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倾城欢

第十九章:别问真相

    听到萧云桐的话,余香的眼神有些惊愕,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喜还是该忧。

    喜的是,萧云桐竟然一早便知道自己,而且此前相处下来,也真的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

    忧的是,这都是此前的事情了。他刚才说了“只可惜”,既是可惜,便说明他对于自己的喜爱和纵容,都已经消逝了。

    “是,我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我也的确欺瞒了你很多事情,但是我也有我的身不由己。如果我有选择,我压根就不会去储宫,也压根不会遇见你。你以为我要调查你的身份做什么,于我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吗?我只是不安,只是害怕,这天地之大,却没有一个人是我能够实心实意去信任的。昨天晚上窗外的事情本来只是一个意外,我没想到会看到的……”余香说到这儿,一下子支吾起来。

    “你知道么,我并不是一个多么聪明的人,可也不傻。你真正想要知道的,绝对不是在我身边会不会安全。你若愿意再信我一次,便就对我说实话。我已经对你说了我的心思,你不需要再多怀疑什么,我不会骗你。” 萧云桐的眼神很真挚,余香却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相信他。

    如果相信了,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将她怎么样吧。

    如果不信他,余香便会再一次说谎欺骗萧云桐。可是很有可能现在萧云桐已经察觉到了她真正的目的,那么再欺骗他又有何意义?

    这只会令萧云桐此后对自己更加设防,敌对起来,这样与她而言全无半点好处。

    所以,她选择向萧云桐说实话。

    “你还记得昨天初见时对我说了什么吗?你说浩儿的死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蓄意谋害。那个孩子,是我曾经在宫中最在乎的人了。”说到这儿,余香的眼神渐渐落寞下来,“我想要知道是谁害死他的,我想要他能够在九泉之下闭上眼睛。”

    面前这个人,会是残害浩儿的真凶吗?

    他既然说不会骗自己,此地又没有他人在,他会不会对自己说实话?

    如果他是自傲的,那便很有可能会讲出来。

    反正就算她跑出去对别人讲,说萧丞相的儿子杀害了大皇子,也是没人会相信。

    就连刘骜,也绝对不可能信她这种荒唐话。

    他一定会说:“当真是一派胡言,萧丞相怎会让长公子入宫做太监?”

    嗯,如果一早就清楚这些话说出来便也没人会信,余香压根就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口。

    余香的视线在屋内环视了一圈,发觉整个三楼都没有任何可以让她用来当凶器的东西。

    她想过先斩后奏,待萧云桐对她说出真相,便用什么杀掉他,而后抢了他的腰牌飞奔回宫去。

    如此虽然不妥,便也算是为刘浩那孩子报了仇了。

    她大多时候都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可当碰上一些在意的人和在意的事,她就会变得草率而糊涂起来。

    “不是我,你不必再在心中思量了。”萧云桐将袍子往里拢了拢,一语道破了余香的心思。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余香皱眉,发觉自己的心思越来越浮于脸上,好像天下之间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透她一样。

    这不好,她不愿意做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没有秘密的人,总是要比有秘密的人,死的快。

    “你望向我的眼神里,有仇恨。我实在想不出哪里得罪过你,伤害过你。若真说有什么能够令你恨我的可能,那就如同你所说,你在找谋害大皇子的凶手,你以为我是那个人。”萧云桐耸肩,又将身上的衣带系上了。

    望着这一幕,余香简直找不到怨恨萧云桐的理由了。

    “不是我,如果真的是我,昨日里我就不会对你说那些话了。我能理解你对待大皇子的一片真心。但是天宁,你要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你应该查的,也不是你能查出来的。刘浩是皇上的亲生儿子,又是长子,他死了,难道皇上会不痛心?储宫之内,眼线最多的人应该就是皇上自己,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倘若真的有异样,皇上难道会不知道?可是刘浩都死去多久了,你听说过皇上要彻查此事吗?皇上对外一直宣称刘浩是因为天花之疾而病故身亡。这就说明,皇上根本不想查。他都不查,你在这儿又是操的什么心?”

    萧云桐真的是在好心劝慰余香,可他不知道,余香这个人倔起来,九头牛也拉不回。

    “你知道真相对吗?你告诉我行吗?我只是想求一个心安。萧公公,你没见到浩儿临走时的模样,那天我就抱着他,他那小小的身躯就在我怀里一点一点变冷了。就在那之前,他还跟我说,要喝茉莉冰茶。我答应了,可是晚了啊。他走了,他还那么小,他还说过要保护我呢。你知道么,他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说过要保护我的人。”说着说着,余香就止不住眼泪,哭了起来。

    她闭上眼,眼前就能浮现出浩儿手持木剑站在那儿的小模样。

    她从来没有想过,此生会跟一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人那么亲近。

    但是要知道啊,是他先对她好的,不顾一切也要对她好。

    那她要如何能够忘记,一个不求回报对她好的孩子?

    “说便说,哭什么?”萧云桐略带笨拙地帮她擦拭泪水,却见她越哭越厉害。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余香竟然会跟刘浩有那么深的感情。

    说不出为什么,他心底里竟然涌现出一丝愧疚之意。

    明明这件事情不是他所为,明明刘浩的死跟他一点干系也没有,但他却愧疚于自己知道真相不能对她讲,更愧疚于自己的隐瞒令她如此难过。

    萧云桐长臂一揽,将余香搂到怀里,轻轻拍着她,哄弄着,希望她别再这么伤心。

    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还能对她做一点什么。

    他不能告诉她真相,尽管他很喜欢她,可是他不能背叛自己的父亲。

    哭是一件耗体力的事情,当你用了感情去流泪,哭就成了一件耗心力的事情。

    余香趴在萧云桐怀里,觉得身心都很疲惫,当她借着萧云桐的袖子擦干脸上的泪痕,然后抬着脑袋对他道:“我不问了,咱们回宫吧。”

    萧云桐惊讶于余香会突然变得温顺听话,心中暗暗感慨老天助他。

    如此一来,他既不用伤害余香,也不需背叛父亲,这无疑是个最好的结局。

    但萧云桐不知道是,余香并不是变乖了,而是在哭泣之中想通了。

    即使她执着地问下去,也问不来一个想要的结果。

    也许,这答案还会把自己的性命葬送进去。

    这赌本太大了,她输不起啊。

    无论她多么想为刘浩讨回一个公道,都得有命活着才是啊。

    “嗯,我带你回宫。有我在,你在储宫的这段日子便不回受到任何委屈,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我护着你。可是天宁,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绝对不要再去查这件事,因为你查下去,未必能够找到真相不说,最终伤害到的人,一定是你。”萧云桐十分笃定。

    可他越是笃定,余香就越想要挖出这背后藏着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她明明距离真相很近了,怎么能够就这样放手?

    萧云桐出去命鸨儿打了盆水,然后让余香擦脸。

    “你回宫的时候,不能与任何人讲我的身份,还有今日你去做了什么。若是有人问起,你便说我叫你在柴房砍柴来着。”萧云桐虽然知道余香机灵,可毕竟事关重大,心中还是惴惴不安,便如此嘱咐着她。

    “嗯,我知道了。咱们快点走吧,若是再晚了,我怕九儿会察觉出异样。”余香还想把衣裳换过来,可萧云桐却说不必。

    “提到九儿,我还得再跟你说一句,别以为她真的是什么良善之辈。能够在宫里待下来的人,都不会是善类。她的话,切莫全信。”走下楼梯时,萧云桐忽然这样说道。

    余香点了点头,却觉得心中始终像是悬着一块石头,不得安宁。

    还好,回宫的路途还算顺利,并没有人盘查她什么,见到那块腰牌,守门侍卫便直接放人了。

    萧云桐嘱咐余香早点去休息,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回到屋内,余香只觉得坐立难安,她不甘心已经查出了这么多,就差那么一丁点,她就知道杀害刘浩的凶手是谁了。

    浩儿,你护了我,我也要护你。

    既然生不能守着你,那你死也要安宁。

    别怕,姐姐会找到那个谋害你的残忍之人,亲手了结了他的性命。

    不管这个人是谁,不管这件事情合不合规矩,它都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正确的事情。

    想到这儿,余香重新换上了侍婢的衣裙,在天色黑暗下来时,再一次去了关雎殿。

    她还不相信了,安贵妃一个疯子,会每天晚上都不待在寝殿内。

    这次她来已经有了准备,手中带着火折子,走入殿内直接点燃了蜡烛。

    瞬间灯火通明。

    可是屋内,依旧空无一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