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总裁冷爱无声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母爱的尽头

    周妘的眼中泛着泪光,聂宏骏的心渐渐柔软……偌大的厂房中竟然鸦雀无声,时光似乎在这一刻也开始沉寂。

    “小骏,”周妘眼睛望向远方,陷入了久远的回忆,“我离开你们之后……其实过的并不好,后来遇到的人,比你们的爸爸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往后,心里总对生活有一种绝望的感觉。所以我开始赌博……好像在麻痹自己,可以不用面对现实……”

    “到了如今的地步,我总算是明白了,我的不幸……全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怎样对待生活,生活就会怎样对待我,我的问题……怨不得任何人,都是出在我自己身上。”

    周妘露出微笑,窗上钉着的木板缝隙中透进光来,洒在她脸上,她的神情似乎变的柔和了很多,有一种母性的光辉一闪而过。

    聂宏骏心中掠过一丝酸楚,他终于转头看向母亲,眼中的积怨渐渐模糊,小时候的样子渐渐清晰起来。

    仅存在脑海中那点关于母爱的温暖,正将他心中覆盖的厚厚积雪慢慢消融,显露春暖的绿色。

    “小骏……”周妘平静的看着他,微笑道,“是妈妈错了,妈妈从一开始就错了,这次更是错的离谱……你能原谅妈妈吗?妈妈保证,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破坏你的幸福了……妈妈会好好补偿你……哪怕是仅有一次的补偿。”

    他长叹一口气,这份补偿来的太迟,他已经没有心情接受,也没有勇气接受。

    可是眼前突然重现那天在教学楼顶的画面,小桃木然的站在楼顶,肝肠寸断的方若轩,也是这般无力的呼唤着自己的女儿:妈妈错了……原谅妈妈……

    他的眼眶一下子湿润,或许世间母爱皆如此,没有哪个母亲会真正的放下那个与她骨血相融十个月的小生命。

    即使曾经走过弯路,即使曾经轻易放手,最后兜兜转转绕回的地方,依然是母爱最初的位置。

    唐五被这一幕弄的有些迷惑,更有几分气恼。他背着手弯着腰,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周妘:“什么意思啊……周太太?这种时候……开始重叙母子情?这究竟是你真情流露,还是你更高明的手段?”

    聂宏骏看看方若轩,现在多说无益,最重要的是保证她不受伤害。“唐五爷……”他走近他,“其他的我不管,希望您先放了若轩,一切都好商量!”

    “呵……放了她或是不放她,我说了可不算啊,聂大总裁!”

    “你不就是想要聂氏吗?”聂宏骏眉头紧锁,犀利的目光聚焦在唐五那张似笑非笑的奸诈的脸上,口袋里的枪像是弦上之箭,一触即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唐五爷这次千里迢迢,应该也只是为了求财,不会想给自己惹上人命官司吧!”

    唐五沉默不言,思忖着聂宏骏的话究竟有多少的可信度。聂宏骏慢慢踱步至方若轩跟前,唐五并未阻拦,只是眯着眼睛瞟向两人,似乎在静观他接下来的动作。

    反正聂宏骏一时跑不出他的手心,周围都是他的人,况且一旦有什么意外,这间厂房角落的罐子里都充斥着可燃气体,只要一点点火星,这几个人瞬间就会化成灰烬。

    唐五嘴角微微一翘,他知道聂宏骏不会就此乖乖让出聂氏,这个男人经历江湖风雨,当然知道怎么去暗算别人,也知道怎么防止别人暗算。

    只要他聂宏骏敢掏出抢来,他唐五就会先退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引燃整个厂房。

    聂宏骏将方若轩嘴上的胶布撕掉,给她松了绑,她心中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在地上,猛地扑在他怀里,一直压抑的泪水在这一刻倾泻而下。

    他心疼的抚了抚她凌乱的发,这一切,她本不该被乱进来。

    曾经生死关头的时候他放开了她的手,这一次,他不会再放开,她是他唯一的选择。

    “唐五爷,可不可以做个交换?让若轩先离开,我留下……有什么事,我们也可以当面谈清楚。”

    “当然可以啊……”唐五似乎漫不经心,“本来嘛,这是你我之间的事……聂太太不该被牵扯进你我的恩怨。你也说过的,江湖事祸不及妻儿……呵,聂总,这点道义我还是有的。”

    聂宏骏对他的爽快感到意外,心中虽还有防备,却不想错过这个保全方若轩的机会。他的手指在她脸颊轻轻一捏,又像是回到了年少时光,他们淘气时对彼此的小动作。

    方若轩的泪又涌出来,她被聂宏骏推到门口,眼睛不离他半刻,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袖。

    “若轩……”他一阵心疼,在她耳边低声道,“快点先离开这里……你只管一直往前走,走进那片小树林,阿龙带着人在那里接应。”

    “宏骏……”

    “放心……”他的食指抵上她的唇,给了她一个安然的微笑,“我一直在这看着你,快点走吧!”

    “我是说你……你怎么办?妘姨怎么办?”

    “别管我们,你自己先走!”

    “喂,还要依依不舍的告别一场吗?”唐五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聂宏骏看过去,唐五的人已渐渐围拢上来。

    他硬是把方若轩推开,她走两步停一步,回头望望,他已渐渐远离她的视线。她的眼前模糊一片,他还是小时候那个骏哥哥,他的承诺还在耳边回响。

    若轩,骏哥哥永远在你身边,永远保护你,好吗……

    她狠狠心转过头,继续朝那片树林里走,她知道,她的安全才是对他最大的安慰,只有她平安无事,他才会支撑着自己走出困境,才会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她对他有信心,她永远都不会失去他。

    周妘在阴暗的厂房里四面环顾,她早就注意到墙角的那些罐子,她知道这是唐五一贯的伎俩,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便会杀人灭口,绝不给任何人留活路。

    那些灰黑的罐子,不是谈判的砝码,却是这次谈判的终点……她预测了一下,即使有可燃气体,威力也仅限于毁掉这座厂房,凭唐五的狡诈,他早已给自己选好了安全地带。

    而目前,方若轩定然在安全范围之内,所以只要把聂宏骏推出去,即使是玉石俱焚,她也算死得其所……

    周妘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她留恋的看了聂宏骏一眼,他的脸上,依稀还有小时候的样子,那眼中好像还是还有当年淘气的影子。

    她摸了摸口袋,里面有一个打火机……她吸烟成瘾,火机必是随身携带,没想到却在这最后一刻,这种瘾,倒成全了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愿。

    聂宏骏看着方若轩安全走进树林,便回身冷冷看着唐五,一只手缓缓伸进口袋,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他便要亲手铲除这个江湖败类。

    可是突然间周妘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横在他和唐五之间,一手勾住唐五的脖子,狠狠把他向厂房里面拉。唐五反应不及,一直被她牵制直拖到那几个罐子附近。

    “小骏,快走!”周妘大声向他喊,聂宏骏快速回过神来,却见周妘脸上一抹微笑,平静而祥和,像是所有母亲都会对自己孩子露出的微笑。

    “快走!”周妘歇斯底里的朝他叫喊,那只手死死扣在唐五的喉咙处。唐五心里一惊,想要还手时却只觉得几近窒息,眼冒金星。

    他不晓得这个看上去娇小的女人,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那几个黑乎乎的罐子,竟像是地狱之鬼冒出头来,对着他张开血盆大口。

    “周妘……你……你到底在干什么?”他费尽力气从嗓子眼中挤出这几个字,“你别忘了……”

    “我欠你赌债?”周妘冷笑,点燃手里的打火机,“五爷,这个东西一落下去,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交易,再也没有谁欠谁!”

    “你别乱来!”唐五脸憋的通红,面容扭曲,“我……不是答应过你,聂氏到手,我给你好处……”

    “好处?”她笑的更欢,“五爷,您实在太低估一个母亲的心了!”

    聂宏骏的心悬在了半空中,刚刚周妘说的好好弥补,难道是要用生命去实现?

    他的眼眶红起来,心痛的感觉顺着每一根血管蔓延……刚得到便要失去的失落,似乎是伴他一生的宿命。

    他深深望了一眼周妘,唐五的手下并不敢轻举妄动,而此时,阿龙也带着人赶了过来。

    周妘看到聂宏骏被阿龙拽出了厂房,她的心里从未如此安宁过。聂宏骏朝她这边看,脚步缓缓移动……心中的痛随着脚的移动而渐渐浓重起来。

    他想留下来陪着母亲度过这一关,他想对她说,那些抛弃、欺骗,那些不好的字眼,以后会统统消失在他们母子的生活中。然而他还是不得不遵从理智的选择,他的生命里还有方若轩,还有聂小桃,他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做一个任性的儿子。

    眼泪渐渐迷蒙他的眼,他似乎看到周妘放心的微笑,弯弯的嘴角深深印在他脑海中,是他从未失去过的母爱。

    周妘的手臂有些发麻,唐五在她肘弯里好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她笑着,手中的火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

    “唐五……”她又把他往里拽了拽,轻声道,“以后……你再也不会伤害小骏了!”

    一声轰鸣震彻天际,火光映红了天空,滚滚浓烟升起,一切都化为灰烬。

    再也没有爱恨情仇,再也没有暗算和欺骗,再也没有误会和被抛弃的痛楚……聂宏骏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切,反倒是心静如水,只是眼泪依旧不受控制的涌出,似是要用这种清澈的液体,来跟过去的所有告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