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一世恋空(四十一)

    尘世最悲戚的苦,

    自天上而下,

    于人间成积。

    灰蒙的苍穹,

    诠释的是暴雨的将袭,

    因了我的执着,

    已有太多人为此送了性命,

    我理应赎罪,理应忏悔,理应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是在那气息渐弱之时,有个声音响彻了于我的耳际

    ——“要让冀天,幸福。这是你替我活下去的代价。”

    大量,急促的脚步声自远方奔跑而来,羽衣倒于“镇河塔”前用着尚且模糊的双眼望向冀天以及娘亲的方向。

    娘亲,并未晕厥,只是因着失去了双眼和其舌故而躺在原地,唯用两手在近处摸索。

    而冀天却因着方才为姬苏所融入,尚未醒来。

    望着眼前的这方情景,羽衣知道,此时唯有她才能护的了他们二人,也只有她有着一丝希望能冲出这困境之中。

    脚步声越发的临近了,遥远望去,依稀可见于一群黑压压的人群之后藏匿着蓝幽若的身影。

    “妫月……觉明……乾坤子……”

    羽衣抬起了头,瞭望了一下苍穹,便忽儿眼泛绿光,惊天一吼,随之背后的衣物便于瞬间爆裂了开来,一对黑羽从中一长而出,化作了巨鸟之状,头呈九首,将冀天与娘亲一甩上背,

    背着他们朝虚空飞去……

    “给我放火箭,用烫石!”

    蓝幽若左手直接羽衣的方向,目光如炬,朝着他们发号师令。

    她这一声令下,百箭急驶,烫石飞去,一齐而发,苍穹皆红……

    “啊~~~~!!!!!”

    一根火箭径直射中了羽衣的一首,从背后直穿了她的头颅。她的惨叫之声引起了灵瑜强烈的反应。

    只见灵瑜忽儿转过了头去,神色显得极为恼怒,双眼附近青筋暴起,已成黑洞而深陷下去的眼窝竟与片刻之间长出了新的眼球,新的皮肉,而失了的舌头也片刻之间长了出来。

    “鬼车九首,创可自愈。”

    只有灵瑜自己知道——在被姬苏关于笼中的日日夜夜,她一次又一次的被折磨却又一次又一次的长的了新的皮肉,她的这个能力成了她被姬苏无限玩弄的枷锁,也让她成了姬苏手中最有兴致玩弄的藏品。因此她自封了自己的能力,以生命做代价,只求最终的死亡。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能再次见到羽衣,也没有想到再见却要永别……

    “嗷呜!”

    灵瑜仰天一鸣,拍打着巨翅以引风暴朝蓝幽若袭去。

    蓝幽若见着风暴却并不慌张,反而“哼”了一声,显做鄙夷之态,手持“青眼铜镜”(天枢教降魔十神器之一)朝着灵瑜的方向照去。

    被她这么一照,灵瑜瞬间便如同变成了石像一般动弹不得,径直从虚空掉了下来。

    “娘亲!!娘亲!!!”

    掉落于地上的灵瑜,被随着蓝幽若而来的无知村民拖了过去,用刀架在脖子之上。

    眼见着自己的娘亲生死攸关,羽衣的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多想就这么一冲下去不顾一切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解救她于危难之间。

    但是,她不能。

    她如今与冀天的性命是牺牲了几条人命,毁了他人的未来,方才得到的东西。

    那,早已不属于她自己,

    而是属于为这段旅程所付出代价的所有人。

    羽衣,含着泪,忍着头上火箭的剧痛,未曾回头,朝着虚空的尽头一飞而去。

    悍马在黄土之间咆哮,目光凶恶的是被蓝幽若教唆了的村民,他们紧随其后死死望着羽衣远去的方向一刻也不曾停留直盯着她消失于某个山头。

    “这前方的山是何山?”

    蓝幽若指着羽衣藏匿的山林,对着一旁的随从道。

    “回禀大人,那估计是座荒山,并未命名。”

    “好,那待我这右手一挥你便命人烧了它!”

    “是!”

    蓝幽若望着那紫霞桔红,夜将来临之景,抚着手中的“青眼铜镜”,神色坦然显得胸有成竹。

    这次,与她定不会再如同上次那般大意失了荆州。

    而她也绝不允许相同的结局再出现第三次。

    只见她掩嘴一笑,忽儿神色变得凶狠,将手中的“青眼铜镜”凹成了粉碎,轻轻一吹,朝着那座荒山飘散而去。

    铜镜的碎片,映着日的余晖,五彩斑斓,如繁星点点笼罩了整座荒山宣誓着死亡的气息。

    蓝幽若右手一挥,那带头的暗兵便领着那些无知的村民高举着火把包围了整座荒山一起点燃,让这里成为了死亡之地。

    “冀天,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与你相遇是在‘云中隐’。那日我本于云中隐飞,惬意翱翔却无意之间撞见了你从崖而落,救了你。

    你可知,在‘云中隐’的日子是我这一生之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日子。

    那时的我们眼前是云雾环绕,泉水潺潺,万鸟起飞,古兽共鸣的美景;

    那时的我们身边有着精卫,有着彼此,有着宁静的生活,也有着“明日”。

    冀天,你知道吗?如果时间能让我再选一次我绝不会去那‘神秘林’的南面,

    这样我们就不会碰到饕鬄,也就不会出‘云中隐’,踏上旅途,遇见妫月,遇见乾坤子,也遇见觉明。

    如果我们不遇见他们,那他们现在还该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经历幸福或苦涩的人生走到他们该走的终点。

    但是命运却终究让我们相遇,既改不了结局,却也看不到未来。只能等待这黎明不来的最终……”

    荒山之顶,羽衣匍匐于冀天的怀中,泪眼婆娑,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的字字句句如刀剜一般入了冀天的耳,纠起了冀天深埋于心中那段已被遗忘了的回忆,搅的他心隐隐作痛。

    他,慢慢地睁开了久闭的双眼,望着羽衣此刻痛苦的神色,伸出了双手抚摸着她的头,对着她道:

    “傻瓜,过去的一切我都记起来了,从‘云中隐’到后来的草屋,所有我失忆前的一切我都记了起来。羽衣,不要放弃,这还不是结局,我们还有彼此,还有你腹中的它。为了那些已经故去的友人我们也不应放弃。”

    “恩。”

    羽衣,望着冀天眼中的柔情,轻轻地恩了一声,平复了下方才失控了的心绪,转过了头去,望向了天际——那铜镜碎片徐来的方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