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66章 中毒

    “穷寇莫追!”见大家跃跃欲试,还想要追赶,周大叔当即一喝,所有弟子不得已才停下脚步。

    方才杀的兴起,现在回过神来时,大家望着这一地的尸体,尸体和鲜血在星空中漂浮,纷纷闭上了嘴,一种叫做兔死狐悲的悲伤感在他们心头萦绕。

    盯着师兄弟们的尸体,心情跌入谷底,这里没有重力,因此血液都呈现圆珠形状,战死者静静躺在这里,静谧安详,就像是睡过去了一样。

    没有一人去抢夺散落在四处的储物袋,因为这里除了血界之人的尸体,还有将近一百人的圣殿弟子的尸体,其中就有他们的至交好友,青梅竹马。

    战争的残酷大家一开始就已经有所预料,也是一口一个“抛头颅洒热血”,一口一个“等死,死国可乎”,但当真到了这哥时候,所有人都陷入了哀痛。

    几个时辰前还与自己谈天说地的友人,几个时辰前还和自己把酒言欢的佳人,如今却已经是阴阳两隔了,圣殿弟子想要杀尽血界人,血界人也想要为他们自己的同胞报仇。

    生而为男,却不能主宰自己的生命,这大概是最大的悲哀吧!

    易寒心中慌乱,满世界的寻找着徐菲的身影,大战后的景象满目疮痍,不像刚开始想的那样,战到最后战场其实拉开的很大,有五十人甚至都打到周围的星球上去了,但还是分不出胜负。

    灵识席卷,身法潇潇。

    易寒心中焦急无比,徐菲如果出了一点事情的话,他心中有愧,方才杀的兴起,没有照顾到她,况且她还是一个剑豪五层之人,在这场战斗中几乎是排在最底层的了。

    “菲儿,你要是出一点事情的话……”易寒双拳紧握,灵识横扫星空,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这如何是好?

    “易哥哥,我没事。”突然,佳人的声音从远处响起,打消了易寒心中的顾虑。

    “菲儿!”易寒惊喜地叫喊。

    嗖。

    徐菲驾驭着剑光冲击过来,原来她刚才与自己的对手战的不可开交,几乎是要飞到那边的那可水蓝色的星球里去了,结果苦战了三百回合,两人各自受了重伤。

    最后凭借着她多年积攒下来的符箓,才侥幸临死斩杀对手,逃过一劫。

    易寒听了之后唏嘘不已,想起来当年在长河秘境之时,三人要登上那中央圣山,结果易寒凭借着剑圣水晶镇压了升龙剑圣的威压,徐菲却是用三张符箓形成的战甲强行扛过去的。

    当时他虽然注意到了这点,现在想起来也真是奇怪,明明是一位剑圣的精血威压,凭一个长河域的天南剑宗,还有一个再弱小不过的剑侍,如何能够抗的过去?

    那符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呀,我也不知道,是我娘亲留下来的。”徐菲见易寒问起,毫不在意地从储物袋中拿出那三枚符箓,递到易寒身前。

    红黄蓝三种颜色,每一种都是精美无比,易寒看一眼都觉得心中一跳,只觉得灵识又有了触动,更微微上涨了一些。

    心中惊讶都写在了脸上了,易寒知道,他的灵识已经到了剑豪九层顶峰,连八龙舞于天观想图谱都难以暂时提高了,这符箓居然还能提高灵识。

    “这些年也没见你拿出来嘛。”易寒仔仔细细看了一眼,又递还给徐菲,两人一边朝着战舰飞去,一边闲聊。

    “那是易哥哥也没问啊,而且谁知道你的心底是个什么人,万一是个十恶不赦的伪君子呢?”徐菲撇撇嘴,不屑说道。

    “伪君子就伪君子吧,那现在菲儿觉得你易哥哥怎么样啊?”易寒一把手搂过家人的倩腰,在几处十分在意的地方快意了几把,结果被徐菲恶狠狠地拍了下去。

    “干嘛啦,这么多人。”徐菲娇羞道,他们两个几乎是落在人群最后了,打情骂俏也没人发现。

    “那就是说人少的时候可以喽。”易寒想当然的问道,结果又是被佳人一把回绝。

    “菲儿现在有伤,易哥哥就是这样对你的菲儿的呀!”徐菲红霞染上了耳根,俏脸滚烫滚烫的。

    然而,这回被易寒搂在怀中却不加反抗,只是用眼睛谨慎看着四周,一旦有人发现就立刻跳出来。

    “菲儿有伤?快让易哥哥来检查一下!”易寒义不容辞地说道,徐菲白了他一眼,做了一个用刀切的动作,看得易寒心中一跳,摸着脑袋讪笑着。

    “徐女侠请。”易寒嘿嘿一笑,弯下身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请徐菲先上舰。

    “哼。”徐菲露出一个这还差不多的表情,头抬的像一只白天鹅一样,玉腿微抬,走了上去。

    “呼。”

    舒口气,易寒心中暗道,都说伴君如伴虎,这伴女友也不比伴君差不了多少啊。

    代敬天最后一个上舰,看到这幅光景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了一会徐菲的背影,继而笑着对易寒说道:“师弟,真是好兴致啊。”

    “哈哈,兴致个鬼。”易寒摸摸鼻子,和代敬天并肩而行。

    “都这样的还不雅兴,你不知道我们东院中的单身有多少呢。”代敬天笑着说道。

    “唉不说这事……”易寒被他问的不自在了,摆摆手。

    “代师兄,这次我们的伤亡怎么样?”

    代敬天看了他一眼,恢复严肃,压低了声音:“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易寒震惊,这数量可是远超预期了,五百多人伤亡了三分之一,岂不是有一百五六十人阵亡了!

    “嘘嘘!!”代敬天连忙叫他小声一点,看着四周弟子的反应,不想引起太大的反应。

    “没那么夸张。”知道易寒误会了,他连忙解释:“这三分之一是全部受伤阵亡的人加起来的人数,不过统计下来发现,血界之人的伤亡数量要好上许多。”说到最后,他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易寒很少从代敬天脸上看到这种神情。

    回到了徐菲的身边,代敬天见他有事情也就不再搭理,一个人走向周大叔和其他四位内门剑宗处,商量事情。

    他一回来就发现徐菲脸色苍白,而且比起方才还要不好看,顿时心下一慌,走到她身边,徐菲没想到易寒会这么快回来,连忙别过脸去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伤势。

    但这种时候,易寒哪里还会跟她客气,一把手抓过她的皓腕,脉象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我怕易哥哥担心……”徐菲皱皱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目光闪烁更不敢看心上人,但落在易寒心中又是一阵心疼。

    连忙朝经脉中输入三阳仙气,他的基础比起徐菲来还要憨实不少。

    几乎是呼吸之间,足足相当于徐菲总量的两倍的仙气就灌输进去,这下子徐菲的脸色才好看上一些,但还是不能恢复到最佳。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没有伤口了啊?

    易寒不解,心下焦急,灵识顺着她的身体就横扫进去,一探究竟。

    徐菲的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满脸通红地坐在易寒身前,这回不再有任何任性,只是静静看着对方为自己担心的样子,心中全是安心,只要在易哥哥身边,就会感受到安全,这是她对易寒的全部看法。

    易寒长得不帅,品行也说不得最好最好,但却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实在人,否则徐菲也不会跟了他这么久,高傲如上官月明也不会对他有如此的情绪,对男人不屑如魅瑕也不会有那样的情感。

    就算是天塌下来,就算是地陷下去!只要有易哥哥在,我就不会有事。这是徐菲的全部心思,望着易寒满脑门子汗为自己担忧,心中也是甜蜜。

    这是怎么回事?易寒心中满是疑问。

    灵识随着经脉一路向下,甚至到了胸膛,到了脏器处,发现一切都完好如初,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就是一些伤口也被易寒方才灌输的仙气及时治愈住了。

    忽然,他心中一动,发现了徐菲丹田处的异样。

    虽然隐藏的极好,但还是逃不过他的强大灵识。

    “给我出来!”大吼一声,易寒的灵识强度瞬间加大。

    徐菲的丹田就像是一座水井,井中之水澄澈透明,如今却已经有些泛黑,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气息,易寒看也不用看就知道,这就是一切异样的根源。

    “这是,毒!”

    易寒惊呼出声,现实中睁开眼,见徐菲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发呆,心中温暖,立刻又潜下心来,尽全力想要清除毒素。

    但他无奈的发现,这毒简直狡猾多端,与徐菲的仙气紧紧粘连在一起分都分不开,而且随着仙气的分合聚散也做出相应的变动,就像是有生命一样,闻所未闻。

    “怎么会这样!”他苦恼地怪叫。

    暂时没有办法,易寒只能降徐菲的剑气先封印起来再说,否则再这样下去,毒素随着仙气在体内循环,路过的经脉和脏器都将受到损害,时间一长就是神仙都难救了。

    对了,江鱼子前辈一定有办法!如果是他的话,这种毒素一定是轻而易举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