修炼而找的借口。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徐菲这种一天会问自己三四遍这件衣服美不美的,易寒哪里还不知道其实她是很爱惜容颜的,如果真的以这种死法死去,就是易寒不能允许。

    “这……还请前辈,指给易寒一条出路吧!”易寒重重磕了几次脑袋,一连三下,最后就要磕第四下的时候,江鱼子许是看着心烦了,伸手一指化为仙气拦住了他。

    易寒抬头看他,一句户都不说。

    “罢了,我就给你几点提示吧。”江鱼子喟然轻叹。

    “这里是中央大次元,已经不是你来时的剑道世界了,是三千个小世界的中心,流通着无数天才地宝、神灵丹药,这天魔之毒就是再厉害也挑不出这三千个世界外去。”

    “前辈是说,在这中央大次元内,就有人可以解这毒,而且其实这毒可以解是吗!”易寒大喜,几乎是要抱着江鱼子的大腿了。

    “自然!”江鱼子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淡薄,最后消失不见,传来悠然的嗓音,似从世外传来,高深莫测。

    修为越是精深,易寒越是觉得江鱼子一身神通汇集天地万化,从前他是剑侠剑侍的时候,看不穿江鱼子的身手是正常,但当他到了剑豪后,见识了真正的王者人物后,居然还是觉得他高深无底,这就令易寒觉得不对劲了。

    就比如那虬龙大帝,比如那魅魔族老祖,两个都是货真价实的帝级人物,身上的气息同样是晦深如海,但却都不及江鱼子给他的万分之一的震撼。

    或许是跟了他久了,产生的感觉也不一样了吧。易寒摸摸鼻子,看时间流逝已经恢复了原状,这才和徐菲讲了此事,不过他着重讲了此毒发作是会疼痛无比,将其他的都省去了。

    “是这样呀。”徐菲同样长舒口气的样子,露出了笑脸。

    其实她从一开始也是担心的,但为了不让易寒担心,一直装出来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易寒同样看在眼里,只是暗道这丫头实在是太为别人考虑。

    有了什么委屈都不说出来,打碎了牙也往肚子里咽,万一哪天真的有了什么绝症的话,她的选择一定也是瞒着易寒吧,听起来很暖心,但易寒确实心痛担忧。

    万一真的哪天出了什么事情,结果徐菲宁愿自己一觉不醒了也不趁早和他说,那……

    易寒甩甩头,这种情况想都不敢想。

    当下认认真真地和徐菲一说内心的想法。

    “菲儿知道的啦。”徐菲吐出舌头笑笑,一点没有悔改的意思。

    易寒握住她的玉手,掌心滚烫:“菲儿我知道你在乎我,但我也一样在乎菲儿,如果菲儿有什么事情,我也就不活了……”

    徐菲闻得此言,小手就是一抖,带着埋怨地凑过来,帮易寒整理好他的衣领,那里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变得皱巴巴的了。

    “我死了你就死呀,别老这么小孩子气好不好。”她抿着樱唇,极不情愿。

    “所以啊,我们两个都不要这么小孩子气好不好,说是为了对方着想,其实会留下更痛的心绪给对方的,你愿意看到易哥哥痛苦万分,然后走火入魔,最后……”易寒激动起来。

    徐菲伸手堵住了他的嘴,目光纯粹,微微闪烁,似星辰一样熠熠生光,彰显活泼端庄。

    “好啦,菲儿明白了,那易哥哥以后也要为了菲儿,不要妄谈死亡,好不好嘛?”

    “好。”易寒嘴角挂上微笑,盯着徐菲的样子,情不自禁,凑上脸,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深吻起来。

    啧!

    附近坐着的一干弟子都不是滋味,正如代敬天说过的那样,圣殿里的人大多是从小就坚持不懈日月不坠着修炼的天才弟子,他们越是天赋惊人,就越明白要天外有天的道理,因此都没有考虑过找另一半。

    如今易寒这一对过来,当真是在虐狗。

    …………

    三天过去,风平浪静,东院的四百五十余人停在这里,所有人都已经轻伤痊愈,一清算下来,依旧阵亡了将近五十人。

    这一天……

    代敬天坐在船舱中,这里是他的办公场所,身为首席大弟子还是有些特权的,正在他考虑下一步行进时。

    啪嗒!

    船舱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年轻弟子。

    开口就哭着喊着叫一句:“师兄,这日子没法过了!”

    “怎么了?”代敬天惊讶,最近几日什么都没发生过,上面也没有命令下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了。

    只听这年轻弟子啜泣道:“不光我一个人,大家的储物袋里……灵石,都没了!”说着他还当面打开了自己的储物袋,给代敬天看。

    后者接过一看,果然,里面还残留着浓郁的灵石气息,原先应该在十万灵石上下的,所以才能留下这么浓郁的气息,但这么大一堆灵石居然说没就没了,真是奇怪。

    略带沉吟,代敬天说道:“还有几个人?”

    “三四十个了!都这样,这日子没法过了!”年轻剑修气愤无比,在战场上不落泪的他,为了这件小事倒是气的发抖,目中含泪。

    灵石事小,但到了这种时候还破坏团队合作的人,师兄弟们在一起生死厮杀,顶着下一秒就要死亡的风险,居然还有人做这种事情,是真正的罪业深重。

    代敬天一拍桌子,显然也恼怒异常。

    必须要找出来,严惩不贷!

    易寒和徐菲一起修炼已经三天了,这三天来他们也时常探讨一下“人生”的问题,弄得周围弟子十分不自在,有的妒意深的甚至都两眼一翻昏过去了,私底下哀嚎易师兄修为高不算还虐狗。

    虐狗就虐狗吧,实力这么高大家还拿他没办法,真是可恶。

    “那边,怎么这么吵啊?”易寒下巴搭在徐菲的肩膀上,嗅着佳人的体香,不解问道。

    “好像是几位师兄弟储物袋中的灵石都被人偷走了呢,几天前就有人发现了,但毕竟是灵石,现在又在战场,因此没有闹大,现在那小偷越来越放肆了,才不得已搞成这样。”徐菲倒是知道的挺多。

    这些天她也经常和东院的女弟子们混在一起,他们谈天说地,美其名曰交流情报,其实就是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罢了。

    “还有这种事情。”

    易寒笑着打开了自己的储物袋,边看边说:“到了这种时刻还对灵石念念不忘,真的有必要吗?”话音未落,笑意就凝滞在了嘴边。

    “怎么了?”徐菲凑过来,继而掩嘴一笑,又是憋不住,笑的花枝乱颤,盯着易寒的傻样子,笑的更开心了。

    却是易寒的储物袋中,那原先五六万的灵石,同样消失的一干二净,片甲不留!

    “这!见了鬼了还?”易寒惊讶无比,翻来覆去看了不知多久,如果不是这里弟子众多他都想索性将所有东西一股脑儿倒出来看看了。

    那原先小山一样的灵石,居然就全部不见了踪影,这是什么神通?!

    “真的没了呀?”徐菲凑过脑袋,目光揶揄。

    “菲儿,是不是你……快还我。”

    易寒看出不对劲,还以为徐菲的笑容有问题,当即下手在佳人的腰肢上挠起痒痒来,笑的徐菲手脚乱踢,花枝乱颤,说话说不全,气都喘不过来了,还坚持不是自己拿的,易寒才停了手。

    “哼!”徐菲生气地拧了易寒手臂一下,还不解气,又多拧了两下。

    “不应该啊。”易寒用手摸着刚刚被摧残的手臂,陷入沉思。

    忽然,储物袋中又有异样!

    却是那先前被他忽略掉的黑色匕首,又一次散发出了幽幽暗光。

    与此同时,远方有一位弟子大叫起来:“我灵石也没了,刚刚还看到有的!”

    不管那边弟子如何相互猜忌,易寒收回目光,全部投在了这小小匕首上。

    “是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