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四十五章 命中注定!

    没有人可以回答他,易寒选择孤注一掷,不论最后有没有生还的可能,先将这些怪物杀死一定是没错的。

    嗖嗖!

    双剑合璧!

    一个照面就斩杀了三个,这些怪物对他来说也不再是陌生,基本上也发现了其身上的弱点,鲜血四溅肉沫横飞,短短一天之内,斗战技巧又有提高。

    四个,五个,六个,七个!

    这似乎是一场永无休止的屠杀,易寒不停挥舞手中的双剑,无论杀死多少守墓者石室外总能冲进来更多更多!

    哒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近在咫尺!

    看到了!这个神秘存在露出了鞋尖,露出了胸膛,最后,整个躯体都进入了视线,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熟悉感,易寒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这个存在,却无法辨认他到底是谁。

    脸部闪烁着黝黑紫光看不真切,全身也都笼罩在一片迷雾当中,显然是不想让易寒知道其真面目,当然也可能是易寒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蝼蚁,一个连知道他是何方大能的资格都没有的可怜人。

    脚踏琉璃鎏金长靴,黑铁质地,其上更绣有云纹蝶式,身上的长袍的下半部分也露出些许,上纹龙凤鸟兽,日月星辰,山川虫豸贵不可言,单单站在那里,就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好像他就是神明,他就是力量体系的最顶点,他无所不能!

    此人出现的瞬间,所有的怪物都安静下来,似乎是知道此人得罪不得,看到他们脸上那发自内心的心悦臣服,易寒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狂热,一句话就能让他们舍生赴死。

    伸出手,神秘存在就连手掌都戴着黑色皮质手套,边上纹有金丝边。对这虚空随意一指,易寒全神贯注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能败在这等盖世强者手里,就是死了心甘情愿了吧。

    出乎意料的,神秘存在对易寒一点兴趣也没有,随着他手指在虚空连点,易寒身后的高台疯狂的颤抖起来,上面浮现出越来越多的符文和古文字,原来这石台还保留有许多力量,上官月明其实根本没有解开这禁制太多!

    不过有此等人物出手自然又是不一样,石台上,一枚枚符文失去了光泽烟消云散,一个个古文字化为阵阵惨叫消失不见,同一时间,易寒从高台上看到了一个剑柄!

    是的,破去了禁制之后,这柄剑,正在缓缓升起!

    在这不知道多少年后,这柄惊世神剑,终于重见天日,在另一个剑修眼前!

    剑身已经出现了三分之一,易寒从刚才开始心中就有一份悸动,那种心神不属,那种心血来潮,惊心动魄,好像者出现的东西会有什么不可思议之处,值得他潜意识里就如此激动!

    剑身底部,日月齐鸣,随着剑身的暴露,更有九龙逐日之壮景,下有九凤合鸣之绮丽,背后数之不尽的山川,云里雾里。

    再往下看,此刻已然出现了五成有余,梅兰竹菊四君子之画出现,此四者在民间有着崇高的地位,历朝历代都有大量文人墨客、迁客骚人赞咏其品质,梅之探波傲雪,兰之孤芳自赏,竹之筛风弄月,菊之凌霜飘逸!

    更有不少赫赫有名的剑圣直抒其言,竹者,风过不摇,雨过而不浊,君子也好,剑客也罢,都当有竹子的品质,竹的胸怀。

    剑身已出现八成,上面什么都没有刻画,只有一个小字,“元”。

    看到此剑的第一眼起,易寒就再也不能移开视线,全身血脉激荡,生出此剑就应该是属于他的感觉。

    是的,此剑就是属于我的!

    此剑,我势在必得,我命中注定!!

    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都在欢呼!难以置信!

    神剑确实不凡,这种东西本身华美无双不说,就连其本身就拥有属于自己的意识,灵剑已经有了些微配合主人的念头,可神剑更加夸张,几乎就是一个拥有独立意识的生命体,因此这种意识,就是人们口中的剑灵之说。

    此刻,剑身上浮现了一个少女的虚影,刚睡醒没多久的样子,揉了揉眼睛,就一脸怒意的瞪着那个神秘存在,受到此人的力量的牵引,在半空中极力挣扎,甚至就连这等人物的手段也险些让他脱离出去。

    “唔……”轻咛一声,易寒似乎听到了剑灵少女的抱怨,紧接着全世界都安静下来,意识陷入黑暗,念头遁入空明,所听所见所闻都没有着力点,大脑也停止思考!

    嗡!

    大概是过去了无尽岁月,又像是仅仅只是一秒之后,易寒的身体重新有了反应,那个神秘存在不知何时已经离去,也不知道他来此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易寒一眼就看到插在自己不远处的地面的神剑。

    神剑失去了方才的光泽,也看不到那个少女的虚影,像一柄世俗铁剑一样静静斜插在地上,要说不同,也就是上面刻画的图案比较精美吧。

    满场的怪物不见了踪影,石室内已经面目全非,到处都是碎石块,头顶的顶梁柱摇摇欲拽,几个支撑的石柱也倒了不少,地面更是打出来道道大坑,惨不忍睹。

    这里发生了什么,刚才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喵~”小白猫从怀中探出脑袋。

    “刚才……时间停止了十又之九之九秒,然后……你一伸手……时间又恢复了……喵。”小家伙歪着脑袋说道。

    “掌控时间的力量……连时间都能随便停止随意恢复,这种力量真的是生灵能够掌握的么?不过所幸这一切都还……”

    易寒起初还好,直到听到最后之语,经不住脸上莫名其妙。

    “等等,你说是……我?我一直站在这里,怎么伸手,况且我又不能改变时间,那种力量太过空洞,根本不是生灵所能掌控的。”易寒摇头,掌握时空纯属无稽之谈,只当是小白猫拿自己取笑。

    “什么?刚才……那个人……不是你喵?”小猫神色大变,觉得震惊异常,不可思议的在易寒身上嗅来嗅去,面露疑惑。

    “我?怎么可能是我!我从一开始就和你在一起啊,怎么可能会是那个人?”易寒摆摆手,觉得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你从刚开始……就一直……和我在一起?!喵……”小白猫更加诧异。

    易寒看到他的脸色觉得也不像是开玩笑,想到这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可理喻,从一进入这个墓穴就开始了,发生的好些东西让他很不舒服,险些连世界观都颠覆了,再这样下去不要说修炼,恐怕连心魔都有了。

    信步走过去,守住神剑,剑身依旧华美绝伦,这回拔出来就不需要多少力量,易寒将他掂在手中,倒是和那些灵剑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似乎比之前少了一丝神韵,那样子就像是剑器中的行尸走肉,剑器中的尸体,没有了任何生机。

    “等!等下!这怎么回事?!”易寒眉头忽然紧皱,握着神剑的手突然疯狂颤抖起来,不是易寒多动症,而是这柄神剑突然发威,就要从手中挣脱出一样。

    “给我镇压!!”全身灵气疯狂运转,悉数灌入手中神剑之中,结果无不是石沉大海,一点音讯都没有传出,白白浪费了不说,甚至还加大了神剑的挣扎力度!

    “喵喵!”小白猫喵喵直叫,看出来情况危急,可惜他貌似没有任何能够帮到易寒的地方。

    嗖!

    “啊!”易寒面色大变,手中的神剑突然间又有了光泽,悬浮起来,朝着某个方向上下起伏,然后飞快穿梭过去,连带着手还握着剑柄的易寒。

    四周的景物没什么好看的,易寒看到了墙比之前的一个个头颅,还看到了整个墓穴地下站满了一个个碎尸块拼凑成的怪物,也看到了大厅中地上是九条龙形生物的尸体,天花板上是九只金色羽翼华美无双的鸟类的尸体,同样摆成了四个大字“雍和纯粹”。

    身体似乎变得透明了,跟着神剑穿梭过一个又一个石室,有些石室内盛放着数之不尽的小虫,密密麻麻叫人心头难受,有些房间没有出口,放满了红色绿色的液体,中间似乎还浸泡着什么东西,一根管子从天花板连接出去,不知道通向哪里……

    当然更多的房间内,地上残留着一些红色绿色的神秘液体,大概只能没过一般人的脚踝处,一具具已经皮包骨的尸体倒在地上,他们的骸骨散发着强烈的金光,璀璨至极,却也再也没有醒过来的一天。

    其中一些骸骨还好,尤其是几个房间中,尸骨的姿势实在有些诡异,死前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折磨,有的不停用双手抓挠石壁最终还是没能逃出生天,无尽岁月过去保持了一个上半身趴在墙上,下半身跪地的姿势。还有一些身体已经七零八落,有的只剩下了一地的骨渣……

    “这柄剑,要带我前往哪里?”易寒心中不解,生怕就此卡死在墙壁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