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二十一章 怒发冲冠!

    “师弟,你可算是出来了,哦,已经是剑侍九层了么。”南宫啸笑着恭喜道,易寒的进步让他望尘莫及,开心的同时心中也不免产生一股鞭策之感。

    “南宫师兄可不要取笑我了,怎么有事么?”易寒恢复了往日的气度,同样笑问道。

    “哦,有封信给你。为兄可等了你一个多月了。”

    说着,南宫啸递过来一个淡粉色信封,一个月过去依旧散发着淡淡芳香,不知用的什么香水,想来价值不菲。

    信手接过,易寒并不认为有人会为自己送信,不过当他拆开信封的一刹那,脸上的笑意就凝固下来,眼神中带着几分惆怅和叹息,缓缓垂下双臂,稍显沮丧。

    “怎么?被哪家姑娘甩了?”南宫啸将易寒勾到怀里,笑道。

    “没什么。”易寒继续苦笑。

    “就是天南剑宗的那位,她还是不愿意原谅我。”

    “真是天南剑宗?不可能呀!”南宫啸一把接过信封。

    上面居然真的署名来自天南剑宗,就是看不清落款,他也不屑于乐于去知道别人的秘密,只是拿着信封继续凑到鼻子下嗅起来,脸上疑惑之色更甚。

    “真是奇怪,这墨中蕴含着杏花香,我们长河域的气候是绝对不可能有杏花的,可这署名又是来自天南剑宗无疑……”

    听他这么说,易寒终于打起精神,目中透着神采:“师兄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南宫啸摇头,继续凝声开口。

    “不过此事处处透着古怪,你大概不知道,送信的信使在送完后突然消失,半月前尸体被本宗巡山弟子找到,已经面目全非全身溃烂,所以我断定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在其中,否则不会这样大动干戈。”

    易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那依师兄之见,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两人修为已然相差不远,可南宫啸毕竟经历过不少事情,有着他易寒永远无法比拟的阅历。

    “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去天南剑宗看看吧。”南宫啸说道。

    正当此时,门外弟子风风火火的过来,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显然事发突然,非常着急。

    “南宫师兄,呀,易师兄也在!天南剑宗突然发来邀请函,说是参加掌门的千金徐菲和上官世家的成亲大典!”

    “什么!!”易寒神情激动,一把抓过这弟子的衣襟,怒目圆睁,怒发冲冠。

    “师……师兄,这个请帖上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此人结结巴巴,易寒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然和南宫啸差不多,见他如此生气,都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看门下弟子离去的背影,南宫啸皱眉看着易寒:“师弟。”

    “我明白的,南宫师兄。”看着手上的大红请帖,易寒突然邪笑起来。

    “陆中域上官世家,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南宫啸一见他的眼神就明白他要干什么。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易师弟,走!为兄陪你去闯一闯这龙潭虎穴!”

    南宫啸豪气顿生,和易寒勾肩搭背,大踏步的走出门去。

    天南剑宗处,徐菲坐在自己的闺房之中,神情呆滞眼神空洞,就像一个失了线绳的木偶,前几日还好,这几日甚至连饭都不吃了,看得天南剑宗宗主又着急又心疼。

    整个宗门都洋溢着喜气洋洋,大红地毯,红窗帘,一切都是那样的喜庆,除了徐菲,好似全世界都与她背道而驰,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菲儿,你到底怎么了嘛。”天南剑宗宗主徐明无奈的说道。

    “爹,我不想嫁给他,那个上官福平为的为人您又不是不知道,女儿嫁过去肯定生不如死的,大概被他玩腻了就会被丢弃。”徐菲一开口就泪眼不断,看得徐明心疼无比。

    抚摸着女儿的头,他神情复杂之极:“爹爹又何尝不知如此,可为了宗门……”

    “宗门宗门,你就知道宗门!!”徐菲泪眼婆娑,神情激动的一把将徐明推出门外,重重将门关上,埋头在被窝中哭泣。

    “易寒,你在哪里呀,我就要完了,你不来我真的只能自行了断了。”

    信件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送出去,可从此就了无音讯,难道他真的如此薄情寡义么!

    天南剑宗之中,已经来了好些上官世家的人,不过都是一些下人,真正的主事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官福平的私人管家,一身青衣背负长剑,是货真价实的剑侠境超级高手!用他的话说,就是由他坐镇,绝对使这场典礼万无一失!

    “哈哈哈哈,上使大人辛苦了,不知道上官少主何时能到啊?”主事大殿中,一位宗门元老笑着问道,他的身边就是宗主徐明,两人身前盘坐着的,正是那从上官世家前来的管家,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他姓黄。

    这黄姓中年人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睁开双眼嘲讽道:“本家上官少主怎么可能会屈尊来这种穷山恶水的小域,自然是要等迎亲的队伍来了,将徐菲小姐接过去成亲了。”

    “这……”徐明一听就急了,徐菲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事情,如今要不是为了宗门,他可绝对不愿意如此的。

    “上使说的是,那我等就在一旁等候队伍到来了。”元老怕徐明坏事,抢先一步将话题挑过,拉着他就往外面走,根本不留情面。

    “师叔,我……”徐明脸色挣扎,如果说他之前已经有了些许后悔,现在听到那黄姓剑修之话,更是险些将脸皮撕破。

    “徐明,为了宗门!宗门从小将徐菲培养大,此刻要她用自己回报宗门,有什么不对?!别人不知道你这个宗主也想不明白么?!”元老大声呵斥。

    “可我也是徐菲的父亲呀。”徐明内心纠结挣扎,纠缠的快要吐血。

    “那不就更该如此?能在陆中域被称为世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到的,你要想清楚,徐菲能进入那里,意味着什么。”看着徐明的脸色,他循循善诱。

    “我知道你很不舍,徐菲成为上官世子的小妾你大概也很不满,可这也没办法,一切为了宗门,你好好冷静一下吧,想想上官这两字,代表的是怎样的力量。”说完,元老便走了。

    徐明伸手抓住头发死命的拉拽,内心苦闷不已:“宗门宗门,怎个哪里都是宗门!也许菲儿说的是对的,我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们……不,我是宗主,可也是菲儿的父亲,我要挽回一点,我要挽回一点……”

    徐明猛地抬头,想到宗门中一个只有历代宗主才知道的秘密,下定决心快步跑过去。

    山脚下,易寒和南宫啸一身黑衣,递过请帖,山门前早已被上官世家的下人代替,都不认识两人。

    “嗯,这位南宫啸确实是请帖所请之人,你又是谁?”这位执事一脸不屑的说道,大概是将易寒当做是来凑热闹的平头百姓。

    “我乃该来之人。”易寒笑道。

    “那你来此做什么?”

    “自然是做当做之事。”易寒的笑容更加灿烂。

    “小子,诚心闹事是么!”青衣执事恼羞成怒,一挥手,顿时七八个持剑大汉围拢过来,每一位都是剑侍九层巅峰,一下便展露出上官世家的底蕴。

    “给我杀了他!敢在我们上官世家闹事!”执事冷笑着说道。

    看着其中几个人已经将剑拔出,易寒摇头冷笑:“太弱了。”

    “你说什么?!”一位剑修怒声说道,可下一秒,他就发不出声。

    锵!

    这一剑,快若闪电,一闪而逝!

    “啊!”此人面带惊恐的惨叫着,易寒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众人身后,每个人都身负重伤,尤其是这位执事,他的双眼、双臂、双腿、胸前、腰侧、膝盖,手指全都爆出鲜血,惨不忍睹!

    易寒不知何时已经拔剑,这些人对上他,只有被秒杀的份。

    灵剑在他手中好似真的有了生命一般,那样的生动,那样的精彩,时快时慢,时而角度刁钻,时而快若奔雷,一共十七剑,没有一剑是相同的!

    “快叫人!有高……啊!”有人大喊,可下一秒就被洞穿了喉咙。

    南宫啸站在一旁,全然没了出手的兴致,这里俨然已经成了易寒一个人表演的舞台,他就是这场戏的主角,他就是这片天地的绝对宠儿!

    山顶上,一身青衣的黄姓中年人睁开了眼,目光似激光一般扫视过来,看到易寒的出剑瞬间,目光微不可及的一缩,显然也有了些许震撼,但片刻之后,还是嗤笑着摇摇头。

    “自以为有了些许实力就要来闹事,还是太年轻,阿龙阿虎,你们去将他处理了,记住不要杀他,断他手筋脚筋就好,免得门口沾血,弄得迎亲队伍不好看,这毕竟是少主人的大事!。”

    谈笑间,已经将易寒当做是一个死人,甚至还好心的留他一命,体现上官世家的大度。

    背后的薄幕中,闻言走出来两道身影,穿长靴来龙行虎步,走起路来铿锵有力,面带绝对自信,看也不看山下的易寒,向着黄姓男子一拱手。

    “大人放心,不过是跳梁小丑,我兄弟二人定不辱使命。”

    “嗯,你们兄弟身居剑侍九层多年,精通合击之法,对上一般的剑侠境高手都绰绰有余,有你们在我很放心。”

    “谢大人赏识!”

    话音未落,人影闪动,却是面前早已空空荡荡,门窗纹丝未动,兄弟两人却已不在房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