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34章 技惊四座

    微风拂过,易寒一脸轻松的站在那里,云淡风轻,中品灵剑在手,斜指向地面,萦绕淡淡微光,忽闪忽灭。

    围观众人全都闭上了嘴巴,这些人大多数都心头震惊,难以言表,也有的认为易寒此举不过是在找死,如果他击败了这些弟子,他得罪可就是站在他们身后的人了。

    “宋师兄背后,可是有孙梧桐孙师兄撑腰啊,孙师兄手下高手如云,而且这两天一直闭关谁也不见,手下人也对代师兄的人越发蛮横,恐怕会有事情发生啊。”

    有一人暗暗发言,对此次事件不置一词,却转而讨论起其他东西来。

    “你们说,会不会是孙师兄已经快要领悟剑意,就要突破剑宗?”

    “如果是那样的话,代师兄可危险了啊,孙师兄和他向来不对眼,如果孙师兄突破,那么第一个报复的,肯定就是代师兄。”

    “代师兄人这么好,东院几乎每一个人无论修为高低,他都一视同仁没有任何偏颇,如果有朝一日他有危险,恐怕有许多人会站出来吧。”

    “哼,你们就不要为代敬天说好话了,此人看起来慈眉善目其实暗地里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

    不顾外围弟子的议论纷纷,易寒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缓缓说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杀人的剑术,你是来搞笑的吗?”

    “你!”青年胸中一怒,气急败坏。

    “来吧,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如果现在不使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了。”易寒面带笑意,目光精光闪动,语气冷静的可怕。

    “你以为你赢了吗!看我穿云九剑!”对面青年满头大汗,额头上的头发都被易寒的剑气斩断了几根,现在两眼充斥着狰狞,不住怒吼,当即再次进攻。

    此招名为穿云九剑,易寒从来没有听说过,但看其起手式就明白此招定然不凡,但不论如何,凡是招式那就一定有破绽,因此只要在对手彻底施展出此招的威力前将之击溃,那么一切都不足为虑。

    “穿云九剑!传言此招是孙师兄的家族绝学,唯有他的亲信才能学到,没想到宋师兄和孙师兄的交情这么深,能够学到此招!”

    “易寒这回真的是完了啊,为了一个上官修德强行出头,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

    “易师弟,不用管我!”背后,上官修德坚定地说道。

    大家的议论他自然也听在耳中,易寒能够站出来帮他他很感激,可如果反倒把易寒拉进了这趟浑水,他可绝对做不出来这忘恩负义的事。

    “无妨。”易寒背对着他,上官修德看不清他的脸,但听得无妨二字,心中就是一阵安心。

    嗖!

    宋姓青年出手了,他施展的剑法名为穿云九剑,其实只有一招,不过这一招中包含了九种变化,因此得名,此招招招连环,一招是而满盘皆输,因此给人以压迫感十足,很难看穿。

    脚下一跺,他如闪电般窜过来,来到易寒面前看也不看就是一剑,此剑看似随意其实是计算到了一切,易寒的闪躲,易寒的轨迹,易寒的出招都难逃此剑。

    不是这宋姓青年的剑术倜然高超了起来,而是这穿云九剑的特性就是如此,每一招对应对手的不同变化都有新的变招,因此一剑快则剑剑快,一剑得手则剑剑得手,很不好办。

    易寒衣角飘起,长发飘逸,一身青衣,立于风中,目光深邃,灵剑闪烁,胸膛起伏,气定神闲。

    目光一眯,漆黑的瞳孔宛若无垠星空一般,其中突然爆闪几道精光,在刹那间,易寒就已经捕捉到了对手的进攻轨迹,眉头不自然地皱起,看起来很难办。

    穿云九剑的变化轨迹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在他的心眼中,轨迹繁杂无比,就如同鱼儿在江海中游荡一样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也就是说,此招很难暴露出破绽。

    但是难以暴露破绽,不代表不存在破绽!

    对常人来说不可能,但对身负剑圣水晶,无时不刻不正经受剑圣点拨的易寒,却还有一线希望。

    噹!

    第一剑轻松挡下,宋姓青年瞳孔一缩似乎有些没想到,但他咬牙之下,身体还在半空中连连变换身位,当头劈下,就要出第二剑!

    噹!

    易寒目光深邃无比,无论是谁看了都会心神剧震,就像一个黑洞,可以吞噬无限星空。第二剑的变化已经高出第一剑太多,但还是难以击破他的防御。

    噹噹噹!

    每一招都看起来是那样的漫不经心,但对围观弟子来说,易寒的实力却深深印在了他们的心中,穿云九剑的威力他们看了也都是心惊胆颤,本来根本无胜算的一剑没想到易寒依旧能轻松接下,如果是换了他们,绝对不行!

    “我原先以为着易寒是靠着代师兄的名头出名,如今看来,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哼,我看未必,这易寒才几斤几两?如果是孙师兄或是吴师兄来了,照样逃不开一个死字。”

    “那你自己上去接下此招试试看?易师弟的实力确实不错,这是毋庸置疑的!你们原先还说他算不得天才的人,现在怎么都没了声音?自己做不到就酸别人,你们也配称为天才。”

    “杨清,我看你是想死了!”

    “干什么,想比剑吗,我们斗剑台上走起,死生不论!”

    “你!”

    噹!轰!

    这两人都快要拔剑相向了,但场中的战斗已然悄然落下帷幕,大家惊愕地回过神来,怎么刚才还一副势均力敌的样子,现在就成了这种结局?

    易寒还是那样云淡风轻地站在那,灵剑斜指向地面,散发淡淡荧光,脸上也有了些许血痕,不知道是不是他的。

    宋姓男子单膝跪地,用剑插在地上,抵住身体,此刻在易寒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几乎是以一个跪拜的姿势跪倒在他身前,毫无反击之力。

    “怎么了,刚才怎么了?!”

    一众弟子后悔不迭,没想到就因为一时的口舌之争错过了这么精彩的好戏,看其他人那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样子,那一定是十分精彩的一幕,结果居然被他们漏看了!

    易寒深吸一口气,收剑入鞘,在刚才的那一招中,他险些也是一步走错而满盘皆输,最后还好是及时施展出了生命禁区,牢牢挡下了致命一剑,同时双剑齐出,一左一右施展裂天剑法,双倍的剑技攻击外加四倍的反震之力,这才瞬息反击,一举功成。

    “哇!”宋姓青年青年口吐鲜血,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宋师兄!”

    人群中一群和宋师兄一起来的弟子连忙过来架走了他,否则留在这里只能是继续丢人现眼,不过让他们报仇也是不可能的,就连宋姓男子都输了,凭他们哪还有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