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肖妮的军装

202章 告别

    肖妮提前让苏维准备了许多好菜,周末苏和把肖玲和颜珍接来时,正好景蜜陪着一位青年男子走进家属区,肖妮马上去看苏维的神色,却发现他表情自若,眼睛里面还有一丝欣喜?

    等景蜜过来时,向大伙介绍说男子是她的大哥景田,田地的田。

    景田是特殊战线上的人,身材不错,动作机敏,长相不如景蜜那么出色,但是做那样工作的人要求的就是尽量低调,大众脸就是最好的伪装。

    景蜜介绍到苏维时,停顿了一下,眼神有点复杂,景田更是一下子就把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到苏维身上了,肖妮能感觉得到苏维立刻绷紧了全身肌肉和神经,不过苏维现在不怕人看,他脸上的疤痕已经全好了,受过刀伤的痕迹一点都看不出来。

    麻蛋,难道今天是景家来相女婿?

    苏维和景蜜?孤儿和高官的千金?景家能同意吗?

    苏方城在身后轻轻拥住肖妮,传音让她别操心,苏维的事情自有他大哥在京城那边与景家周旋,景田能来,说明景家是有这个意向的,他们并不在意苏维的孤儿身份,而是更关注他的姓氏。

    “好啊,敢情你们都知道了,就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肖妮微微咬牙,表示自己很生气。

    “你这么忙,这点小事知道就行了,操心太多累坏了我会心疼的。”苏方城安抚的拍拍肖妮肩膀,高声招呼大伙进屋。

    景蜜先把他大哥带到她家里洗漱休息了一阵,午饭快好了,苏维才上楼喊他们下来,这个过程有点慢,大概过了半小时三个人才下来。景蜜眼睛有点红,苏维脸上却有着压抑不住的高兴。

    颜珍是真的要调离中心医院了,章中秋今天也在,他是过来帮颜珍办理调动手续的,行李什么的都打包寄走了,就等明天去分部盖最后一个章了。

    肖玲的酒品是八百年不变啊,两杯啤酒下肚,就迷糊了,抱着颜珍大哭。“你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可怎么办?”

    “你个傻孩子,肖妮不是还在这里呢?你要是觉得孤单了,过来骚扰她就行了,想我了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颜珍回抱着肖玲,想起两人刚到中心医院时那段艰难的日子,也是难以控制情绪,眼泪哗哗的流。

    苏和抱着一卷卫生纸,扯给这个扯给那个。目光却牢牢固定在肖玲身上,满眼的怜惜,肖妮见着。悄悄给苏方城使了个眼色,他暗暗点头表示知道了。

    大喜大悲都伤身,肖妮陪着掉了一会眼泪,就小声的劝说,还用了秘法安抚,肖玲和颜珍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章中秋举起酒杯道:“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颜珍的照顾,尤其是肖玲和肖妮这两个同班战友就更不用说了,千言万语。都在酒中,喝了这一杯,过去种种都忘掉,今后,我们都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中秋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应该着眼未来,离开的颜珍有中秋同志照顾,一定会过得很幸福。肖玲留下来也不错呀,你个人条件这么好,还不知道哪个臭小子能有这个福气娶你做媳妇呢?”苏方城和章中秋碰了碰酒杯,目光落到了苏和脸上,苏和老脸微红。知道自己暴露了。

    被夸赞的肖玲傻呵呵的笑起来,摇摇晃晃的也要碰杯。苏和忙伸手扶住她,又劝她酒量不行就少喝点,关怀备至的,让人不多想都难。

    过了这段小插曲,后面就热闹了,景田有着考验妹夫的意思,频频跟苏维碰杯,苏维是来者不拒,还有余力回敬景田,中间他还不忘照顾景蜜吃好喝好,景田的脸色也就越来越平和了。

    到最后,肖玲终究是醉了,肖妮要留她下来休息,她还不肯,嚷嚷着要回医院再睡,肖妮只好让苏和把他们送回去,嘱咐颜珍走的时间说一声,要去送送。

    苏维要带景田去招待所休息,景蜜也跟去了,瞧着那两人走得很近,不时胳膊相碰的样子,肖妮心知苏维那小子就要抱得美人归了,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别羡慕人家了,你不是有我呢嘛。”苏方城笑着拉上肖妮的手回转,在楼梯口遇见徐晓露,这个人早被肖妮排除在小圈子之外了,多次请客吃饭都不喊她,今天也是一样。

    “大队长。”徐晓露喊道,眼神复杂的划过肖妮,却没喊她,只是点了点头。

    苏方城出于礼貌嗯一声,肖妮笑笑没出声,她才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回到自己门口,肖妮回望徐晓露,只见她正朝团干楼走,肖妮不免有些好奇,“她这是干嘛去?”

    “最近她好像跟杜卫平走得比较近。”苏方城思索着说道。

    “杜嫂子?真奇怪,她们两个能有共同语言吗?”肖妮觉得好笑,苏方城也说不可思议,这个事情两人都没有往深处想。

    徐晓露到了田野家门口,发现纱门虚掩着,里面的大门是敞开的,却没有听见说话声,她轻轻敲了敲纱门,没有人应,她便开门走进去,小声喊了句杜嫂子,仍是没有人回答。

    唯一有点动静的是卧室,听着好像是有人在睡觉打呼噜,徐晓露想了想,眼眸中闪过果决,转身锁上大门,朝卧室摸去。

    房门打开,正如徐晓露猜测的那样,田野抱着被子在睡午觉,空气中还有着淡淡的酒味,熟睡中的田野露出婴儿般满足的笑容。

    徐晓露就像着了魔一样,伸手在田野脸上轻轻抚摸,田野神志不清的哼哼,一把抓住徐晓露的手揉捏,还嘟囔说媳妇的手擦了什么,咋变这么娇嫩了,摸着好舒服什么什么的。

    酒.色怂人胆,田野很快就不满足于摸手了,闭着眼睛使劲拉徐晓露,她脚下一软,就倒在田野结实的胸膛上,浓烈的男子气息顿时把她熏迷糊了。

    口干舌燥,热血沸腾,好像和眼前这个男人发生点什么,这是徐晓露此时此刻的想法,并且,她照着本能去做了,她迅速脱光了衣服钻进田野怀里,田野搂着她发出满足的喟叹,两人就滚到了一处。(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