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01章 强者间的赌注!

    “你能学去,这是你的本事。”白圣读出了易寒眼中的内容,挥挥手,不再开口。

    不知不觉已经三个时辰过去,这片时空却依旧艳阳高照,也没有任何的星辰转换,易寒意识到,这大概就是圣级存在都有的小世界,是他们自创的世界。

    低级的世界有山有水已经很难得,更高一级的甚至就会有空气出现,再往上,便有了日月星辰,山川树木,传说中的顶点,那便是连六道轮回都能复制过来,逆天至极!

    嗡!

    “身体借我一下。”

    脑海中,易寒听到江鱼子突然向他传话,起初还有些不解,但没过多久,他便意识消散,直接伏案趴在了桌子上。

    白圣面带惊讶刚要说话,便心有所感,露出会心一笑。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小子,我说在他身上看到了不少旧友的痕迹,不曾想原来是你的传承人。”

    白圣微笑着开口,江鱼子还未出声,他便已经明白是谁。

    “白兄好久不见。”

    江鱼子的声音也是那样的儒雅,和这白圣,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然,指的是战友。

    “当年的梅兰四君子,也只剩下你我了啊。”白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都是过去的事了,而且已经过去了这么多纪元,连太古王朝都消失了不见,你还记得那么多作甚。”

    江鱼子端起酒杯,有些无奈,望向白圣,居然还有几丝幽怨!

    这种表情,易寒是八辈子都想不到的吧,不过对人不对事,大概也只有同辈之间,才会有这样的真情流露。

    剑圣们拥有悠久的寿命,有些新晋剑圣活了数千年,而对于这两位来说,恐怕都已经是数十万年的寿命。

    玄元大帝的墓穴至少有十万年的历史,可这位大帝在白圣眼中却也只能当得起一个小娃娃的称呼,其资历,可见一斑。

    “阿龙进入第三宇宙,小钟踏上了那条道路一去不返,海兄自三万年前开始闭关到现在都没出来,恐怕也已经无力回天……”

    白圣随口说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惊天猛料,他口中的这些人物,自然都是不折不扣的剑圣存在,不知道有怎样的交情,才会有这样亲密的绰号。

    听他所言,这些友人也是死的死走的走,都没能聚在一起,稍显遗憾。

    不过听他的口吻,他似乎已经将生死看得很淡,甚至都是笑着说的,仿佛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笑对死亡,活得洒脱,便是他的一生之写照。

    江鱼子神情复杂,自饮自酌,不知不觉见已经三四杯酒下肚,这酒都是绝品仙酿,就连他们这种存在的人,也找不见多少的。

    …………

    不知过了多久,易寒醒了,他对昏迷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意识回归后,他依旧坐在广场上的金色蒲团中,上官修德和惜灵都已经消失不见,唯有他还留在此地,闭目养神,一副正在巩固修为的样子。

    “这应该也是江鱼子前辈为我摆好的伪装吧。”易寒这样想到。

    站起身,心中只是露出一个念头,光芒一闪而过,人影也就消失不见。

    易寒出现在百战天关中,立刻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大家都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少年,强势崛起,击败了阮温玉这等强大的人物。

    虬龙大帝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易寒一出现,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动不动,时间圣子站在他身后,同样如此,此次没有交手,应该是最大的遗憾。

    魅瑕乖巧的站在魅魔族老祖身边,挽着后者的手臂,不是撒娇,说着一些在遗迹内经历过的事情,看得出来,她们的关系确实很好,远超了一般师徒。

    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看了一眼,魅瑕的脸上有几分不舍,易寒冲她微笑,暗示以后还有足够的时间见面,当然前提是努力提高修为,否则终有老死的一天。

    鹭剑上人在谁都没注意的情况下,离开了此地,不露痕迹,这一回,他并没能重塑十年前的不败神话,剑情仇被易寒一剑诛杀,震惊了世人。

    “你先下去休息吧,待会我们有事找你。”脑中传来三位长老的传音。

    易寒朝他们一拱手,正要走下高台,就听得背后传来一声——

    “慢!”

    全场安静,众人循声望去,出声的,居然是那位虬龙大帝!

    此人的修为实力是在场之人中最强的,眼下正要功德圆满之际,他却偏偏站出来,不知道要搞什么阴谋诡计。

    “我听闻易寒实力不错,对时空一道颇有心得,小徒正好也突破了筑基,凝结金丹,神通大涨,此时理应是相互印证的最好时机,不如就由你二位切磋一番,如何啊?”

    说着,气息一震,化为强烈的威压,滚滚而来,排山倒海,吹得大家东倒西歪,站都站不住脚。他本人脸上则波澜不惊,什么表示都没有。

    这哪里是商量,根本是赤裸裸的威胁!

    目光又回到易寒身上,眼下他和这些宫主长老的修为相差无几,因此承受的压力也不是很大,心下沉吟片刻,就要答应下来,就听的三位长老继续传音过来。

    “易寒,不要答应他!”

    “虬龙大帝心思不像外表那般狂野,粗中有细,他既然主动提出来约战,必然是有十全的把握!”

    “时间圣子是他的最宝贝的爱徒,万不能有失,如果不是有必胜信心,绝不会提出切磋的。”

    “长老的意思,我已经明白。”易寒恭敬的回音道。

    “但,我剑修就是为战斗而生,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如果这点困难都跨不过,我还如何面对心中的心魔?因此,此战我势在必得!”

    抱拳拱手,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易寒的声音坚韧而又响亮,没有任何的让步,斩钉截铁。

    其中的果决果敢,令人钦佩,目中的战意,更是不敢直视!

    “我易寒,应战!”

    场下众人爆发出议论声,有的面露焦急,有的一脸不解,还在想他为何会答应下来。

    “好!这才是我剑道世界好男儿!”

    “易寒,我看好你!”

    “不愧是易寒啊,真是有魄力!”

    叫好声不断,但仔细注意就不难发现,在下面交好的人全部都是上官世家或是刘姓世家之人,他们与易寒本就有隙。

    如今看到他想不开地要与一位大帝做赌注,更是死了命地拱火,生怕易寒反应过来,临阵退缩。

    但说到底,易寒根本不是意气用事。

    他突破到了剑豪境,确实有了极大的进步,修为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一点不假,灵识甚至达到了剑豪九层的恐怖层次!

    “很好!果然是真剑修,有几分剑圣年轻时的样子!”

    虬龙大帝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不过,他目光深处的一丝预先杀之而后快,却暴露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那就开始吧!”

    “慢!”伸出手,易寒大声说道。

    皱起眉头,虬龙大帝有些不满,魅瑕一脸担忧,魅魔族老祖则面露精彩,完全是把这场冲突当了闹剧看了。

    “我认为,如此切磋,尚不能激发出我等的斗战欲望,必先加点赌注才行,大帝以为呢?”

    易寒笑呵呵地,不卑不亢,神情拿捏的恰到好处。

    “哼,倒也言之有理!”

    一翻手,虬龙大帝掌中便多出一物来,此物状似一艘小型的帆船,不过实在是太小,静静地躺在虬龙大帝的掌心,朴实无华,看不出什么神妙。

    “此物名为天行舟,是货真价实的仙器,一日千里更是不在话下,无论是赶路还是遁走,都是首屈一指的护身法宝,如果你赢了,此物便是你的。”

    易寒心下一突,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拿出这么一件宝贝来,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仙器,比他身上最好的东西都要好。

    一时间居然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因为根本拿不出相对应的宝物,再这样下去,恐怕难以下得了台面。

    好在圣殿长老们看穿了他的难处,飞身上场,同样拿出一件护身宝甲。

    “此宝甲由九九八十一片精光玉组成,穿上它足可以在剑宗之下横行霸道,激发其上的防御阵法,短时间内,就是剑宗存在,都无法轻易击破!不知此宝,大帝可还看得上眼?”

    台下一片哗然,那些上官家的人原本还想看易寒丢脸,如今却也脸色一变,他们没有想到圣殿长老居然如此偏袒易寒,拿出自己的宝物为其强行出头!

    不经意间,又让易寒出了一次风头,这一下,他的名号势必是要深深流传在众人心中个几十年了,毕竟连剑指天当年,都没有闹得这么凶过。

    一件是天行舟,正牌的仙器,一件是护身宝甲,可大幅度削弱剑豪的攻击,就连剑宗都轻易破不开其防御!

    每一件流出出去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而且还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如今,就因为易寒和时间圣子的决斗,居然就摆上了台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