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再战涿鹿(二)

    (前言)

    伊人相见,已是数年。

    相见不识,相爱难言。

    (正文)

    待得走到城里,女娥立即感恩道:“多谢姚老爷相助,这份大恩桑儿不甚感激。”

    姓姚的商人扬嘴一笑,双眼注视着女娥,一道光芒骤显,“我方才好像听你说你是轩帝之女姬桑。小姑娘,我可劝你一句,这帝女的名号,可不是谁都能冒领的了的。”

    “那是自然,桑儿不过是一时情急,胡乱说的,又岂会是真的姬桑?”女娥一笑,继而又问:“那姚老爷您这是要前往风将府上吗?”

    姓姚的商人摆了摆手,“不,风将尚未回归,我等先去见其子刑天。”

    “刑天?!”女娥之脸瞬间变了色,一抹为难透露而出。

    “桑儿姑娘,你怎么了?”姓姚的商人的问道。

    女娥眉间深锁,愁云朵朵。

    在这当下她最难以面对之人便是刑天。以姬桑的这副样貌,对刑天的这番情,她该如何去理?又该如何去清?终究剪不断、理还乱……

    “桑儿姑娘,桑儿姑娘?”姓姚的商人一个劲儿地在姬桑的面前挥着手,呼喊着她的名字,她这才缓过神来。

    “桑儿姑娘,你随我一同前去吗?”姓姚的商人继续问道。

    “那是自然。”女娥虽然心中忧愁,可又自知切不能错过如此良机,毕竟这多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认得她的人也越发的稀少。况且这许多之事,身为百姓根本不得而知,也就只能从刑天的口中打探了。

    “既然如此,我们便立即前往风将府上,与刑天一聚。”姓姚的商人说着又命了手下牵来了一匹马,给女娥骑。

    女娥谢绝了他的好意,自愿用两腿行走,跟随在了商队之后,朝着风府而去……

    突然鼓声雷鸣,前方的道路被围的水泄不通,四周不时传来人们的欢愉助喊。

    女娥探头张望,依稀从着人群缝里看到了一双被脚链捆绑的女人的双脚。

    “姚老爷,你可知前方发生了何事?”女娥明显嗅到了一丝异常。

    “这……”姓姚的商人也是满脸地疑惑,唤来了两个搬运货物的奴隶,指着前方:“你们前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是。”奴隶拱了拱手,随之挤了过去。

    不出一会儿,便就返回,对着姚姓商人及女娥道:“前面发生了大事情,七任焱帝帝克之女姜榆淑,不知犯了何事如今被押赴刑场,准备行刑。”

    “姜榆淑?!”女娥心惊,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她心中明了:若不是榆罔恨她恨的真切,是万不会走这一步的。莫说她是帝克之女,与榆罔有兄妹之义;就论她势力盘根错杂,暗地里与某些大臣的关系,除她也必成内乱。

    如今榆罔除她,理由不过有一,便是因了女娥。可说来道去,姜榆淑不过也就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并非真正掌控全局之人。不管今日榆罔是以何等缘由除了姜榆淑,于神农内部都将掀起一场狂风暴雨,而这场狂风暴雨却正是他人所喜闻乐见的……

    “不行,我断不能让事态这样下去……”女娥默默念着。突然面向了姚姓商人,向其恳求:“姚老爷,可否快快启程?”

    姚姓商人虽然不明所以,但却也点了点头,吩咐手下快步朝风府走去。

    风府

    姚姓商人命人递去了一块石板,随之里面的管家便就走了出来,满怀笑脸地将他们迎了进去。

    他们坐在了厅堂,喝茶等待。片刻,刑天走出,姚姓商人见刑天英容,立即嬉笑着对刑天行了一个大礼。

    “姚在海,多年不见你可越发富足了啊。”

    “是是,那还亏的将军。”姚在海奉承道。

    刑天一笑,一手指着姚在海的鼻子,“你这话说反了吧?明明是你慷慨解囊屡次三番送了我军十车物资,怎么还成亏了我?”

    姚在海又道:“那还不是亏的将军庇佑,我才能安稳地营生,当然是亏的将军。”

    刑天大笑:“好好好,我不与你争,我不与你争。”

    女娥轻咳了一声,刑天这才留意到混在商队里的女娥,骤然张大了眼睛。

    “你……”

    刑天刚欲说些什么,只见女娥将一指伸在了嘴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刑天一手指着女娥,故作镇定向姚在海问道:“这位姑娘是?”

    姚在海看了看女娥,答道:“哦,这位姑娘名叫桑儿,欲一睹邢大将军的尊容,故而随了我一同前来。”

    女娥走了出来,给刑天行了一个大礼,随即说道:“将军,桑儿本也是姜族的百姓,无奈流落在外许多年,回到故都伊川,却已是物是人非。桑儿辗转数里,好不容易终随着姚老爷来到了榆林,却已不知家在何处,还望将军为桑儿查寻。”

    “桑儿说的极是!本将这就为你查寻,姚老爷不如你先去偏房休息休息?我尚需详细地问一番桑儿有关她家中的情况。”

    姚在海耳明目聪自然从刑天的言行之中看出了那么一丝“隐情”,便也识趣地顺着话说:“我这连日兼程的,早就疲惫不堪,多谢将军体恤。”

    “那是那是,你好好休息。”刑天说着又唤来了管家嘱咐其道“姚老爷可是贵客,你务必为他安排最好的一间。”

    “是,老奴遵命。”

    姚在海紧随其后,跟着管家朝偏房走去。

    而刑天亦突然拉紧了女娥的双手,泪光闪现,神色激动。

    (各位亲爱的读者,梦雪新书《永恒轮回之岛》正在火热连载中。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无限灾难之旅,无数个世界,无数个我,与世界抗争,与自己抗争,与命运抗争。我们皆是命运的棋子,我们亦是下棋子的人。

    作品简介:死亡已经来临,在无数个世界,我们看不到光明。绝望,怒吼,咆哮,悲戚,这里是崭新的地狱…… 时间之线,平行而立。但却,并非不会发生偏转相较于一点。 我,站在这里,我即是我;但我又不是我。你被我玩于掌间,却看不清事情的真相。 “the x"已经开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