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二十四章 钱公子

    “易兄,这……”应慈急的满头大汗。

    “不要紧的,你看着就是。”徐菲笑道,心中对易寒有着绝对的信心。

    华服车夫闻声看去,看到应慈站在一边,心中顿时一松,一个毫无背景的穷苦书生的朋友,能有什么好怕的?

    当下语气更重了三分,唾沫星子喷的到处都是。

    “告诉你,敢招惹我们钱家,就是你家八辈祖宗……”

    啪!!

    “啊!”

    车夫狠话还未放完,就觉得左右一痛,整个人倒飞出去,在空中转了一百八十度,堪堪落到地面,一口黄牙剩不下几颗,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易寒,没想到在青木城中,他居然真的敢出手。

    “出言不逊,你无礼。”易寒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由分说出手打人,你无德!方才老汉的孙女开口求情,你却依然要出手,你不仁!你口口声声钱府钱府,却做着令人痛恨钱府之事,你不忠!”

    “我且问你!”易寒皱眉怒道:“你一个不忠不仁无德无礼之徒,谁给你的横行霸道的胆子!”

    “哈哈哈哈,当然是我!”

    马车车帘撩开,露出一个长相俊美的青年,要说特点,就是眼中的那抹轻蔑和嗤笑,是令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忽略的。

    “公子。”车夫连滚带爬的滚过来,一开口,牙齿都漏风,滑稽的很。

    “哼!真是一个废物!”钱姓青年一巴掌又把他打回到原处,目光不屑打了极点,仿佛看到此人就觉得不舒服。

    接着抬起头,盯着眼前的易寒上下打量:“阁下方才一番话倒也真是伶牙俐齿,本公子也不是不讲理之人,你给我磕几个头自断一臂,顺便……”他恰巧看到了易寒背后的徐菲,邪笑道。

    “顺便把那美娇娘给我送来,我就留你一命,如何?”

    易寒目光阴沉,抚摸着手中的长剑,邪笑着开口:“看来你是想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长这么大,倒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威胁我!”

    钱姓男子爆发出大笑,易寒的话着实戳中了他的笑点,从小到大,他父亲就告诉他,在这里除了剑圣宫和上官家,所有人都是畜生,是供他们取乐的废物!

    “你信不信?”易寒面无表情的开口,吹了吹灵剑上的灰尘,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道。

    “很好,很好!老子就站在这里,你有胆量就来杀我吧,来,剑往这里砍,快点!”钱姓男子面目狰狞,特意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嚣张一时。

    嗖!剑光一闪。

    “啊!你!”钱姓男子再也没了狂妄,脸色大变。

    人群爆发出惊涛骇浪的惊呼声,倒不如说是易寒的表现令他们都没有料到,就在刚才,钱大公子放话的一瞬间,他居然就真的出手,活活斩下了后者的一只手臂!

    啪,右臂沾满鲜血掉在地上,钱公子不住的尖叫,难以忍受的疼痛感令他难以呼吸,再也感受不到右臂的担忧让他心生绝望。

    “小畜生!你敢断我一臂,你敢,你敢!啊!我要杀了你!”

    锵的一声拔出剑,钱大公子早已变得披头散发人不人鬼不鬼,此刻赫然是被易寒逼到了绝境,恼羞成怒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要杀了易寒。

    “哼!”易寒冷笑,“这种蹩脚的剑法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嗖嗖两剑破了对手的防御,此人根本就是个花架子,像个花瓶一样没有多少真正实力,不过是仗着身世得以横行霸道,如今真的遇上了一个敢于出手挑衅的人,只剩下了恐惧的份。

    可他身为钱府大公子,让他求饶是不可能的,在他心中,什么都可以不要,可那身钱家大公子的皮是不能废的,此刻,俨然已经成了他最后的骄傲,成了他的依仗和底气。

    “你来杀了我吧!只要你杀了我,这辈子你就不要想活了,你会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状若疯狂,却挡不住易寒缓缓走进的架势。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钱大公子声音颤抖的喊道,他已经有了后悔和惧怕。

    “我不杀你。”易寒冷笑,唰唰两剑断了钱大公子的手筋脚筋。

    “啊!你!你居然断我手筋脚筋!!”钱公子全身冷汗直冒,可声音却似从地底传来的阴风,令人不寒而栗。

    “你敢废我,你敢废我!小杂种你会后悔,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你的妻儿,你的父母都会因为你而死,还有你的列祖列宗,你的朋友,所有关于你的一切的,都会被毁灭!都将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即使易寒已经走远,他依旧声嘶力竭的叫喊,嗓音沙哑。

    对这些,易寒置若罔闻也根本不放在心上,回头走向徐菲和应慈所在之处。

    “我们走吧。”这话却是对徐菲说的。

    出了这些事情,他已经没办法住在应慈家中了,在别人的地盘得罪了他们的公子,如今还要麻烦一个本地人冒着生命危险收留他们,易寒自认做不到。

    徐菲点点头,她明白易寒的意思。

    “两位恩人说的哪里话!”出乎意料的应慈居然出手将他们拦下。

    “如果不是两位恩人,应某现在就已经死了,此刻恩人有难,我又怎么不出手相帮!”应慈左顾右盼,一把拉过两人的手,朝着一个地方狂奔起来。

    “易兄不要慌,在下知道一口城中枯井,可以住人,就是难为了二位了。”

    “这又何妨,不过是一住处而已。”易寒笑道,徐菲也表示并不在意。

    应慈虽然是一介书生,可也是剑侍九层之人,放在长河域都是一方霸主了,三人几个呼吸间就已经蹿出去上百米,左绕右绕之下,来到处无人的院落,这里早已荒废多时,半天不见一个人影。

    指了指身前的枯井,易寒探下头,下面没有水,反而铺了一层厚厚的枯叶,且长久没人来往,反而没有灰尘,想来也不会太脏。

    “这是青木城的地图,应某也只能帮助易兄到此了。”应慈说道。

    “不不,倒是应兄一定要小心,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们。”易寒笑道。

    一夜无语,第一天两人都不想搞出什么太大的风头,倒是青木城已经炸开了花,谈论的最多的就是钱家大少被废去手脚一事,不过大家也都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说起此事,倒也真是民心所向,钱公子平日里就无德不仁,早就为所有人痛恨。

    “剑圣宫,菲儿听说过么?”易寒拿出地图,随口问道。

    两人都没有睡觉的习惯,借着一点点的光亮,凭他们的修为倒是也不影响阅读,徐菲眉头一扬,有些苦恼的思索起来。

    “我记得剑圣宫是其他大陆传过来的势力,在他们那里应该算是巨无霸一样的存在,传言其中有剑圣坐镇,守护人类一族。”徐菲缓缓说道。

    “其他大陆?”易寒一愣,突然想到了什么。

    “意思是说有好多大陆,我们不过是在这块大陆的某一个域中?原来如此,怪不得叫陆中域,意思就是大陆的中心,是最发达之地!”

    “哼哼,算你还不笨嘛。”徐菲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

    “原来剑圣宫有如此背景,不过今天我听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剑圣宫有一个剑道双塔,分剑术塔和战力塔,排名靠前的话,还能被剑圣宫大力培养!”

    易寒说道,看着手中的地图,仔细寻找起来。

    “不过说起来,本来还想初到此地,先风平浪静的发展一段时间,没想到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情呢。”

    “嗯,这也没办法嘛,如果你当时不出手,那也就不是你了,这样也才是我仰慕的人呀。”徐菲来到易寒身边坐下,从背后抱住他,小脸贴着易寒温暖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对了,你得了升龙前辈的传承,剑术怎么样了,今晚我们来练一下吧。”易寒转移话题,免得气氛再这样怪异下去。

    “好呀!”说到此处,徐菲突然得意的笑起来,双手握拳不停的挥舞,更有点阴谋得逞的样子。

    眼珠子一转,徐菲坏笑着开口:“不如我们赌一下吧,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就叫我一声‘主人’要毕恭毕敬,再伺候我一天,怎么样?”

    “主人?”易寒哑然失笑,暗道这丫头鬼点子真多:“那这样好了,如果我赢了,你就叫我一声‘易哥哥最好了’声音要诚恳,要娇羞,怎么样,不亏吧?”

    徐菲俏脸一红,有些没想到易寒会提这样的要求,不过想到自己的也差不多,心下也便释然,可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对,一想到这个词心里就痒痒的,又看到易寒的目光,心中大恨不已。

    夜半比剑,也不失为一种浪漫。

    最终,易寒还是赢了,徐菲的进步不可谓不神速,可惜易寒的剑术更胜一筹。

    至于易哥哥三个字的承诺,徐菲早已是抛去了九霄云外,一问三不知起来,易寒对此也只是摇头苦笑,牵起她的纤纤玉手,轻吻一下手背,将冰冷小手贴在脸上,传过去体温。

    “噫,干嘛啦。”徐菲娇羞不已,声音似蚊虫一般,不敢看对方。

    易寒同样没有任何经验,有如此举动不过是有感而为,心中爱意到了极点的下意识所为,如今回想起来,也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泛起微红,和徐菲相拥在月光下,嗅着佳人的天然发香,静静伫立,共享浪漫。

    第二天一早,他们决定往久负盛名的剑道双塔一观,同时考察一下剑术到底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