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魂断涿鹿(十八)

    (点篇诗)

    东夷空桑城,炎帝九世居。

    安民得天乐,悬壶百草济。

    (正文)

    榆罔三年(乙酉年)夏。

    炎帝榆罔率左右大小官员迁都空桑,以之为都。

    空桑,本乃东夷之城,凤凰国都,无奈少昊兵败于姜军,弃一城百姓,落荒而逃。

    空桑城的百姓遭受此番遗弃之劫,皆面如死灰,不奢求生,只是如同木偶一般静坐家中待着那末日的宣判。

    可榆罔的举措却着实出乎了他们意料——他,不杀无辜一人;不敛财物半分;不奴苦难之役;不贪纯良之女。相反,却施行仁义之政,减免税收,赠药派医,甚至常隐帝尊之姿,亲自为空桑百姓诊治。

    如此一来,他再世神农初代的名号便就如此传播了开来,深受空桑百姓的爱戴。

    空桑,将军府。

    虽说冉离终是将刑天的性命救回,可自他睁眼之后,便始终未发过一语,只是眼神空洞的不知望着何处,好似那没了魂的幽灵,如此这般漂泊于尘世之间。

    而得知此事的风子谦,并未责怪冉离半分,只是扶着刑天尚为虚弱的身子,将他接到了将军府中,随之重重一掌打在了他的脸上又将他拥入了怀中。

    “你是我的儿子,这个世上,没有你一个人该承受的苦!”

    风子谦这一语,让那方才还似若无魂的刑天,“哇”的一声痛哭而出。而他的苦,他的伤也随了那一声哭泣奔涌宣泄,直入了子谦的心田。

    他,抹了抹泪,将那最残酷的一幕告诉给了子谦。

    子谦闻着刑天的述说,不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

    “天儿,这世间之事,太过复杂,又怎能用眼看个究竟?何况他若果真不念兄弟之情,那众多尸体之中又岂会只有你一人保了性命,安坐在此?”

    子谦的话,虽入了刑天之耳,可他的双手却将膝上的布麻攥的更紧,揉成了一团。

    “义父所言,天儿又岂会不明?可钊弟落此境遇,说来说去终究是我间接造成。是我一手,将那温柔善良的钊弟推到了那罗刹的手中,成了冷血杀人的兵器。这一切,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刑天说到这儿,已是泪浮了满脸。子谦见状一把扯住了他胸口的麻衣,激着他道:

    “好!那既然都是你的错,你便更要振作,变的比现在更强,比刑钊更强,比刑穆更强!这样你才能为你所受过的一切苦难,向他复仇!从他的手中夺回你的钊弟!”

    “嗯……”他嚼回了泪水,轻轻地点了点头。

    子谦,抚摸着他尚为弱小的头,眼神之中充满了为父的温柔。

    “不管何时,我都在你的身侧,再大的痛苦,往后看你总有归处。”

    “义父……”

    刑天那蚀了心的苦,在这一刻,化作了烟云,消散在了风子谦的怀中……

    空桑,神农殿,落鸿苑。

    歆懿神色惆怅,椅栏静卧,眺望前方寂静之景,不由顿感苍凉,心生悲切。

    思到这儿,她不禁立起了身子,依稀顺着那记忆中的路,走向了当初相遇华姬的木桥……

    她,左右环视了一番,待了半日却依旧不见那红衣盘髻之女。就在她刚转过了身,欲归去落鸿苑之时,却只见那木桥尽头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朝她走来,冷目相视。

    歆懿,虽不明这眼前之人,不解她冰冷面目后的真实,隐藏迷雾中的所图。可她却深切的明白,她与自己实乃殊途同归,共谋一事。

    “华姬,如今,我虽成了榆罔之人,搬离了姬所,入主了落鸿苑,可却依旧地位低微,不受宠爱,苑前冷风清嗖,无人问津。若是这般下去,我又何来权势可图,更何谈再兴魁隗?”

    歆懿,双目之中尽露不甘,声色显得焦促急躁。

    “若想一时得到榆罔之人易,可要诛心却是难上加难。”华姬俯眼一望,自那木桥高起台阶之上,一步跨下,直面着歆懿,与她四目相对。

    只见她忽而一笑,却不带丝毫暖意。轻挪到了歆懿的左侧,又接着道:

    “可这虽难,却也终究并非无门。关键只在你肯不肯割舍,愿不愿摒弃。”

    “舍去?摒弃?”华姬的话,乍然之间让歆懿顿感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舍去你的生命,摒弃你的良知。”

    “我愿意,我该如何去做?”歆懿攥紧了双手,双目尽显熊熊之火,注视着华姬,答着她道。

    只见华姬忽而曲膝端坐,双目微闭,手指于膝前上下而弹,好似她的膝前置了五弦琴。

    “琴色悠悠自怜人,多情尽在不言中。

    一把琴,数年的陪伴,让姜榆罔就此情恨深种,苦埋爱于心间。

    可这爱,却为他自己所抑,他亲自将自己所爱之人推上了巫圣之位,便就此注定此爱难果,此愿深埋。

    或是日后待他雄霸之气威慑天下,民心皆开明,他还能改了祖制,得尝所愿。可是如今,他却只能远望观瞻,独饮相思之酒。”

    华姬说到这儿,歆懿终是明白了她所指之人。

    “你是说,那炎帝榆罔一直爱着巫圣姜姬?”歆懿眉宇一皱,吞咽了一口,又接着问道:

    “那若他爱着她,我又该如何插足,入了他的心里?”

    华姬并未直接作答,只是轻轻抚着那膝前空琴,比喻着道:

    “便如这琴,琴虽不同,可若曲调相一,却也同样让人心生醉意,不知不觉入了幻境。”

    歆懿望着那华姬手中并不存在的五弦琴,忽而嘴角一扬,明白了华姬其中的深意。

    她,微弯下了膝,朝着华姬行了一个谢礼,便转过了身,欲归去落鸿苑。

    “别忘了,这弹琴之人,只有一个,而五弦琴也只能存在一把。”

    “那是自然,另一把,我对之恨之入骨,待我伺得时机,便让她生存无门,魂归修罗!”

    歆懿并未回头望向华姬,只是留下了这一语,随之便渐渐淡出华姬的眼眸。

    “神农氏,五百年前被你夺去了的名字。我,华姬,要向你一一讨回!”

    华姬手做崩琴姿势,冰冷之脸随之扭曲,仰面阴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