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总裁冷爱无声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阴谋与病情(2)

    “生病了怎么可以不去看?”聂宏骏神情严肃,周妘不敢直视他,或许是因为心虚,她总觉得……他的目光拥有能穿透她的心的力量。

    “这些事情我来安排,你只要听医生的话,按期去做检查,或者是化疗……说不定会好起来的!”

    周妘一阵心慌,她的目光转向身旁的方若轩……或许只有这个女人,是可以帮她解决困境的唯一人选。

    她脸上掠过一抹微笑,心地善良的傻女人,总是可以被人利用。

    她转过脸,紧握着方若轩的手,连声音也在颤抖:“若轩……你劝劝小骏,妈妈实在不想……再受那种苦了!”

    “其实……我的病已经控制的不错了,只要按时吃药,应该就不会复发……我之前做了好多治疗,过**的太痛苦……妈妈年纪大了,别让我再受这种罪了好吗?”

    方若轩面露难色,心里酸酸的,也不禁落下泪来。

    周妘偷偷看向聂宏骏的脸,他冰冷的面容没有任何波动,但她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是波澜起伏。

    聂宏骏这么多年早就练出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她能赌的,只是他的内心还对她这个母亲有一丝依恋。

    “宏骏……”方若轩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不然……就依妘姨的意思,妘姨说的也对,她年纪大了,不想再受折磨,在家里有我们照顾她也一样啊……”

    “怎么会一样呢?”聂宏骏皱了皱眉,锐利的目光打在周妘身上,像是刀片一样割着她的脸。

    他不得不承认,刚刚她的话确实让他难过,母亲在他面前跪下的那一刻,他也是心如刀割。

    她难道以为这一跪,便可以抵消二十年的缺席吗……聂宏骏苦笑一下,无意间触到手腕上的疤痕,那是他年幼的时候被几个小混混围攻时,留下的伤疤。

    那一刀刺的那样深,差点让他失去这只手。

    那时他失血过多在医院里昏迷,醒来时医生一脸疑惑的问他,他的妈妈在哪?家里大人都不管吗?

    他只能吞下眼泪,偷偷从医院里跑出去,跑到没人的地方,才敢哭出声来……

    他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有一个妈妈,他的身上手上,还会有这些狰狞的伤疤吗?

    聂宏骏看着周妘,眼前的母亲早就没了昔日的强势,柔弱的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妇人。

    “在家里,和在医院,当然是不一样的……”他耐着性子对眼前这两个女人解释,“医院里有医生,有最专业的治疗仪器,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医生也可以及时应对。”

    “周太太……”他依然冷冰冰的称呼她“周太太”,然而周妘却可以在他脸上,寻到丝丝冰雪消融对痕迹。“还是去医院吧,宏驷的想法肯定也跟我一样,都希望你……好好活着。”

    周妘心中翻腾起复杂的情感,低下头去,竟隐隐有种想就此收手的念头。

    然而唐五那狡诈尖细的声音依然时时在耳边回响,如果不能替他达成目标,她将死无葬身之地……

    她的心又硬起来,现在不是重叙母子情的时候,自保才是唯一的出路。

    况且这场阴谋对聂宏骏来说,只是丢了江山,可对她来说,一旦失败,丢掉的就是命……

    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让聂宏骏放弃带她去医院这个念头,如果真的去医院,她就要另想办法了。

    她又强打精神,勉强笑道:“小骏,你能这样做,妈妈真的很感动……这是不是就表示,你已经原谅妈妈了?”

    他默不作声,方若轩挽上他的胳膊,轻轻对他点点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笑容。

    “呵……也许是妈妈太贪心,总想着你们能原谅我……其实你们不原谅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但是妈妈真的不想去医院……就让妈妈多陪陪你们,在最后的日子,尽尽当妈妈的责任,好吗……”

    聂宏骏握紧拳头,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方若轩感到他的全身都是僵硬的,似乎在不停颤抖。

    他冷笑一声,转脸看周妘,眼神中透着一股愤然和多年积郁的委屈。“责任?呵……如果二十年前你提到这两个字,我会很高兴很满足。可现在你再提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你不觉得这很讽刺吗?”

    “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根本不需要你这种迟到的责任……周太太,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病情,而不是讨论责任的时候。”

    周妘的心一下子沉下去,原来聂宏骏还是未肯从心底原谅她……而他已经决定的事情,恐怕是任何人都无法更改的。

    她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听你们的。”

    *****

    聂宏驷拿着化验单和检查结果,面色凝重的来到聂宏骏跟前,几度开口,却又不知该怎么表达,还未说出一句话,眼圈竟先红了起来。

    聂宏骏已经猜到了**分,拍拍他的肩膀,问道:“情况到底怎么样?”

    “不好……”聂宏驷摇摇头,“妈妈的病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俗称的血癌……白细胞已经全面扩散,恐怕就是接受化疗或手术,也维持不了多久的生命。”

    聂宏骏的眉头锁的更紧,自己一直以来的怀疑似乎在这一刻走进了岔路口,就算有再多的疑问,然而弟弟医院的诊断总不会出错……

    难道,周妘这次回来真的是觉得自己不久于人世,想在最后时刻弥补从前的亏欠?

    他不禁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对母亲过于刻薄,是不是真的……总拿自己那颗在黑暗生活中变的狭隘的心,去考量别人的真诚和善良?

    从前对方若轩,他不也是如此?

    “大哥……”聂宏驷看着他,似乎在等他拿主意,“其实像这种情况,真的不如让妈妈回家休养,在医院里反倒是受罪。几个医生都建议,就按病人的要求做,说不定她心情平顺,还能再拖延几年……医学上也不乏这种例子的!”

    *****

    周妘站在阳台上,遥望远处如画的山间景致,阳光轻柔的洒在她脚边,山野林间的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低头看看院子里,聂小桃的粉嫩小脸正迎着太阳,绽放出对未来的憧憬和只属于年少时光的纯真。

    她心中不禁荡起丝丝涟漪,在这种如诗如画的地方生活,一家和美,又有孙女承欢膝下……看上去真的是很幸福完满的人生。

    可是她是否有勇气向聂宏骏张口,说自己欠了唐五的一亿赌债,说自己这半生荒唐,早就不配为一个母亲?

    周妘咬咬下唇,身上不由得袭来一股寒意。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所有的退路都被自己切断,除了继续向前,她已别无选择。

    况且当初答应唐五的条件时,她对聂氏的财产也是有私心的……像她这种爱财如命的女人,钱是胜过一切亲情和自尊的东西。

    手中电话响起,她瞥了一眼,只觉得深深的厌恶,手指却又仿佛被命运推着,按下接听键。

    那头依然是那个尖细而又狡诈的声音:“怎么样啊,周太太?我就说过,我一定会帮你!”

    “谢谢了,唐五爷!”周妘不卑不亢的应对,“为了聂氏的钱,你可真是煞费苦心了,连医院里都可以安插上人!”

    “看来你对你的儿子,还是没有我对他了解的多!”唐五的话听上去漫不经心,“周太太,在这一行里混久了,难免不会有疑心病……怀疑,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武器!”

    “所以我一直不相信,聂宏骏会凭你的三言两语就信你……我早就料到,他一定会怀疑你的病情,然后带你去医院检查。”

    “那么这次……你就觉得你一定能骗得过他了?”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胜算总比你空口无凭的要大些……”唐五笑道,“那几张检查报告不就很能说明问题吗?我猜聂宏骏现在心里已经开始动摇了。”

    “这段时间只要你再继续保持你的慈母形象,找个机会进董事会,看看可不可以在股份上做些手脚……呵,到时候聂氏财团,可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周妘只是默默听着,钱财对她有十足的诱惑力,然而亲情的缺失,也像尖刀刺在她的心口。

    “对了,你想想办法取得聂宏骏身边那个女人的完全信任!”唐五继续说道,“那个女人,是聂总唯一的弱点了……”

    她笑了笑,原来谁都可以看出来,方若轩对聂宏骏的特别意义。

    有时看着方若轩静静的依偎在聂宏骏身边,那种恬静与安然,似乎已经超越了所有世俗的纷争,像是夕阳之下最美的一幅画卷,美得让人心动,也让人嫉妒。

    周妘并不忍心破坏这样的美,却又不得不,将这种美一点点击成碎片,落下一地的哀伤。

    她的生活里,从来都只有“自保”这两个字……或许聂宏骏也是继承了她这一点,才成为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